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03之徐小妹那个姓顾的发小(下)

05重新改了所以一块放出来

顺星向,生子提及

07

罗星是在第一次紧急手术后醒来的第三天拿到自己的手机的,但是他一直都没打开过。

今晚他可能白天里睡多了,晚上睡不着,在闭着眼睛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睡意之后,罗星拉开身边的抽屉,把手机拿出来开机了。

习惯性的先点微信,就像以前他每一次拿到手机时做的一样,第一眼就能看到顾顺置顶的对话框,头像是一只大狼狗。

由于没有联网,最后一条对话还停在追捕海盗之前,那是顾顺磨他一起去跟领导打报告要求增加一个名额好让两个人一块去,最后还用了个大眼睛长头发的小姑娘的卖萌表情。

罗星盯着顾顺的头像,想了想,点开了移动通信,刷新了一下。

并没有出现向偶像剧里那样99+的字样,顾顺的对话框是有更新,不过不多,一共十几条,零星的几个字更多的还是语音,罗星耐心的一条一条的看下去。

“我向上级打个报告顶替你去一队,领导批了,一会儿直升机就把我送过去”

 

“我看到你说的那小孩了,有点意思”

 

“我看李懂不是把你当老师,是把你当妈了吧,他现在对我的态度就和亲妈离家出走后会虐待他的继父似的,其实我是亲爹”

 

“我们要去伊维亚了”

 

“任务有变,伊维亚叛军强行把我国侨民赶入战区,我们要去解救人质”

 

 

 

“今天那小孩儿问我我和你很熟吗,你说我和你熟吗”

 

“李懂进步挺快的,还是我这种办法好,你那鸡妈妈一样和风细雨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我们要去营救最后一个人质邓梅了,要去更偏远的一个小村庄,估计这是任务结束之前发给你的最后一条了”

 

“居然有信号,我们今天在沙漠里过夜,星星特别亮,就跟你的眼睛似的,我手机摄像头磕坏了,不然让你也看看”

..........

罗星仔细的看着每一条,都是他们出任务的情况和琐事,顾顺那边声音也和往常一样,只字不提他受伤的事儿,就像他只是休了个假一样。

徐惠支支吾吾的告诉她顾顺没有来看他而是接替他成为蛟龙一队的狙击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脸色,生怕他不高兴同时保证顾顺一回来就替他出气。

其实罗星并没有生气,甚至还有点轻松。

顾顺永远知道什么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最希望他去做的。

顾顺懂他。

顾顺知道他受伤之后除了遗憾之外还有对蛟龙一队人员不全的愧疚,所以他去填补了这份愧疚。

顾顺知道他最牵挂的是李懂的情况所以他尽可能的向他传递李懂的动态和进步。

顾顺知道他不想要别人苍白的同情和无用的安慰,所以从来不在聊天里提起这些。

 

顾顺喜欢他的眼睛,总说里面有星星会发亮,在床上的时候喜欢亲喜欢舔出任务的时候也总要找个参照物。

他无非是想告诉他,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变,他永远在那里,在他离他心最近的地方。

他希望他也一样。

他真的能一样吗,如果他的眼睛里不再有光,不能再和他一样拿起狙击枪,甚至不能再站起来了,那他还能和以前一样吗

顾顺还会喜欢他吗

他还能站在顾顺身边么?

罗星不是不害怕的。

顾顺是头独狼,强中之强,所以他也崇拜强者,他能感觉到,顾顺当初喜欢他是有点迷恋的成分在的,那天他向靶子开了一枪子弹正中在红心之上,正好比顾顺的第一枪准了那么一点,顾顺当时立刻又补了一枪,正好与他重合在红心之上,少年收回枪,看了他一眼带着点得意,又带着点挑衅和迷恋,对自己说。

“教官我想和你处对象”

然而在此之前顾顺只和他说过一句话“报告教官,我叫顾顺”

 

所以如果当他不能再拿起枪,顾顺还愿意站在他身旁吗。

罗星心里其实是没有底的,他当初做出留下孩子延缓手术的决定时,心里远没有他面对徐惠时的轻松。

检查结果是和会诊结果一起送到他面前的,当时他的心情确实非常复杂,既有不可置信的淡淡欣喜,又担心子弹会不会对它造成影响,他们给他用的药是不是绝对安全,然后西边那处学区房是不是该先装修一下......

