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巍澜】逆旅春风3

小说电视剧都看过,架空向,生子向,设定这是一个男男和男女都可以正常结婚生孩子的社会,特别调查处是隶属于国安部的特别行动小队,沈教授是国安大学的教授(明面上),当然依然有马甲和掉马甲情节。

OOC,狗血,雷慎入



(三)

“情况就是这样”赵云澜点了一下手中的激光感应笔,结束了放映“我们的任务是尽最大可能营救出沈巍少将”

不同于以往的热烈讨论,此刻整个会议室寂静无声,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沈巍少将那张和沈教授一模一样的脸和名字真的太有冲击力了,这里边绝对有故事,但看着赵云澜严肃的神色,一众队员都不约而同的消了八卦的心思。

“还有其他问题吗?”赵云澜罕见没有把激光笔随手一扔了事而是把它装进了盒子里。

“赵处”郭长城举了手“这沈巍少将怎么和唔唔唔——”

“没有问题”他身边的楚恕之一把捂住郭长城的嘴巴,竭力在他那张万年冰山脸上凹出一个称为微笑的艰难弧度“赵处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那行”赵云澜像是没有听见郭长城的话,他对小队的成员们点点头“现在回去整理装备”说完便转身向门口走去。

“赵处(老赵)!”看赵云澜这架势是想亲自出任务,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允许...,但是看着赵云澜,他们却说不出阻止的话,他们都是和他出生入死多年的队友,明白虽然现在赵云澜看着冷静如常,但其实整个人内里就和一张绷到极致的弓似的,说不好什么时候就断了,谁都不敢再给他增加压力。

赵云澜闻声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队员们眼中的担忧和欲言又止,心中涌起一股暖意,歪歪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个惯常的痞笑“没办法,我今早吃蛋挞的时候没留神整个儿砸在申请书上了,怕挨骂没敢交给领导,正好再赚一次奶粉钱”他看了汪徵一眼“不过丫头回来你得再给我写一份,我保证立刻上交,绝不拖沓”

“放心吧”赵云澜看着汪徵瞬间变红的眼眶“我有数,没事的”

赵云澜就是这样,平日里吊儿郎当丢三落四和个大尾巴狼似的,但关键时刻却是最能给人安全感的人。

 

众人到底没说出拒绝的话,就连一向毒舌的大庆都把那句‘你丫根本不吃甜的’堵在了喉咙里。

 

算了,骗心骗身骗婚还不允许人亲自报仇去了,沈教授你不地道别怪我们也不客气。

 

“行了”赵云澜低头看了一下表“赶紧准备,直升机十五分钟后在楼顶降落,目标海城,桑赞直接在那儿和咱们会合”

 

 

 

只过去了十分钟,整个小队便已经整装待发,国安最具行动力小队不是浪得虚名的,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收拾装备的过程很安静,就连乐于耍宝的林静都没有炫耀他的新无人机。

 

“这DNA都验证过了怎么还不能确定人就是死了呢?”林静把最后一块电池放好,小声的提出了他的疑问。

 

“613项目的核心成果就是基因强化和复制重组”楚恕之把匕首塞进靴子里。

 

 

“基因强化和复制重组,不就是强化人吗,那国安做的和外面那些丧心病狂的科学怪人有什么区别?”郭长城总是一语中的。

 

气氛再一次沉默起来,众人一时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里也不由得沉重起来,其实在很多时候,我们也会有这样的疑问,比如我们建军工厂,恐怖分子也造军火,那两者到底有什么不同?

 

“国家有底线,恐怖分子没有”赵云澜拉上冲锋衣的拉链,径直的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第一个进了电梯。

是了,国家和恐怖组织的区别不就是底线吗,而国家的底线不就是人民吗。

 

 

待所有人都进了电梯以后,郭长城便准备按27楼顶楼,却被赵云澜阻止了,他伸手按了一下紧急报警的按钮,在弹出的界面中飞快的输了几个数字,电梯便开始飞速上升,直到三十二层才停下,然而电梯的按钮上并没有三十二,赵云澜迈过楼梯走上天台,直升机已经准备就绪,最上面的螺旋桨裹着北风发出轰鸣声,赵云澜轻轻皱了皱眉头,不着痕迹的落后众人一步,将手伸进大衣里摸了摸那一小团温热的圆隆,小家伙刚刚翻了个身,转身又踹了他一脚,估计是觉得直升机的声音乱得慌向赵云澜提意见。

