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番外之杨队长的罗曼史(一)

其实这篇文章也可以叫做1,我是如何追到我的副队的

                                      2,为了改善老杨家被我毁掉的基因,杨队长今天也是很努力呢

设定这是一个男女,男男都可以正常结婚生孩子的社会


01

杨锐第一次见到徐宏是在蛟龙精英训练营选拔赛的基地里,或许是老天冥冥之中早有注定,那个时候他们之间隔着那么多人,但杨锐却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站在他两点钟方向的高挑身影。

那真的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一米八几的身高因为宽肩窄腰的身形显得更加挺拔修长,五官又生的温润俊朗,一双琉璃珠子一样剔透清亮的眸子蕴着两汪轻轻浅浅的笑意,窗外阳光洒在他的侧脸上,柔化了他棱角分明的侧脸。

 

杨锐越过纷乱的嘈杂之声,透过复制粘贴一样的人群静静的望着徐宏温润的眉眼,觉得内心既平静又柔和。

02

训练营的生活充实而忙碌,二人又是不同的宿舍,自初次见面的惊鸿一瞥之后,二人其实并未再有什么交集,徐宏压根就不知道杨锐对他有印象,杨锐也只是觉得徐宏长得合眼缘,所以训练已经开始了两个星期,二人其实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等到他们真正认识已经是第一次军事对抗之后了,那天杨锐刚回到宿舍就听到了紧急集合的哨声,五分钟后,教官对所有人下下达了红蓝模拟军事对抗的命令。

讨论完作战计划,杨锐立刻离开了冲向前线大部队,扛着枪就往林子里一钻,避开了和蓝方军队的正面冲突,他们现在都是一群菜鸟,对于作战计划和战术的运用并不成熟,这个时候估计也只能在正面战场死磕,只要他能突破蓝方的防守绕过封锁线,进入他们的大本营,端了指挥所,那么他们就能在最短的时间赢得胜利。

杨锐心中做好计划,避开了枪炮声此起彼伏的正面战场,小心翼翼的绕过雷区,从林子后面进入了蓝方的指挥所,在距指挥所十米之外的地方,杨锐停了下来,他躲在掩体之后屏住呼吸,瞄准了最上方的蓝色旗帜,刚准备开枪时突然听到一声遥远的枪响。

“战斗结束,蓝方胜利,战斗结束,蓝方胜利”

听着广播里的机械而冰冷的女声,杨锐拉下帽子,急促的呼吸了几下想要压下胸中功败垂成的挫败感,正好撞见蓝方的指挥官从指挥所里走了出来,看见他这架势就笑了。

“你和徐宏想一块去了,不过你小子没他快!”指挥官回应了杨锐的敬礼后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下次加油!”

这是他第二次听到他的名字,也是他第一次萌生了想要认识这个人的冲动,当时的杨锐非常单纯,只是觉得惺惺相惜。

但是两个人之前并没有说过话,贸贸然上前搭讪会不会不太好,杨锐摸摸鼻子,陷入了沉思。

 

“同学,你拿的是我的水壶,咱俩的好像拿错了”战术经验总结交流会过后徐宏拿起放在操场上的水壶拧开盖子刚要往嘴里灌,突然听到杨锐的话,当下止住了动作,眼睛也因为惊愕而微微张大。

卧槽,他眼睛怎么比小燕子的还大,会不会突然掉出来了,不过真好看。

卧槽,这人是刚刚听睡过去刚醒还没睁开眼吗,不过还挺锐利的。

 

 

“好像是这样”徐宏看了看水壶的底部,发现确实不是自己的名字,虽然对自己明明把水壶放在这里拿起来却不是自己的感到奇怪,但良好的教养却还是让他先一步道歉“不好意思啊,幸好我还没沾嘴”说完把水壶递给杨锐。

“我是红方的杨锐”杨锐一只手接过水壶,大大方方的伸出了另一只手。

“我是蓝方的徐宏”徐宏待人向来温和亲切,自然不会拒绝杨锐的示好,伸出右手和他握手。

 

蓝方和红方的阵地至少隔着十米好吗,你们是怎么拿错的。

这是围观群众。

 

徐小妹的亲身实践告诉我们,凡是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四五六,接下来的几天,他们还拿错过外套,帽子,暖瓶,甚至机枪。

