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02之天爷儿其人其事及来龙去脉

为我自己的勤劳赞一个,感谢所有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以及评论的小仙女们,你们是我的动力,鼓掌

设定这是一个男女,男男都可以正常结婚生孩子的社会

有生子
还是那句话,美好全是他们的,ooc和雷全是我的

圈地自萌,禁止转载,理解万岁

01

天爷儿大名杨葳,葳蕤自生光的蕤,啊不葳,取草木旺盛,枝繁叶茂之意,望其能茁壮成长,今年五岁半,现任某军区附属幼儿园大班班长,领...暂时还不领军衔。

杨葳本来不叫杨葳,叫杨卫,取保家卫国之意,正好和他俩爹的职业相呼应,据说这是他那名校毕业的爷爷和在X大教了一辈子书的大教授外公几乎扒烂了一本康熙字典才取出来的好名儿。

从事图书馆管理工作的舅爷爷表示呵呵。

没办法,毕竟那名校是克兰韦尔军学院,大教授在X大教的是生物化学,所以还是可以理解的。

最后还是舅爷爷拍了板,叫杨葳,取扬威四海之音,枝繁叶茂之意。

至于杨葳同学本人对这个名字的态度,你忘了他刚上小班因为淘气老师罚他写名字然后回来哭的一抽一抽回来非要改名叫‘一二’的事儿吗。

 

至于天爷儿这个小名是他还在他爸肚子里的时候他爹杨锐就给起好的。

怎么说呢,他们老杨家在某些方面还是一脉相承的。

02

杨葳同学从小就嘴甜乖巧讨人喜欢,会来事儿的本事那是自胎里带来的。

 

杨锐当年是直接考的军校,就是奔着当兵来的,而徐宏走的是国防生,想着再看看,俩人第一次见面就是作为新的蛟龙在临沂舰上会师,那叫一个惊鸿一瞥,一见钟情,天昏地暗,飞沙走石,金风玉露一相逢.....

 

扯远了,总之就是一句话,大眼看小眼,看对眼了。

 

然后就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没办法,训练时间紧张,处对象也必须速战速决,一个月拉上手,三个月亲上嘴,五个月滚上床,年底杨锐就把人儿拐到北京过年去,年初二又跟着人家徐宏回了上海,美名其曰见识魔都风光,其实就是见家长。

 

然而这家长见得就并不是很顺利了。

 

倒不是说双方家长对儿子带回来的人有什么意见,相反双方家长对儿子带回来的人那都是相当满意的。

 

先说杨妈妈,杨妈妈一直觉得觉得自己儿子那性子是属牛的,脾气是属驴的,整个儿一又倔又硬,打小就是他们大院里一霸,不管比他大的比他小的都得听他的,踢足球,打弹弓,能把玻璃从第一家打到最后一家没一块好的,一个星期七天他能把院里孩子打哭八回,从小不知道让他爸拿皮带抽了多少次也没改过,他考上军校那天,大院里特地放鞭炮庆祝,不为别的,就是高兴以后终于能岁月静好的过日子了。

杨锐虽说个儿长得不是特别高,但胜在脸长得不差,一双眼睛虽然不大,但贼有神,整个人往那一站就自带冷酷气场,把小姑娘迷得不要不要的,即便性子倔了点,但进了军校以后也是稳重了一点,但杨妈妈始终坚定的认为就凭自己儿子那驴脾气一定是打一辈子光棍没跑了。

 

把杨妈妈给愁的呀。

 

所以说当杨锐到部队后的第一年就打电话说要带对象回家过年的时候,杨妈妈放下电话回头就给了身后的杨爸爸一个肘击,看着孩儿他爹抱着肚子疼的呲牙裂嘴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好不容易到了过年,杨妈妈终于看见了儿子的对象徐宏本人,整个人先是愣了三秒钟,然后立马让警卫员去八宝山看看他老杨家祖坟上是不是冒青烟了,要不怎么能让杨锐遇上那么好的一小伙子呢。

哟,看看这大高个儿起码得有一米八,一双眼睛又大又亮跟汪着两眼泉水似的,一笑让人心都化了,又懂礼貌,又会干家务,说话还好听,杨锐缺的他对象都有,杨锐有的他对象更好,不过就是眼神好像不太好,不过不影响,毕竟眼神好也不上他们杨锐不是。

总之杨妈妈是怎么看怎么满意,大年三十晚上吃完饺子就把家里传了好几代的老坑种翡翠镯子和吉祥玉如意都塞给了人家,第二天一大早拜年的时候又给了厚厚的一个红包,生怕徐宏眼睛好了反悔。

 

再说徐妈妈,儿子工作第一年就说要去对象家过年,徐妈妈嘴上虽然没说啥但心里是老大不乐意,什么时候谈的怎么就发展那么快前两个月问徐小妹不是还指天发誓说他哥没情况吗,等等,徐小妹,徐妈妈冲到客厅只看见了一个自家闺女拖着箱子出门参加夏令营的潇洒背影。

 

嚯,都长出息了!

