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番外之杨队长的罗曼史大结局

17

“杨锐你是不是觉得我没用?”

“徐宏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两口子过日子时间长了怎么会没个磕磕碰碰的,徐宏和杨锐也不例外在杨锐出院回家的第三个星期,两人吵了一架。

杨锐这次行动闹得动静挺大,到最后不只成功营救了中国渔民还顺手解救了十几个国际友人,之前红海那件事就一直在发酵,这次直接上升到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上去了,在国际上评价特别高,杨锐之前在西点那边受过训练算是他们半个学生,所以西点这次就想让杨锐去做个报告。

本来吧这是件为国争光的好事,但是杨锐觉得他这一去可能得四五天还得出国,隔这么远不放心徐宏,所以就给婉拒了。而徐宏最近属于特殊时期,内分泌有点失调,再加上北京的冬天燥的人浑身上火,所以俩人一来二去的就吵了起来。

 

这场争吵最终随着杨锐摔门而出宣告终结,不过杨锐出门被冷风一吹就后悔了,徐宏到了这个时候身上肯定不好受,脾气不好是肯定的,你不体谅他就算了,还非得招他,你怎么这么不会来事呢。

不过转念一想事情也不全是坏的,起码让徐宏把火发出来了心里能好受点,想到这里杨队长心里稍微舒服了点,但是经验告诉他现在决不能回去,回去就是堵枪眼的。

杨锐同志在他们小区的花园里溜达了一圈,拿出手机往他爸妈家里打了个电话,上周他妈带来的那汤徐宏挺爱喝的,让他妈再煲上一锅,他好带回去赔罪。

杨妈妈当了一辈子的大学老师,啥事儿没见过,杨锐往门口一站她就看出小俩口估计是吵架了,不过杨锐既然能来拿汤估计是服软了,也就没数落他任由他陪着自己在厨房天南海北的扯,直到最后汤煲好了交到他手上的时候才嘱咐了他一句,这一句就直直的戳到了杨锐的心窝子里。

“杨锐你这辈子和谁都能犟,就是不能对着徐宏犯浑,当初天爷儿出生那天早上,我一推开门他抓着桌子朝我笑和我说妈你再睡会儿我这儿还不着急的样子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向来强硬的杨妈妈红了眼眶,声音也哽咽起来“这孩子跟了你不容易,你不能没良心”

 

杨锐没打车,一路抱着从他妈那儿拿来的保温壶慢慢的往家走,徐宏这人看着温和柔软实际上骨子里是个特要强的人,当初他们有天爷儿的时候杨锐几乎没着过家也不怎么清楚徐宏到底是什么感受,徐宏也从来不和他说这个,偶尔说起来也都是些好玩的事儿。

一来是徐宏觉得自己是个大男人受点罪没什么,更重要的是不愿杨锐心里愧疚。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他愿意的,杨锐不欠他什么。

 

算起来两人在一块走了小十年了,分工一直都挺明确,工作上杨锐是上级,徐宏听他的,到家脱了军装过日子,徐宏是领导,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是他说了算,杨锐基本不提反对意见,徐妈妈也说杨锐这孩子话虽然不多,但说出来的每一句都靠谱,看着脾气挺冲的但是对徐宏说话从来都是温声好气的,啥事谈到最后都是徐宏对了,但其实杨锐清楚,他不是没脾气,他一属驴的怎么可能没脾气,不过是徐宏迁就他更多罢了。

杨队长一路走一路反省,越想越觉得自己不是东西,到了家门口觉得自己已经和那些抛妻弃子的人渣一个级别的了。

杨队长在自己家门口站了足足五分钟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然后才深呼吸一口气把手指贴在感应器上开了门,轻手轻脚的走进去,正好和在地上玩赛车的杨葳同学对上了。

真—大眼对小眼。

“锐哥你这次过分了”杨葳同学一边搭着他爹买的跑道一边谴责他爹“你怎么能对着爸爸和妹妹发脾气呢,那门砸的都把我震醒了”

“是是是”杨锐点头如捣蒜的向他儿子认错“是我不对,你爸怎么样?”