以你们前两个星期连个肩膀都没有擦过的相遇度是如何在三天内拿错这么多东西的。

杨锐同志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什么,你问我杨锐为什么不大笑,因为那样就看不见眼了啊。

 

不管怎么样,两个人算是熟络了起来,经过几次无意的交流后发现二人算是志趣相投,有些想法也是不谋而合,当下就有几分相见恨晚之感。

男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容易,两人从点头之交到形影不离只用了两周。

随着俩人渐渐成为勾肩搭背无所不谈的好朋友,训练营的军事对抗也开始密集起来。

然后其他人开始觉出不对劲儿来了。

卧槽,你俩人在一个队里的时候为什么从来不需要讨论战术,为什么徐宏一眼扫过去杨锐就知道往九点钟方向射击,杨锐的枪微微一歪徐宏就知道要到那个地方给他作掩护。

总之那叫一个双剑合璧,天衣无缝,虐的对方哭爹喊娘。

所以,他们不能在一个队里,那是对另外一方的绝对不公。

对此杨锐,徐宏表示“无条件服从上级安排”

但是队友们又很快发现,他们不在一个队里后果更可怕,因为两人的战术竟然也是高度重合的,敌我双方简直是透明的,你对我下一步了若指掌,我对你往哪进攻一清二楚。

虽说打时间战很惊险很刺激但是你们这默契度简直太吓人了好吗。

你们真的不是共用一个大脑或者说是被人抱养的异卵双胞胎还是说我们已经研究出了脑电波连接通讯蓝牙。

妈妈,我的眼睛好疼啊

妈妈,下次给我寄一箱墨镜吧。

这是每次军事对抗后所有蛟龙队友们内心狂刷的弹幕。

 

03

不管别人怎么想,现在的杨锐和徐宏对彼此的感情还是非常单纯而美好的。

我们是惺惺相惜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嗯,就这样。

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那天徐宏从一个女兵的手里接过一个粉红色的信封。

 

前边说了杨锐偏科偏的特别厉害,然而徐宏却是样样拔尖的好学生,x大的骄傲,再加上人长得又高又帅,性格又随和亲切,简直是男人的终极形态,女孩子的终极幻想。

所以,自从徐宏进了训练营,一大帮小伙子小姑娘铆着劲的跟徐宏面前献殷勤,想着有朝一日能和徐宏处对象,不只是为了自己的幸福,更是为了对下一代进行颜值和智力的二次革命。

一开始大家不熟都还暗搓搓的,比如制造一下偶遇,一起在食堂吃个饭了,在操场上遇到了一起晨跑了,老乡一起谈家乡的风俗了。

正在一堆爱慕者按着自己的节奏有条不紊的循序渐进看谁能直捣黄龙的时候,杨锐出现了。

然后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可能和徐宏单独偶遇,一起吃饭,一起晨跑了,因为他走路身边有个杨锐,吃饭身边有个杨锐,晨跑身边有个杨锐,甚至连上厕所身边都有个杨锐。

妈的三人行的爱情是没有希望的呀。

卧槽杨锐你们不是纯洁的兄弟之情吗,为什么连去澡堂都要一起。

一众爱慕者心中纷纷拉响了A级警报,开始苦苦思考对策,闺名方雅的漂亮小姐姐思虑过后决定主动出击。

方雅是徐宏学校公认的校花,瓜子脸,杏核眼,樱桃小嘴,身高176,身段曼妙又婀娜,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美女本女无误了。

而且虽然长了一张倾倒众生的脸,但却一点儿都不娇气,泥巴地里匍匐前进,负重十公里武装越野从来都没叫过苦。

所以这样的一个好样貌好性格的姑娘走到哪里都注定是众星捧月的的存在,姑娘自己也倍儿有自信,所以便决定给徐宏写情书,相信以自己的条件徐宏一定会答应的。

 

 

方雅把信封递给徐宏的时候杨锐就在边上,那信封粉红粉红的还带着玫瑰的暗纹,夹在徐宏修长白皙的手里特别好看,但不知道为什么,杨锐就是觉得刺眼,特别想从徐宏手里抢过来撕了扔海里。

“发什么愣呢,吃饭去吧”徐宏送走了方雅,发现杨锐站在他旁边愣愣的出神,当下伸手在他眼前挥了几下“再不去红烧肉可就没了!”