 

徐妈妈心里揣着小情绪,大年三十都没给徐爸爸一个好脸色,就憋着一口气等着初二杨锐上门的时候发呢。

结果大年初二那天到楼下一看,小伙子左手提了两个旅行包,右手一个大箱子,背后还背了一个超大的登山包,而自己家儿子一只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另一只手里拎着一个纸袋,袋子上边印着一心斋的logo,一边走嘴还一边动,心里的火顿时就消了一小半,忙软和了神色招呼人进门。

 

二人早上出发,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徐妈妈正在准备午饭,杨锐把东西放好就想进厨房帮忙,被徐妈妈拦住让他陪徐爸爸说话,转身把徐宏赶进了厨房,门一关,揪住耳朵就是一通盘问。

 

再说杨锐,杨锐的任务就是在客厅里陪徐爸爸说话,但基本上是徐爸爸问一句他答一句,相当拘谨乖巧,徐爸爸看孩子紧张,非常善解人意同时自作主张的把话题从沉重的查户口引导了轻松地个人爱好上,得知杨锐会下象棋,资深象棋爱好者徐爸爸当下就拉着杨锐上了棋盘。

杨锐在用两只手才能抱住棋子的时候就被刚退休的爷爷抱上了棋盘,如今已有二十余年的棋龄,再加上杨爷爷是个中高手,杨锐也是深得真传,所以对着一腔热血,然棋技非常尔尔的徐爸爸时,不但能赢得千钧一发,还能输的毫无放水痕迹。

徐妈妈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着徐爸爸那股兴高采烈就差手舞足蹈的兴奋劲,心里那口气又散了一点。

 

饭后徐妈妈去给徐爸爸收拾出差用的行李,徐宏和杨锐负责洗碗,徐妈妈路过厨房时,看着杨锐正把一个洗好的碗递给旁边的徐宏,徐宏拿擦碗布擦干放回碗柜。

“徐宏”

“哎”

“徐宏”

“哎”

每递一个,杨锐就喊一声他的名字,而徐宏每次都会应一声,再接过来,眼里带着细细碎碎的温柔。

那天的阳光特别好,暖暖的从防盗窗的缝隙里钻进来洒在二人身上,杨锐洗完最后一个碗,笑着凑过去给徐宏揉肩膀被徐宏推开。

徐妈妈心里的最后一点气也给散没了。

得,就这样吧。

结果后来越相处,徐妈妈是越喜欢杨锐,这孩子虽然话不多,但说出来的每一句都靠谱,看着脾气挺冲的但是对徐宏说话从来都是温声好气的,啥事谈到最后都是徐宏对了。

都说徐宏性子温和包容又开朗,但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徐宏这孩子看似完美强大实则内心非常细腻敏感,表面上笑的眼睛弯弯但心里装的事儿其实不少,就需要一个稍微强势点的人,多包容他一些,全心全意的对他好。

而杨锐正好就是这样一个人。

 

总之,目前进行的一切都是很令人满意的,所以既然是正儿八经的谈恋爱,孩子也都不小了,结婚也就该提上日程了,于是双方家长决定见个面讨论一下婚礼的事儿。

出于对双方家长的尊重,他们在秦岭淮河一线附近找了家颇有格调的茶楼安排双方家长进行南北重大会师。

然后所有的完美戛然而止了。

03

杨爸爸是红二代,毕业于克兰韦尔军学院,是新中国自主培养的第一批飞行员,豪爽随和,是个典型的北方汉子。

杨妈妈是东北人在北京上的大学,后来留了校做老师,性子里就带着东北人的豪爽,女中豪杰,不拘小节,平时做事也是风风火火的。

 

徐爸爸是从X大的出去的留学生,回国后又回了学校教书,做了一辈子的科学研究,是个本本分分的读书人。

杨妈妈则是典型的上海女人,性格温柔,活的精致,再加上从事艺术工作,心气也就更高一点。

杨爸爸和徐爸爸都是好说话的人,凑在一起就南北方差异聊得风生水起,不亦乐乎。

而杨妈妈和徐妈妈那边就没那么和谐了,徐妈妈觉得杨妈妈咋咋呼呼说风就是雨,而杨妈妈觉得徐妈妈吹毛求疵小家子气。

 

会师的结果,自然就是谈崩了呗。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分手散伙,双方妈妈各自拉着自己的儿子站在一边,准备一拍两散。

 

眼看着故事就要在这儿画上句号了,天爷儿能愿意吗?