他想了很多,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放弃她来换取更高的手术成功率

就像他自己说的,不要也不能保证一定能站起来,留下了也不一定就站不起来了,即便真的赌输了,他还能保全他的小姑娘。

那是他的小姑娘,他怎么舍得。

顾顺喜欢小姑娘,所以即便以后顾顺不再喜欢他,不再站在他的身旁,他还有他的小姑娘。

长得像顾顺的小姑娘。

“嗡嗡”手机突然亮了一下,顾顺的对话框上有多了两条消息,是两条语音,他想了想,伸手点开。

“罗星,我错了,你和我说句话吧”

“罗星你别不要我”

顾顺的声音在夜间静谧的病房里听得格外清楚,隔着屏幕罗星都能听到他背后的海风和他被打乱的呼吸。

他在害怕,害怕罗星会丢下他

他在祈求,祈求罗星别不要他

明明即将残缺的人是我,你为什么会那么悲伤,应该害怕被丢下的人应该是我,你又为什么会那么惊慌

听着顾顺带着颤意的声音和近乎哽咽的腔调,罗星用手捂住了脸。

病房里渐渐传出细碎的呜咽声

顾顺怎么会不爱他,又怎么会离开他。他是顾顺生命里唯一的星辰,如果没有他,顾顺就看不见路了。

 

 

 

 

是什么让人庸人自扰,杞人忧天,惴惴不能心安,又是什么让人觉得喜悦平和,温暖甘甜?

是爱情啊

它是软肋,也是铠甲

 

08

之前说了,顾顺知道罗星可能伤的不轻,但是他一直都挺看得开的,他又不是大夫,去了也帮不上忙,再说罗星也不是什么需要人时时刻刻陪在身边的娇弱小姑娘,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俩人能在一块怎么着都不行。

 

直到他知道了罗星身体的具体情况。

“罗星的脊柱被打穿了,他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

甲板上,杨锐背对着他,和他说了实话,然后离开,把甲板留给他。

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是什么意思,是说罗星再也不能穿上军装,再也不能拿起枪出任务了吗。

顾顺一个人站在甲板上,凉爽的海风朝他吹过来,他却丝毫感觉不到。

他想过罗星的伤可能会很严重,可能需要养很长时间才会好,但是他从来没想过罗星可能会就此站不起来了。

那罗星要怎么办,他那么喜欢部队,那么喜欢枪,可是他再也不能拥有了,他要怎么办?

顾顺突然把手伸向口袋,发抖的手拿了好几次才把手机拿出来,颤抖着开机,联网,打开微信,刷新。

罗星一条消息都没有回复他。

顾顺你傻逼吗,罗星那时候该多难过,你还给他发你们的任务日常,你不是往他心窝子上戳吗,你脑子让门挤了吗!

罗星有没有看见这些消息,有没有听到他兴高采烈的声音,如果看见了会怎么想,他会不会难过,会不会生气?

罗星既然已经不能再拿起枪了,那么百发百中的顾顺对他来说是不是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罗星是不是不需要他了

顾顺不敢去想。

他们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他就不会犯那么傻逼的错误!

顾顺按住上一条发过去的消息,试探着选择撤回,系统告知超时操作,不能撤回。

操,顾顺你个大傻逼!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竭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他要补救,他要道歉,他不能失去罗星。

“罗星,我错了,你和我说句话吧”

“罗星你别不要我”

 ..........

 

然而久久都没有回音。

罗星可能真的不再需要他了,顾顺一拳砸到栏杆上,当场就见了血,他顺着栏杆滑到地上,随手将手机扔在一边。

罗星不要他了,那他怎么办?

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十环是和罗星一起打的,如今没有了罗星,他还能打十环吗,他打了十环还有意义吗?

顾顺毫无目的胡思乱想。

手机却突然震动了一下,在空无一人的甲板上听得格外清楚,顾顺一下子坐了起来,下意识的想要拿过手机来看,却又不敢,他想确认罗星的态度,又不敢面对罗星的拒绝。

僵持了好久,顾顺终于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解开锁屏。

一个和他上次用的一模一样的大眼睛长头发的小姑娘出现在聊天界面上,对着他比剪刀手,旁边还有两个粉红色的字

“约吗”

那一刻,世界重新回到了顾顺的眼前,他终于感觉到自己心是还在跳的。

09

“鉴于我们队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而且队员的身体状况也都比较良好,所以我们去吉布提去看望罗星同志的事情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好!”石头第一个表示赞成,被佟莉瞪了一眼示意他听队长说完。

“那个,看望病人总不能空着手去,作为出生入死的战友,咱们总得表示一下”杨锐那双不大的眼里严肃非常“但是咱们也不能瞎买,这事儿副队最有经验”杨锐看向徐宏,立马溢满温柔“让副队给咱们列个单子,你们各自认领,省的白花钱还不能用,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点头。

“很好,解散”杨锐满意的点点头,揽着副队的肩膀给儿子打电话去了,留下一帮人面面相觑。

“队长居然指明要带东西?”天线宝宝庄羽对于今天队长的表现很不解啊。

“可不是,还不能乱买,还得让副队列单子,说副队有经验”石头忧愁的摸出一块糖“副队有啥经验呢?”