“和我多没意思啊,你还是和大美女去吧!”杨锐不知哪来的一股气,撂下话径自走了。

‘杨锐今天怎么那么奇怪’徐宏在原地看着杨锐的背影,感觉他背后冒着丝丝黑气。

‘不管了,先去食堂给杨锐打红烧肉吧,晚了就没了’

 

 

 

这厢回到宿舍的杨锐躺在床上,心情也很是复杂,思来想去都觉得自己这气生的没意思,徐宏作为自己在蛟龙最好的哥们儿,能得到这么漂亮的姑娘追求自己应该替他高兴,那姑娘条件那么好,和徐宏又是一个学校的多般配,自己作为徐宏的好兄弟不推他一把就算了,怎么能和个娘们似的在这里生气呢?

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杨锐在心里唾弃自己,强行压下心里那股子酸涩的感觉准备出门找徐宏道个歉,还没从床上爬起来宿舍门就开了,迎面冲进来一股红烧肉的香味。

“杨锐吃饭了!”老五把大号的饭盒往桌子上一放“我说你小子可真好命,躺着都有人给你送红烧肉,我们去抢都抢不了那么多”

“徐宏给我打的?”杨锐从床上蹦起来冲向桌子。

“可不,人家专门在食堂门口等着我让我给你带过来的,还叮嘱我让你趁热吃”老五的语气里充满了羡慕之情“你知道咱们训练营里有多少人惦记徐宏吗,可他丫的就惦记你”老五心里愈加忿忿“跟我说话的那表情就跟一顿饭不吃能饿死你似的”

杨锐根本听不见老五的羡慕嫉妒恨,立刻打开了饭盒,雪白的米饭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红烧肉,香味让人垂涎三尺,杨锐深深吸了一口,感觉这一口气从头通到脚,再没有半分不顺意了。

 

 

04

“我想学爆破”杨锐和徐宏顺着沙滩夜跑,跑完最后一圈俩人倒在沙滩上,徐宏突然来了那么一句。

“那我给你站岗”杨锐躺在他身边,仰头看着无垠的夜空。

“你不劝劝我?”徐宏有点惊讶,爆破是最危险的兵种之一,在战场上要承受炸弹和偷袭的双重危险,自从他说出这个决定后上到父母长辈下到战友同僚没有一个不劝他再考虑考虑的,而作为和他关系最好的杨锐,竟然没对他说一个不字。

“劝你什么呀”杨锐把前臂枕在脑后,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干爆破危险还是你这个成绩不做指挥官亏了啊”今天晚上星星特别亮,“你是个有主意的人,用不着别人劝”他的声音轻快又坚定“我说了,我负责掩护你”

“你能掩护我一辈子?”

“一辈子就一辈子”

杨锐往前一靠,两人顿时挨得极近,甚至能感受到彼此呼吸之间喷出的热气,杨锐看着徐宏长长的眼睫和一把浓密的小扇子似的在他眼前颤啊颤,颤的他心里痒痒的,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似的,杨锐鬼使神差的又向前挨了一下,而徐宏也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就在二人的唇马上就要碰在一起的时候,杨锐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二人像是被惊醒了一般,立刻各自退开。

“喂,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啊”杨锐接了电话,不着痕迹的平复着自己过快的心跳。

“什么事儿,你说什么事儿啊?”杨妈妈的不满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到“上次姨姥姥给你介绍的那个姑娘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啊,就那样呗”听着他妈在徐宏面前和他说相亲对象的事儿,杨锐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什么叫就那样啊”杨妈妈的声音又上了一个梯度“姨姥姥可和我说了,你加了人家微信以后可是一句话都没和人家说过,你对人家到底哪里不满意了,人家可是哈佛毕业的,要模样有模样,要能力有能力,性格还好,你到底在磨叽什么呢”

“人姑娘是学经济的,我哪懂那些啊,再说我训练那么忙,哪有时间和她说话呀,没别的事儿我挂了啊,我晚上还得加练呢”一想到徐宏就在身边,杨锐就想立刻结束这个话题。

“我可和你说,老爷子可是发话了,你消极抵抗可是没有用的,你给我乖乖的—”

杨锐把电话挂了。

 