 

肯定是不愿意啊,故事都说到这了,小爷我至今连个面还都没露怎么对得起我的表演型人格。

 

所以就在双方妈妈扯着自己的儿子宣布分手,准备各回各家的时候徐妈妈就觉得身上一沉,抬头一看徐宏脸色发白,身子一歪就要往下滑,结果被杨锐以迅雷不急掩耳盗铃之势抱住了腰。

真的是迅雷不及盗铃之势,杨妈妈都没看见杨锐是怎么过去的。

等把人送到医院,检查结果一出来,双方妈妈傻了眼。

然后,等初七就扯证去了呗。

前边不是说了吗,咱们天爷儿会来事儿是从胎里就带着的。

04

天爷儿是个好孩子,在他爸肚子里的时候就是个好租客,除了在双亲即将被棒打鸳鸯的时候刷了一把存在感之外,其余的时候都安静如鸡,除了早上偶尔吐上一回之外,前三个月基本没让徐宏遭过罪,过了三个月更是给啥吃啥,到了该动的月份,也是象征性的动上一两下宣布他没毛病,从来不折腾徐宏。

总而言之,天爷儿是个会疼人的好孩子。

什么,大夫说天爷儿个儿太高了,那真不是他的错,再说了,个儿高总比头大好是伐?

 

 

但这一切都是家里其他人和他爸徐宏的感受,到了他亲爹杨锐那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杨锐和他儿子的仇,大概是从上辈子就结下来的,而且还得是不共戴天的那种,一直带到这辈子,徐宏当时刚怀上的时候,基本是不吐的,偶尔那几次,而那几次分别是喝了一口杨锐做的汤,卧室里喷了杨锐买来的空气清新剂,杨锐喝了酒非要拉着徐宏打个啵,杨锐......

 

嗯,情况基本就是这样。

 

本来这都是小打小闹,杨锐和徐宏也都没放在心上,直到天爷儿会动了,他们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前边说了天爷儿从小知道心疼他亲爸,即便会动了以后也是在徐宏逗他的时候才轻轻动几下给他爸解闷儿,平常基本安静的团在那儿养膘,但是只要他爹杨锐的手或脑袋一放上,立刻就得大闹天宫,一开始杨锐还不信邪,试了几次,结果最后一次天爷儿直接把徐宏左下腹给踢青了一块。

然后杨锐就再也不敢造次了。

杨队长大半夜里绞了热热的毛巾敷在媳妇青了的那块肚皮上,看着徐宏疼的脸发白还愣是笑的眼都快看不见的模样,心中暗暗给他儿子记了一笔。

 

所以,天爷儿和他爹不对付,是在还没有意识的时候就发挥出的本能,据某个不愿意透漏姓名的专业人士陆X说,是极其资深的俄狄浦斯情结的表现。

05

当初结果一出来杨锐就给组织打了报告汇报情况顺便附上了结婚申请,组织上批复之后直接让徐宏暂时转了文职,留在驻地,生完孩子再回来。

徐宏把根扎在了北京驻地上,然而但杨锐还是得出海,毕竟保家卫国不等人,年假一过,杨锐就收拾收拾回了舰上,然后直接被扔到了叙维亚去,一去就是两个月音信全无,刚回来在家待了一周半又给扔到索马里护航去了,回来肩上多了一颗星。

 

徐宏这边也不好受,天爷儿再听话那他也得长个儿呀,徐宏本来就是腿长身子短,容易显怀早,再加上天爷儿长得还比别人快,腰上负担就更重,腰背酸痛都是常事儿,他脸皮薄又不愿意麻烦别人,就只能自己挺着,到了最后三个月的时候别提多难受了,不过幸好快到七个月的时候组织上体谅杨锐让他回驻地训练新兵,徐宏才让杨锐过了两个月天天夜里被踹醒三回揉腿的日子,徐宏就着床头灯昏暗的光看着杨锐眯着一双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给自己揉腿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点作,不过看杨锐的反应倒是挺乐意的,揉完了还亲一口,也不知道是什么爱好。

徐宏的虽说身上负担一天一天比一天大,但杨锐在这儿他还能有点心理上的安慰,本来以为就能这样到生了,但是离预产期还有两周的时候,杨锐又被紧急抽调回去了。

当时杨锐站在床边上接电话,看着旁边徐宏和只大企鹅似的晃晃悠悠的给自己收拾东西,他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心里酸涩的厉害。

“在那儿干嘛呢”徐宏看着杨锐攥着行李包的带子坐在沙发上不动弹,慢悠悠的挪过去送他“再不走就迟到了”

但杨锐还是坐在那儿不动,从徐宏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发顶上三个呈人字形排列的发旋儿,徐宏突然想起小时候奶奶说的话,她老人家说这样的人脾气都可倔,不能跟他处对象,太气人。