 

赵云澜摸了它几下不但没安抚住它,它反倒更来劲了,小胳膊小腿的跟着赵云澜的手动,这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性子不知道像了谁,好在眼下月份不大,到不觉得多难受,赵云澜感受着小家伙的动作,嘴角闪过一丝笑意。

 

老实点,他坐在机舱里轻轻的拍了拍侧腹,看着直升机开始爬升,爸爸带你上天。

 

 

 

 

 

 

 

飞机降落海城军用机场,刚一打开门就看见桑赞一身黑色的特种兵制服背着手站在安全距离的黄线上,挺拔修长的和棵小白杨似的,就是脸上的色儿起码比在龙城的时候黑了三个色号,整张脸就跟刷了层黑粉似的,估计已经知道情况了,此刻见了赵云澜眼神有些闪躲,赵云澜倒是浑不在意,估计是脸皮太厚,他几步走过去,刚一触到桑赞的肩膀就扶着他弯下了腰,海城的海拔比龙城这样的平原地带高出许多,一般人来到这里都会有缺氧的状况,何况他现在一人喘气儿俩人用,现在觉得眼前直冒金星,胸口闷得难受。

 

“赵处,快吸吸氧”桑赞一把把人扶住,赶紧把后面人递过来的氧气面罩罩在赵云澜脸上,赵云澜使劲儿吸了几口才觉得缓过神来。

 

“没事儿,小伙子更结实了!”赵云澜扶着桑赞的胳膊站稳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还对正在吸氧的汪徵道“放心丫头,我是已婚人士,对你们家桑赞没什么非分之想”

 

桑赞看着赵云澜的笑容也跟着笑了两下,低下头避开了赵云澜的目光。

 

 

 

 

 

 

 

 

又是一针镇静剂,等沈巍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比上一个处更加阴冷潮湿,估计事已经到了地下更深的地方,身边非常安静,细听之下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

 

沈巍脸上不见丝毫惧意,耐心的等待着眼睛适应黑暗,等视野略微清晰后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人影,他穿了一件宽大的风衣,几乎要和黑暗融为一体。

“听说你要见我”黑衣男子的声音却是清朗,细听之下还有几分熟悉。

 

 

 

 

赵云澜一行人甫一踏上海城的地面便开始制定营救计划,根据海城分部的地毯式搜索,已经大致确立了嫌犯的窝藏地点,在距PINE塔大约五十公里处的一片戈壁之中。

 

深夜,一架经过伪装的直升机神不知鬼不觉的降落在荒漠上,机架肉眼几乎看不见的无人机飞了出去,荷枪实弹的特种兵们从直升机上下来,打开手里的红外线扫描仪,有秩序的进行扫描。

 

“赵处”林静的声音从无线电里传过来“九点钟方向大约300米窥见里层土质,经红外线扫描发现热源”

 

“大庆和祝红寻找制高点,务必控制住这片区域,汪徵负责排除爆破物负责寻找死角放置炸药,桑赞你负责掩护她”赵云澜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来,少了几分玩世不恭,让人心里觉得安定“特种部队的兄弟派出四个人,两人一组从七点钟和十二点钟方向进入老楚你带他们探路,小郭和其余人负责支援”赵云澜顿了一下“现在行动”

“赵处”桑赞的声音从无线电里传来“我申请和你一组”

“赵处,我可以独立完成排除爆破物和放置炸药,桑赞和我一组会造成人力资源的浪费”汪徵第二个表了态。

“小郭去支援汪徵”赵云澜领了队员们的这份好意“桑赞到九点钟方向来找我”

“是”

 

 

 

“你做了那么多事,不就是为了让我见你一面吗?”沈巍的声音响起,他们两个人的声音几乎一样,听起来像是自问自答一般在这种地方,让人毛骨悚然。

 

黑衣人嗤笑一声,并没有对此有所回应。

 

“你和老鼠一样躲了四年,如今终于肯现身了,只怕不是为了见我那么简单吧”沈巍说话向来是一字一句慢条斯理“你的心脏还能给你多长时间,三个月,四个月?”