“副队啥都有经验你个呆瓜!”佟莉习惯性的呼噜张天德的脑袋。

“对,莉莉说得对,副队啥都有经验”石头对佟莉一向是无条件无立场无底线的三无政策。

“副队列的单子来了”李懂昂首挺胸大步朝他们走过来,这孩子是越来越有自信了,把一张稿纸直接拍在栏杆上,几个脑袋就凑过去了。

“X氏孕期奶粉”

“复合维生素麦片”

“健x喜DHA软胶囊”

“纽x思DHA藻油软胶囊”

“.........”

“不是,这都什么玩意儿啊”石头费解的挠挠头,“罗星这是养伤去了还是养胎去了?”

“养胎去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陆琛仔细的看了一眼徐宏副队列出来的东西,做出了专业的结论“虽然我也很奇怪”

“可不是吗”庄羽扫了一眼“忒奇怪了,你说是不是,顾顺,顾顺!”

“顾顺你怎么晕了呢,肯定是气的,你别生气,我们也给你买钙片,炖骨头汤,顾顺,顾顺,你醒醒啊!”

10

“我和你说,你好好劝劝罗星哥,医生说16周是最后期限,往后胎儿就要压迫受伤的脊柱了,我们说都没用,就你的话好使,你快点让他做决定,孩子什么时候没有啊,机会可就现在”

顾顺还没到病房门口呢,就被特地守在外面的徐小妹拉走了一通说教,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赶紧劝罗星做手术,别拖了。

因为徐小妹的强行挽留,再加上顾顺腿上有伤,等到他进病房的时候罗星边上已经围满人了,他根本插不进去,幸好徐宏看见了他,拽了拽身边的杨锐,给顾顺让出一条道来。

顾顺顺着队长和副队让出的道路一瘸一拐的走到罗星床前,热心肠的石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对他们的新队友进行介绍,新队友就先开口了。

“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们爷儿俩”

我才不要打着为你好的旗号逼你放弃孩子做手术然后让你以后后悔,顾顺永远不会以任何名义逼罗星做任何他不想做或者做了以后会后悔的事儿。

反正一切有他呢,只要两个人在一块,怎么不行啊。

 

 

他说啥,我好好对你们爷俩儿?

我是幻听了还是刚才穿越了?

这几个字我都认识但合在一起我怎么就听不明白了,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信息量太大了我一时有点过载怎么办?

除队长和副队之外所有蛟龙队员内心狂刷弹幕,然后他们就看见平日里拽的毁天灭地的顾顺同志竟然朝罗星低下了他那宁死不屈的高贵头颅,罗星伸出手在上面胡噜了一把,把顾顺高兴的和个捡了钱的二傻子似的。

等等,啥玩意儿,我是让你劝他不是让你附和他,顾顺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算了看那厮笑的跟个哈士奇似的,你们随便吧,我不管了

这是徐小妹

 

 

 

卧槽,现队友和前队友竟然是婚姻关系,这个代夫出征为夫报仇什么的竟然有点带感?

卧槽罗星竟然和顾顺是一对?

庄羽和陆琛以及石头和佟莉凑在一起准备把自己的下巴从地上捡起来。

什么你问李懂弟弟呢,别问了,他脸疼。

 

 

 

“去年回家的时候徐伯母和我说你因为又矮又胖至今还没人要让我给你物色个对象,你看看那边那几个喜欢哪一个,我去给你要微信,石头不行啊,他已经是佟莉的人了”

老婆孩子热炕头腻歪了好一会儿的顾顺同志终于想起了他这些天任劳任怨当牛做马的发小徐小狗啊不徐小妹,非常大方的一指凑在一起的蛟龙队员们,动作十分豪迈。

 

我谢谢你哈,徐小妹冷眼看着凑在一起聊得热火朝天的蛟龙队员,石头和佟莉小姐姐我就不说什么了,那个拿着天线的小哥哥一直摸着医疗兵小哥哥的腰呢,顾顺你没看见吗,至于李懂弟弟,你懂,我也懂啊。

 

11

2018年10月叙维亚撤侨行动

中国驻叙维亚大使馆内

“报告队长,门廊安全”

“报告队长,楼梯安全”

“报告队长,对方狙击手1号已成功击杀”

“报告队长,对方狙击手2号已成功击杀”

“好,准备破门!”

“嘭!”的一声,厚重的扇木门被整个破开,负责爆破的徐宏举着枪第一个进入了大厅。

“不要害怕,我们是中国军人,是来接你们回家的”

“不要害怕,我们是中国军人,是来接你们回家的”

“不要害怕,我们是中国军人,是来接你们回家的”

“太好了,终于能回家了!”