“不怎么样”杨葳同学把手里成段的跑道一扔,看着他爹,眼圈慢慢的就红了“爸爸可伤心了,一直在楼上躺着呢,连午饭都没给我做”

“啊?”听着儿子的汇报杨锐心疼了“你爸连午饭都没吃啊”

“重点难道不是我没吃午饭吗”杨葳同学难受极了,明明是吉祥三宝的节目,你们怎么老演知心爱人呢。

我明明点播的是爸爸去哪儿

 

“对,你也没吃”杨锐对他儿子完全是顺口一敷衍,心里还惦记着徐宏没吃午饭的事儿。

“可不是,我爸这次气大了”杨葳同学用看着阶级敌人的目光看着他亲爹“都怨你”

“对,都怨我”杨锐心里也难受,骂自己不知道轻重。

“所以你得将功折罪”杨葳同学站了起来“你得去求我爸原谅”

“那是肯定的”

“你等着”杨葳同学放下手里的赛车,蹬蹬蹬的跑进了楼下徐宏的书房,不一会儿又蹬蹬蹬的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徐宏的雷管模型。

“跪下吧”对上杨锐同志迷茫的神情,杨葳同学把雷管往地上一放,给他指了一条明路。

“啥玩意儿”杨锐觉得自己没听明白。

“跪下谢罪啊”他陪他奶和他外婆看的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啊“不过人家都跪键盘,咱家的键盘我拆不下来,这个也挺好”

杨锐看了看地上的雷管模型,又抬头看看没动静的楼上,心一横,对着雷管就跪了下来。

妈的,这也太酸爽了。

“你这是干嘛呢”他刚跪了不到五分钟就听见门开了的声音,徐宏一身黑色呢子大衣戴着围巾从外面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个纸袋子,站在玄关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你出去了?”天爷儿不是说你在楼上生气吗?

“对呀,天爷儿午饭的时候说晚饭想吃咖喱,我翻了翻发现家里的咖喱膏发现都过期了,就到门口超市买了点”徐宏朝他摇了摇手里的纸袋。“你这是干嘛呢,我这宝贝雷管可承受不住你的体重,赶紧起来给我放好去”这模型徐宏第一次拆弹大赛时获得的奖品,平日宝贝的很,连天爷儿都不让摸,现在被压在杨锐膝盖底下,当下就不乐意了。

“好好”杨锐把雷管拿起来准备放回原处,临走又突然停住,后知后觉的问了一句“你不生气了?”

“跟你犯的着吗”徐宏冲他笑了一下“赶紧放好然后把碗刷了去”徐宏同志把纸袋扔给他“然后给天爷儿把跑道搭好,他自己弄了一个多小时了都没成功”

“行行”杨锐同志其实除了那句‘跟你犯得着吗’之外啥都没听见,满脑子都是太座不生气了的粉红泡泡。

天爷儿,不对,小兔崽子不是说徐宏气得连饭都没给他做吗,怎么还出去给他买咖喱去了呢,杨锐猛地回头,两道凌厉的视线直射向客厅里的杨葳同学。

然而客厅里除了一片狼藉的跑道哪里还有杨葳同学的影子。

感情他这是被小兔崽子套路了。

 

 

 

18

2016年11月的第二个星期天,X大礼堂报告厅

“这次营救人质行动的大体情况就是这样”杨锐顿了一下,目光绕着礼堂环视了了一圈,在最边上略微停了一下“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

杨锐说完这句话后就保持着笔直的站姿,等着下面的同学发问。

“杨锐中校”一个带着眼睛的男孩子站了起来,看衣服是个国防生“你们在战场上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害怕吗”男孩顿了一下,出口的问题更加直白,“你们怕死吗”

“当然怕”杨锐冲他笑了一下“人哪有不怕死的,但是我的领导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杨锐顿了顿“他说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我现在把这句话送给你”