 

黑衣人猛地回过头来,戴着面具的脸上一双眼睛直直的瞪向沈巍,带着怨毒之色。

 

“真以为自己是一件成功的试验品吗”沈巍笑了一下“你和他们其实没什么不同,都是实验失败的残次品”

 

“你胡说”这句话显然惹怒了黑衣人,眼中怨毒之色更甚,他和那些怪物怎么会一样,他不是怪物,他是制造怪物的人。

“我胡说?”沈巍微微一笑“你制造出那么多怪物不就是为了做出成功的实验吗”他叹了一口气“可惜你等不到了,不过也好,一死百了,省下接受审判”

 

 

“我和他们不是一样的”黑衣人突然又恢复了平静,声音甚至还带了点笑意“而且我本来就不需要接受审判,我是无罪的,他们都是你做的”黑衣人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和沈巍一模一样的脸来,甚至连嘴角细小的纹路都无二致“我就是你”

 

“如今613计划已经成功了”黑衣人向他走了几步“只要我能够得到你的基因序列进行复制和融合,那我就不会死,我等到了”

 

“你想让我当你的替罪羊”沈巍的话并非问句。

 

“不错”黑衣人已经走到了沈巍面前“只要我在完成基因重组以后杀了你,那我就是你了”

 

“到时候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受人尊敬的生物系教授,位高权重的沈巍少将”黑衣人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热切“听说你马上就要有孩子了,像你这样冷心冷血的怪物竟然也能有家庭,真是讽刺”黑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笑了几声。

 

而沈巍眼中的平静瞬间褪去,眼底的寒意如同利箭一般。

 

“你不会动了真情了吧”黑衣人面露惊讶之色,随即又恢复原状“我差点忘了,你压根就没有这种东西,这几年假装一个正常人很痛苦吧,不过你放心,我都会替你处理好的,很快他们就会下去陪你的”

 

“你凭什么认为你能成功?”沈巍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起伏,但看他的眼神甚至已经不再像是看向一个活物,黑衣人却并没有发觉。

 

“你是说如何假扮你吗”黑衣人得意的笑了一下“我不必假扮你,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一个干细胞分裂来的,除非我们自己,否则没有人能够分清楚”

 

“对了,我忘了和你说了,你的相好来救你了”他拉开了白炽灯,拿出一个PADD在沈巍面前晃了晃,正是握着手枪的赵云澜。

沈巍的瞳孔一紧,心也跟着一缩,他怎么来了,他不是说已经递交了转职申请吗,他们为什么还会派他来,既然派了他来,那他是不是都已经知道了,赵云澜最恨的就是别人骗他,他要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他......沈巍的心绪开始乱了,他紧紧的盯着赵云澜的身影,努力的想从像素模糊的图像中辨别赵云澜的情绪。

 

“要说你这相好可真够重情重义的,带着你的小崽子来救你”黑衣人拍了拍手“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了你的真面目会怎么样不过你放心,不管他同不同意,我都会让他和你一块上路的,算是我对你的答谢”

 

“你他妈别碰他!”沈巍第一次失去了平日里的风度,直接爆了粗口。

 

“瞧这话说的,我是可以不碰他,但是他碰我,我可没有办法都说了咱俩是一个干细胞分裂来的,除了——”黑衣人突然间顿了一下,随后整个人朝前栽了下来,在他面前倒下,露出身后举着麻醉枪的赵云澜。

 

 

 

“云澜!”沈巍本能的叫了他一下,他想问问他有没有不舒服,他想跟他道歉,想要补救,只要赵云澜不生气,他甚至愿意和他说实话。

 

可是赵云澜并没有理他,他先是用脚踢了踢倒在地上的黑衣人,确定他没有行动能力后举着枪在四周仔细的排查了一圈,确认没有危险以后才放下手中的枪,对着无线电说了一声“收网”,然后走到沈巍面前,替沈巍解开绳子。

 

沈巍甫一恢复自由便要伸手去拉赵云澜,而赵云澜却向后退了一步,沈巍的心瞬间抽紧了。

 

只见赵云澜在原地嗑了一下脚跟,伸手对沈巍敬了个军礼。

 

“报告长官,收网行动已经圆满完成,国安部秘密事务司特别调查处处长赵云澜中校向您报到,请指示!”


垃圾作者越写越长,三章肯定是完不了了,请诸位女孩男孩高抬贵手忽视剧情的漏洞吧,都说了是OOC狗血文,撒个狗血而已。

请大家多给点关于情节的评论吧,评论是更文的动力,谢谢。

评论(20)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