大家在这个幽闭的空间中待了十几个小时,期间不断受到恐怖分子的恐吓,现在终于安全了,纷纷欢呼起来。

“现在请大家站在原地,有秩序撤离,不要拥挤”

“请大家按秩序排队,妇女和儿童在前”

众人被徐宏队长富有感染力的声音安抚下来,自觉排成一队走向门口。

“我不走,徐惠还没救出来呢,你们快去救她”一个年轻的男声突然响起,带着无比的焦急“见不到徐惠,我是不会撤离的!”

蛟龙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发现是一个年轻的男孩,看着也就二十四五岁的年纪,个儿比顾顺还高,但比顾顺瘦多了,看着和根旗杆似的,不过长得倒挺斯文,此刻因为大声呼喊脸色有些发红。

“杨锐队长,撤离人群里确实没有发现徐惠记者”杨锐听着耳麦里传来的声音,眉头不自觉的皱在一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徐宏。

“她和大使一起被带到地下室去了”男孩说到“你们快下去救她!”

“蛟龙全体成员注意,已经对地下室进行红外扫描,确实发现两个热源,没有重型武器,排除爆炸危险,解救难度中度”

“我下去”罗星把枪往肩上一背,就要下地下室却被顾顺拦住了“我去,你去疯丫头肯定会借着受惊对你又搂又抱的”说完把枪一背,顺着滑道滑了下去。

 

“大使放心,再坚持一下,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地下室内,呼吸着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徐惠艰难的鼓励着驻叙维亚大使,老先生的面色已经发青了,其实她自己也快受不了了。

不行,她还不能死,起码现在不能,她还没见到据说比他哥眼睛还大的提子丫头,也还没给月牙儿讲完故事呢,还有她其实有点放不下外面那傻大个儿,也不知道他出去了没有。

就在徐惠因为缺氧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时候门突然被撞开了,大量的新鲜空气涌了进来,徐惠艰难的喘息了几下看见门口占了一个挺拔的身影,背着一把狙击枪,心里顿时就放松下来了。

“罗星哥哥”

“报告队长,确认人质安全,确认人质安全,请准备好吊索,请准备好吊索”

卧槽,是顾顺那厮!

“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投放,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投放”

杨锐转过身来,向所有人比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太好了!”年轻的男孩大声欢呼,然后他发现有特种兵开始向他这边移动,其中一个隔着头盔都能看见那圆溜溜的大眼珠子,水汪汪的和他们家惠儿的一样好看。

“小伙子,聊两句啊”

 

再说这厢,徐惠被顾顺简单粗暴的动作折腾的快没了半条命才从地下被拉上来,上来推开接应他的杨锐就想抱着他亲哥和罗星哥哥哭上一场。

“哥,罗星哥—”等等,前边不是那傻大个儿吗,他旁边坐的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呢。

“你跟下边的徐惠什么关系啊”

“我们交往一个月了,我追了她好久呢”

“你是北京人,北京人好,我对象也是北京人,家住哪里啊”

“西直门附近”

“西直门,那就有点远了,不过没关系,跟罗星他们住得近”

“那以后准备在哪里买房子啊”

“听徐惠的”

“家里有几口人啊?”

“爸,妈还有一个姐姐没结婚”

“有妈妈又有姐姐,那以后她们和徐惠闹起矛盾来听谁的?”

“听,听—徐惠!”男孩一抬头,正好看见站在那儿的徐惠,当下爬起来一个趔趄,连滚带爬的跑过去抱住了徐小妹。

“徐惠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男孩高兴的吸吸鼻子。

“等会儿,你先放开我”徐惠推开他,努力保持冷静,露出一个笑容来“你刚刚和兵哥哥聊什么呢?”

“没聊什么,就聊了聊家庭情况和未来打算”男孩看见徐惠冲他笑,顿时有点羞涩。

“那你说了什么呀?”徐惠笑的愈加和颜悦色,但手下暗暗蓄力。

“都说了呀”男孩笑的单纯“嗷!”

“你彪啊你!”男孩本来还在笑,冷不防被徐惠一巴掌拍在胸上,当下感觉喉头一甜,其实徐惠想拍头来着,无奈够不着。

“媳妇你不是上海人么,怎么会说东北话?”

“我还是四川人呢,你个瓜娃子!”

撤侨行动中不幸被恐怖分子劫持后被成功营救结果发现参与营救的特种兵是大舅哥,然而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在线等,特别急(再不来我就被媳妇打死了)

哎不对,媳妇怎么跑到那个背着狙击枪的小哥哥身边去了,怎么还脸红了呢?

熬夜肝了一万字,红海里的水都是我井喷的鸡血啊,睡两个小时去上课

如果觉得好的话,记得留句评论呀

评论(30)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