可不就是吗,徐宏伸手摸了摸他头顶的发旋儿,硬硬的,扎手,却冷不防被杨锐揽住了腰。

那时候天爷儿已经长得颇具规模,沉甸甸的挂在徐宏的腰上,热乎乎的正好贴在杨锐脸上。

这回儿天爷儿倒是没出幺蛾子,和小鱼摆尾似的在他爹脸上滑了一下,就窝在那儿不动了。

“走吧”徐宏摸着杨锐的发顶“注意安全,早去早回,我们在家等着你”

“嗯”杨锐蹭了蹭那团温热的圆隆,努力把哭腔憋回嗓子里。

 

06

徐宏是凌晨四点多发动的,疼醒了的时候看了看表,又躺了十分钟才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轻轻地拧开了房门,开始绕着客厅转圈。

东西是杨妈妈一早就收拾好的,检查了好多遍,就摆在门口提起来就能走,这几天杨妈妈比他还紧张,已经好几天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了,今天难得睡得好,徐宏并不打算叫醒他们,反正时间还早,他笃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开始默默计算阵痛的频率,等阵痛的间隔开始变得有规律的时候,杨妈妈正好梳洗完从房间里出来,一开门就看见徐宏抓着桌角对抗阵痛,当下就心疼的红了眼眶,进门踹醒了杨爸爸,带着徐宏就往医院赶。

天爷儿个长得比别人高,肯定就比别人沉,医生建议剖,不过徐宏觉得自己作为一特种兵,身体素质肯定是没的说,而且怀孕以后锻炼的也还可以,而且都说顺产对宝宝更好,所以一咬牙还是决定自己生。

 

当杨锐紧赶慢赶终于赶到医院换上无菌服被他妈拍进门的那一刻,正好听见天爷儿嘹亮的一嗓子,当时就整个人定在那儿了,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孩儿他爹来的可真是时候”大夫看进门口杵着的杨锐,和护士说笑“正好赶上剪脐带”

杨锐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和一个木偶一样,听从医生的安排,让拿剪子拿剪子,让剪那一块剪哪一块,见之前还不忘问问他这样剪徐宏疼不疼,剪断了再把剪子还给大夫,然后木瞪瞪看着大夫和护士抱着孩子下去称重,洗澡,一边小声的议论孩儿他爹那眼眯着是不是没睡醒,幸好孩子眼睛似他爸不似他爹云云。

杨锐一直觉得和做梦似的,直到看见徐宏才觉得找回点真实,徐宏那时候整个人跟水里捞出来似的,脸上全是汗,面上还带着点虚脱的苍白和疲倦,但他那一双水汪的眼睛却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亮,他看见杨锐,冲他笑了一下,缓缓举起右手,敬了一个军礼。

“报告队长,任务圆满完成”

 

那一瞬间杨锐感觉心上像是被豁了一道口子,一股一股的热流从里面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烫的他心都疼了。

他该拿什么去感谢上苍,赐他一个这样的爱人

他又该拿什么去感谢他的爱人,愿意为他如此奋不顾身

但那一刻,他却只能馈以决堤的眼泪,跪在徐宏面前,把他身上刚换好的无菌服又湿了一遍。

 

 

07

因为是顺产,再加上徐宏底子好,所以在医院观察了两天医生就同意出院了,办好所有手续后,杨锐弯腰把孩子放进婴儿车里去停车场开车,临走还不忘再三嘱咐徐宏天爷儿要是哭了就让他哭,千万别自个儿弯腰去抱他,自己马上回来,徐宏冲他摆摆手,示意他快走。

 

等杨锐把车开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徐宏推着车正站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见他的车过来远远的冲他露出一个笑,那天阳光特别明媚,洒在徐宏身上为他镀上了一层柔柔的金光一样,特别好看。

杨锐这人不信天不信地更不信神明,但那一刻,他却由衷的感谢上苍 。
 

无所不能的命运啊,即便我从来都不曾向你屈服过,但此刻我却愿意相信你是真实存在的,我愿意向你屈下我的双膝,垂下我的头颅,虔诚的请求你,请你用你无所不能的神通,让眼前这个人一生都平安喜乐,再不受任何苦痛折磨。

 


铁血狼烟特种兵就让我歪成了家长里短的伦理剧,人设崩了都是我的锅,希望没有太过走形,写同人就怕走形啊

至于那个“一二”的事儿,是我外甥的真人真事,他的名字是三字儿,性本来就很复杂,名字那俩字儿更不好写,于是从幼儿园回来非要叫“一二一”气得我堂姐直抽他

如果觉得我写的还成的话,打电话就不用了,还得花钱,留句真心的评论我就很高兴了

评论(34)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