“谢..谢谢杨锐中校”男孩激动地鼻尖都在冒汗,周围的女学生脸上也是一片红晕“我会记住您这句话的”

杨锐笑笑没说话。

接着又有几个同学问了他几个或专业或业余的问题,但基本上都围绕着红海撤侨和最近的营救行动。

“杨锐中校,您有女朋友吗”又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过后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同学站了起来,一张鹅蛋脸涨的通红,但还是勇敢的直视杨锐。

这个问题其实底下好多大姑娘小伙子都想问了,杨锐今天穿了一身常服,脊背挺得直直的,再加上凌厉的五官,往那一站惹得一帮小伙子小姑娘移不开眼。

“没有”杨锐耐心的作答,这句话一出就引得下面一片尖叫,好多小姑娘脸上都挂上了红晕,X大自建校起国防生就占了不少的比例,所以姑娘们差不多都有个军嫂情结。

“那男朋友呢”女孩娇艳明媚的脸上浮起两片红晕。

“也没有”杨锐对着着角落的位置笑了一下,小姑娘的心跳的更快了。

“那我有机会吗”女孩做了那么多铺垫终于鼓起勇气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这是英雄作报告,又不是让你相亲的”一个大眼睛留着短短寸头的女孩站起来打断了她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杨锐“中校,我想问问您,您当了那么多年的兵,最佩服的人是谁?”

“我最佩服的人啊”杨锐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他的目光停在角落的位置上“我最佩服的人是我队里的爆破手”

“为什么呢?”

“因为他在战场永远都平等的对待每一条生命”杨锐说起这话的时候似是盯着某个地方,目光专注而又深情,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他作为一名爆破手,从不做无畏的牺牲,也绝不放过任何一次拯救生命的机会”

等等,小姑娘有点懵逼,中校同志我问的是您最佩服的人不是您的心上人啊,我是让您抒发敬佩之情不是让您告白啊。

“而且他是我的爱人”杨锐示意女孩坐下,眼中染上了几分自豪“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因为我六年前就结婚了,我的爱人就是我的战友,也是我最佩服的人”

场下静了静,然后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报告到此为止”杨锐在掌声中向他们鞠了一躬“谢谢大家”

杨锐站在原地,耐心的等同学们来合影,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心里不禁感叹应付这些祖国的花朵比出外勤还累。

直到看到最后一个同学拿着手机心满意足的离去,杨锐才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慢吞吞的走到最角落的位子里,丝毫不顾及身上整洁的常服,毫无形象的坐在了地上。

“可累死我了”杨锐将头埋在徐宏腿上。

“教书育人是项伟大的工作”徐宏用手捋着杨锐的头发,声音里带着笑意。

“可不”杨锐的声音闷闷的“我宁愿出任务”

“那咱们回家睡觉去”徐宏顺着杨锐的话往下说。

“别呀这可是你母校”杨锐抬起头,一双不大的眼睛里含着点点期待“徐宏同学,不给你对象介绍介绍你四年的大学生活?”

“行啊”徐宏朝他伸手,眼里细细碎碎的温柔“先把我拉起来,坐久了腿酸”

“嗻!”杨锐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千儿,朝徐宏伸出手。

“滚蛋!”

 

 

 

 

 

他们从报告厅里出来已经三点多了,今天是个冬日里难得的艳阳天,杨锐徐宏俩人牵着手慢慢在徐宏的校园里走。

“篮球场又翻新了”杨锐顺着徐宏的目光看过去,一群小伙子脱了羽绒服穿着毛衣打的热火朝天的,即便是严寒冬日,也能让人感觉到那股子挡不住的活力“那时候训练回来都累瘫了但一看见篮球场还是想打”

“你打的一定很好”