一时间俩人都没说话,空气沉默的令人窒息。

“家里给你安排相亲呢”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徐宏的声音,有些闷。

“没,我爷瞎操心”本能告诉杨锐需要立刻解释,但理智告诉他他并没有立场。

“老人家也是好心”徐宏笑的相当不自然“起风了,咱们回去吧”

“行”

05

从那天晚上以后杨锐和徐宏的关系就罕见的微妙起来,两人都可以避免直接碰面,因为对彼此的行程了若指掌,所以一开始避的还是挺成功的。

然而蛟龙经过第一拨筛选,淘汰了大约30个人,宿舍也进行了重新分配,由四人间变成了二人间,杨锐和徐宏此时被分到了一起。

但是两人自从海滩那夜之后心里都有些无法言说的别扭,自然也就热络不起来,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耗着。

 

 

 

 

 

 

“二导拆除成功,危险已解除,三号可以通过”

“收到”杨锐压低了声音“全员都有,听我命令,从三号进入战区,我们的目标是解救人质,不要恋战”

“收到”

杨锐为首,几个人在迷彩服和障碍物的掩护下开始向目的地前进。

这是蛟龙的一场模拟演习,目标是解救被海盗劫持的商船人质,杨锐和徐宏作为先锋行动的正副指挥官率令众人从三号登陆,准备寻找人质,进行营救与撤离。

任务危险系数并不高,再加上他们之前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所以很顺利的就找到了人质,就在他们准备撤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倒计时的滴滴声,再加上人质古怪的眼神,他们立刻意识到情况有变,徐宏冲上去扒开人质的衣服,果然看到了密密麻麻的雷管,徐宏看了一眼19秒的倒计时,深吸一口气准备拆弹。

“副队,来不及了”

“是啊,这不过是一场演习”

他们不过是受训还未满一年的新兵,虽然嘴上说着演习,但其实看到密密麻麻的雷管还是本能的有些害怕,当即便想要放弃这次任务。

“队长,撤离吧”

徐宏充耳不闻,专心致志的用探测器寻找突破口。

“队长—”

“保持安静”杨锐握着手中的FN F2000,鹰一样锐利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徐宏专注的背影,同时不断用余光注意着四周的情况“全体都有,护送已获救的人质撤离到安全的地方”

“队长和副队呢?”

“我们留下营救最后的人质”

“可是—”他们虽然害怕,但骨子里都是一腔热血,谁都不是抛下战友偷生的人,所以都不肯走。

“服从命令,保护已获救的人质”

“队长—”

“服从命令!”

“是!”剩下几个人虽然不愿,但军命难为,只得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带着人质撤到安全距离之外。

杨锐瞥了一眼计时器,已经挑到了6.

5, 4, 3 ,2 ,1

“徐宏!”杨锐在计时器归零的那一刻本能的扑了上去把徐宏压在了身下。

“徐宏,徐宏,徐宏”杨锐闭着眼死死的把徐宏护在身子底下,不住地念他的名字。

“杨锐,我在这儿呢”徐宏感觉杨锐僵硬的身体,轻轻的抚着他的后背帮助他放松。

预料中的爆破声并没有响起,杨锐缓了一会儿才慢慢的放松下来。

“没有爆炸?”杨锐的声音有些发颤,他第一眼看到那些雷管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是一怵,但是既然徐宏留下了,他就不会走,他得给他站岗,但是当他看到计时器归零的那一刻早已忘记了这不过是一场演习,本能把徐宏护在身子下边,想着如果真的炸了那能一命换一命也是好的。

“我拆掉了”徐宏被他压住声音有点闷闷的“你怀疑我的专业性?”

“我哪敢呢”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虽然隔着厚厚的防弹衣但杨锐却觉得自己能感受到徐宏的心跳。

“任务圆满成功,请撤离”机械而冰冷的女声响起,驱散了二人此刻的暧昧旖旎,杨锐连忙站了起来。

“任务完成了,走吧”杨锐拿起地上的枪,准备向外走去。

 

“谢谢你,杨锐”身后传来徐宏的声音。

“说好的,我替你站岗”杨锐向前走,并没有回头。

小蓝手和小红心你们随意但是没有长长多多的评论是绝对不更文的,嗯,就酱

评论(34)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