“那是,我是中锋,中流砥柱!”徐宏看着篮球场里的撒欢的少年们,眼神里满是怀念与向往。

杨锐也看着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小伙子,想象着十年前徐宏在这里穿着球衣神采飞扬,恣意潇洒的模样,他一定里面最好看的那一个,一上场就引得底下一帮小伙子小姑娘冒着星星眼尖叫,一下场就有一帮迷弟迷妹递水拿毛巾的那种,可惜他看不到,都白白便宜别人了,想到这里,杨锐心里又有点酸。

“怎么了”

“没什么,咱往前走走吧”杨锐强压住心里的翻涌的酸意“那片树林挺大的”

“那是我们的桃林”徐宏带着他往那边走“武大的樱花名声在外,我们X大的桃林也美得很”徐宏带着杨锐熟门熟路的钻进林子里“现在你看不到,等到了夏天那绝对粉瓣千簇,香风十里”徐宏的声音非常自豪“这里可是小情侣们的约会圣地,一到晚上就成双成对的往里钻,当时好多人没毕业就结婚,就是为了能在桃林拍结婚照,春风一吹,那些花瓣打着旋儿的飞起来,别提多好看了”徐宏想起那个场景“简直自带梦幻效果”

“是吗”杨锐在他额角上亲了一下“那你晚上也往里钻吗”

“当然钻啊”徐宏不假思索。

“和谁呀”杨锐的声音闷闷的,他就知道徐宏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在大学里怎么会没人追呢。

“和李威,张景晨,常诚还有...”徐宏掰着手指头算。

“这么多人呢?”杨锐的声音更酸了,徐宏果真和方雅说的一样是个万人迷的人设。

“还行,我们需要的人也多”徐宏耐心的解释“得有人放风,有人打掩护,还得有人在树底下待命”徐宏解释着突然感觉身边冒出一股醋味,抬头就看见杨锐耷拉下来的眼角,瞬间就明白杨锐想歪了。

“想什么呢?”徐宏给了他一肘子“我们是半夜一起爬树偷桃子”

“偷桃子啊”杨锐的声音明显比方才雀跃多了。

“是啊”徐宏看了杨锐一眼,伸手给他指那棵最高最壮的桃树,“桃林里有几千棵树,只有这一颗是能结果的,那是我们一个老教授和夫人一起种的,种了很多年,结的桃子可甜可甜了”徐宏似乎在回味“外面卖的根本没法比,但是老教授宝贝的很,不许别人乱糟蹋他的树,要等桃子自己烂掉做花肥,多可惜啊”徐宏现在想起来都心疼“所以我们就代劳了”

“这也叫代劳啊”

“嗯呐”徐宏一点儿都不脸红“那时候没少让老教授拿着竹竿追着打”

“你肯定是跑的最快的那一个”

“我不用跑”徐宏笑的开怀“我是负责爬树的,我在树上不下来,他拿我没辙”

杨锐抬眼看向徐宏飞扬的眉眼,心里既高兴有遗憾,高兴的是徐宏的大学生活过的那么快乐,遗憾的是自己那时候没能认识他。

 

“想什么呢”徐宏看杨锐半天没出声发现他对着桃树出神,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没想什么”杨锐拉过他那只手握在手里“就想着等到来年夏天桃花开了我陪你来打篮球,我在下边给你当拉拉队,然后咱们也去桃林里再拍套结婚照”杨锐许诺“到秋天再和你一块去偷桃子,你爬树,我和天爷儿在下边给你放风”

“偷桃子拍结婚照都没问题”徐宏握紧了杨锐的手,虽然他知道这些事儿他们基本都办不到,但还是有点感动“但是当拉拉队就不用了,人家那都是年轻鲜活的大姑娘小伙子,你这都老成这样了,还是算了吧”

“不是,你把话说清楚,我这过了年才三十三,正是风华正茂的好年纪怎么就老了”杨锐同志伸手摸了摸徐宏身前的隆起“我要老了,它怎么来的?”

“杨锐你真不要脸”那么多年下来徐宏对于杨锐的流氓话早已免疫但是听着他在自己母校里开黄腔还是有点脸红。

“我但凡要点脸,都追不到你”杨锐凑过来在他唇角啄了一下,承认的非常干脆还带着点自豪。

 

 

 

19

 

 

“我觉得要不咱们还是剖吧”最后一次产检回来的那天晚上,俩人并肩躺在床上,杨锐凑过去有一下没一下逗提子玩儿。

“大夫都还没下结论呢”徐宏闭着眼睛“你比大夫都高明啊”

大夫是没说一定要剖,但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咱家提子太胖了你自己生肯定要遭罪。

“那不是怕你受罪吗”杨锐握住他的手,好脾气的和他商量。

“剖就不遭罪了”徐宏松松的回握住杨锐的手“月牙儿都快满月了,罗星到现在还不敢直腰呢”

“再说说来说去你不就是嫌弃我们提子长得胖吗”徐宏不高兴了,把杨锐放在他肚子上的那只手往下扒拉“我们提子胖怎么了,吃你家米了?”

“她吃的可不是我家米吗”杨锐松开握着徐宏的那只手,揽住他的肩膀“最重要的是,她累着我媳妇了”

“滚蛋,谁是你媳妇”

“我是你媳妇”杨锐认得非常痛快“我说当家的,你就随了妾身的心愿吧”

徐宏被杨锐捏着嗓子故作娇柔的声音给逗笑了,睁开眼睛看着杨锐。

“我不想剖,再说了比咱姑娘沉的好几个呢,人家也没说要剖”

“人家多年轻啊,就咱们今天遇上的那小伙子”杨锐感受着小家伙慢吞吞的动作“人家才二十四呢,你都快三十四了,能一样吗”

“感情你这是嫌弃我老了”徐宏笑着戳他“怎么,想要找更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小伙子去?”

“别闹”杨锐拍了他一下的手“我和你说正事儿呢”

“我也没和你闹,我是真不想剖”徐宏的神色也认真起来“剖对孩子不好”

“那点影响不算什么”杨锐表示只要能让你少收点罪,其他的都不算啥

“但我这里过不去”徐宏握住杨锐在他腹上摩挲的那只手“以后的我管不了,但是在起跑线我得把咱们提子和天爷儿的这一碗水都端平了”

“你怎么了”徐宏感觉自己说完这句话后杨锐半天没搭腔,有点奇怪。

“没什么”杨锐揽住他,吸吸鼻子“就是觉得我上辈子肯定拯救宇宙了”

 

20

“现在感觉怎么样,难受的厉害吗”杨锐一身隔离服坐在徐宏床前,眉头紧锁“要不要喝点水”

“还行,不想喝”徐宏的神色倒是轻松许多,他抬头看了一眼如临大敌的杨锐“你别这么紧张,咱们一会儿就能见到提子了”

“我不紧张,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杨锐低下头轻轻的搓着徐宏因为输液而有些凉的手“一会儿要是疼狠了就咬我”

“疼狠了咬你”徐宏被杨锐逗乐了“你当演偶像剧呢”

“嗯,你一直都是我的男主角”杨锐过去给他揉腰腹,缓解坠痛感。

“杨锐你别害怕”徐宏自然是看出了杨锐强装镇定之下的担忧和恐惧,用没输液的那只手去握他的手“我是有点疼,但是很正常”

“我不害怕”杨锐吻了一下的嘴角,手下动作越发温柔,“我高兴”

 

催产素生效很快,阵痛很快就密集起来,徐宏疼的脸色直发白,脑门上一层汗。

杨锐在一旁紧紧揽住他的肩膀,不住的亲他汗湿的额角,在他耳边念叨他的名字。

但是很快杨锐就揽不住他了,他看着徐宏像案板上的一条鱼似的挺起来又折下去,握着杨锐的手绷起一条条的青筋,而杨锐除了握住他的手做些徒劳的安慰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当年生天爷儿的时候,他也是那么疼吗,那时候他自己一个人,他害怕吗。

杨锐看着被疼痛折磨的徐宏,感觉周围的空气一点点的抽离,憋得他心脏都快炸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见嘹亮的一嗓子,比当初天爷儿那声中气还足。

“是个小公主!”旁边传来医生的欢呼,但杨锐却直挺挺的坐在那里握着徐宏的手像是没听见似的,直到孙大夫拿手捅他才反应过来。

“傻站着干什么呢,剪脐带了”孙大夫看了一眼傻了的杨锐,不由分说的把剪子塞进他手里。

杨锐哆哆嗦嗦的剪了脐带表现的比上次还怂,孙大夫他们撇下他带着孩子去洗澡称重,一会儿洗的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就被抱到了他们面前,虽说前后折腾了快四个小时,但徐宏的精神还是挺好的,抱着小姑娘不撒手。

“八斤一两”孙大夫爽朗的声音极具穿透力“这姑娘可真胖!”

“可不是”另一个大夫跟着附和“不过倒是挺懂事的,知道心疼他爸,出来的挺快,上回八斤那个折腾了近20个小时呢”

“可不是,你瞧这眼轮廓是又大又好看”小护士也跟着高兴“以后一定是个小美女”

杨锐对周围人对他姑娘一水儿的夸赞充耳不闻,眼里满满的都是徐宏。

“当爹的给起个名字吧”徐宏拿手指逗提子“这次让你参与了”

“就叫佳音”杨锐早就想好了“徐佳音”希望她的出生能带走你所有的厄运,再往后的日子里只有好消息。

“徐佳音”徐宏慢慢的念了一遍,露出赞许的笑容“不错,你修养见长啊”

“谢谢你,徐宏”杨锐抱住徐宏的肩膀和他额头贴着额头。

谢谢你在那么多人里选择了我,和我组成一个家庭,为我生儿育女。

谢谢你愿意牵起我的手和我一起走向那条一看就是充满荆棘,祸福难料的艰难险途。

“嗯,我也爱你”徐宏逗着怀里的闺女,转头亲了杨锐一口。


 

其实当初把铁血狼烟特种兵歪成了家庭伦理剧心里其实是非常忐忑的,发出去后非常紧张,就怕被骂,结果发现大家的反响都很友好,才一点一点的把自己心里的故事倒出来,我当初在电影院里看他们拼死完成任务的时候就想着他们心中一定有一个很强大的支撑,才能让他们如此奋不顾身的去保护别人,而这份支撑除了对国家的信仰之外应该就是对家庭的守护,他们一定有一个平凡而幸福的家庭支撑着他们去信仰,去守护,他们的生活里除了烽火硝烟,马革裹尸之外肯定还有许多别的东西,毕竟覆盖在铮铮铁骨 难凉热血之上的也不过是一具血肉之躯,电影里只展示了他们战斗中的样子,我就想他们在生活中会是什么样子的呢,穿上军装他们是誓死卫国的斗士,但脱下军装他们同样也是母亲的儿子,别人的伴侣,孩子的父亲,他们也不过是一个平常人,甚至在某些方面比平常人还要艰难一些,所以我从这个角度着笔写了锐宏和顺星,希望在他们保护别人的时候也有人能保护他们,在他们守卫别人的幸福时也能得到自己的幸福,就像我文里说的那样,他们是战场上生死相托,同生共死的战友,也是生活里耳鬓厮磨,相濡以沫的爱侣,他们分享荣光,也共尝苦涩,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这更深的羁绊,也不再有比这更牢固的同盟了,这就是我的初衷。

如果你觉得文章哪里好,或者是哪里触动了你,在评论里告诉我一声吧,真的会让我很有成就感的。

如果真的被我的勤奋感动到了请留下长一点地评论吧,把最触动你的地方告诉我。
请大家不要被最后一段的抒情给带跑了,评论还是请以故事情节为主啊。

能求个长评吗

最后日常心疼天爷儿

评论(43)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