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巍澜】逆旅春风2

短篇,大概三章完结

架空向,生子向,设定这是一个男男和男女都可以正常结婚生孩子的社会,特别调查处是隶属于国安部的特别行动小队,沈教授是国安大学的教授(明面上),当然依然有马甲和掉马甲情节。

OOC,狗血,雷慎入




(二)

 

“613项目并未失败,只是在数据传输过程中遭遇了PINE塔爆炸导致传输被迫中止,总负责人沈巍少将和他的三名学生在爆炸中失踪,事后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四具尸体,经过DNA比对,与沈巍少将和几位学生符合,但是我们并不能凭此判定沈巍少将已经遇害,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们都不会放弃,你们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救出沈巍少将”

 

 

赵云澜坐在办公室里和屏幕里的沈巍对视,照片上的沈巍不像往常一般一身剪裁讲究的正装,而是军服笔挺,肩章上的橄榄枝并着两颗金星折射着冰冷的光,像是在嘲笑什么一般。

 

沈巍的眼睛很好看,听祝红说是叫什么“深潭眼”,不过赵云澜不爱听这个,他觉得沈巍的眼不是深潭,是两汪春水,脉脉的温情和浅浅的笑意透过两片薄薄的镜片折射出来,远远的瞧你一眼,能叫你身子酥了半边,可照片里的沈巍没了眼睛的阻隔,一双星眸直直的望向前方,里头七分锐利三分寒意,果如深潭一般,叫人瞧着就遍体生凉。

 

沈巍就是黑老哥,赵云澜到现在都不能相信,他们家温文尔雅平日里研究海豹进化史贝壳分类学的沈教授怎么就成了位高权重的国安基因项目负责人。

 

 

照片上冰冷肃穆的男人和他见到的那个温柔腼腆的先生,两个影子相交又分开,分分合合,却最终不能重合。

 

沈巍啊沈巍,到底哪个是你?

 

 

 

虽说荒谬,但细细想来这一切却也不是无迹可寻,赵云澜盯着前方的影壁,想突然起了他第一次见到沈巍时的场景。

 

那时他们刚刚在黑老哥的帮助下解决了一群性别属性不详然而爱好手撕活人的变异生物,但是黑老哥好像是有什么急事儿连最后例行的病理取样都忘了,赵云澜为了感谢黑老哥的救命之恩,指使林静割了一块变异生物的组织,准备往说好的联络点送去。

然而赵云澜推开办公室的门,黑老哥并不在,但是办公桌前面却站了另一个人,那人本来背对着他,听到声音以后转过身来,他穿了一身剪裁讲究的浅色西装,勾勒出了修长挺拔的身形,五官生的俊秀斯文,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藏在金丝眼镜之后,会说话似的,望着你就让你心生好感,此刻见到生人进来手下意识的扶了扶眼镜,对着他笑了一下,显得有些腼腆。

 

虽然没找到黑老哥,但是有个大帅哥,这波不亏。

 

赵云澜瞧着面若桃花,窄腰长腿的大美人顿时就走不动道了,色心伴着色胆一起窜了上来,兜里的小瓶子早不知忘到哪座庙里,摆出一个带着痞气的笑容上前搭讪。

 

原来男子叫做沈巍,是国安大学的教授,这次是来找在国安工作的师兄还书的,只是国安的建筑太绕,他又是第一次来,所以迷了路,看到这个门没关,就想进来问一下,结果里面并没有人。

 

赵云澜何等段数,当下就抓住了英雄救美的机会,带着美人一路找到他师兄的办公室,却发现他师兄出差了,赵云澜又极其周到的把他送了出去,在大楼门口互换了联系方式,然后就开始了一三五玫瑰花,二四六巧克力,单日子吃晚餐,双日子下午茶外加不要钱的甜言蜜语流氓话,只把沈教授撩的耳尖都成了红色,一番狂轰滥炸后终于牵赏了手亲上了嘴开上了房领上了证还踹上了崽。

 

然后在差点成未亡人的时候才知道孩子他爹到底是干啥的。

 

 

当时觉得是上天注定的邂逅,值得吹上三米高的牛逼,现在想来却是是处处破绽,以国安部安保的严密程度怎么会随意把一个陌生人放进来还任他随意走动,甚至上了保密程度最高的二十三层,沈巍一个学海洋工程的怎么会在国安有师兄,他师兄教国安的人认贝壳吗。

 

 

 

赵云澜你他妈脑子才是夜壶做的。

 

 

 

 

 

 

 

 

“小郭,通知所有人五分钟之内在会议室集合”赵云澜放下内部电话,起身朝办公室外面走去,一张纸从桌子上飘下来,依稀能看见“转职申请”的字样,赵云澜黑色的短靴踏在上面,伸手拉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不管沈巍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不管他是谁,他都要把他救出来,他姑娘绝对不能对着一张黑白照片叫爸爸,那太他妈傻逼了。

 

 

 

 

 

 

眼睛上蒙的黑布被人粗鲁的扯了下来,头顶上的白炽灯发出耀眼的光让沈巍的眼睛感到一阵刺痛,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等适应周围的光线后看见一个年轻的男子正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男子穿了一身浅咖色的风衣头发长的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他身后不远处还零星的分布了几个黑衣人。

“沈教授”男子见他朝这边看过来,对他歪了歪嘴角,朝他走了过去。

 

“烛九”沈巍并未因为身上的绳索而惊慌,而是冲他微微点了点头,冲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意“倒是好久不见了”

 

他的目光坦然而冰冷,脸上的神情温和寡淡一如当年。

 

 

 

“那是因为沈教授太忙了,不过沈教授这么忙,居然还能挤出时间来推进613项目”烛九装模作样的拍了几下手“真是令人敬佩”

“还好,如果你们不那么热心的话,进度还能快一些”沈巍笑的谦逊。

 

“沈教授不必客气”男子看着他,目光中的嘲讽不加掩饰“我们不过是帮你们清清人数,免得试验体太多了,国安的地牢装不下”烛九的面色狰拧而得意“老百姓们知道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怪物其实是你们国安基因实验的失败品吗”男子摆出一副同情的模样摇了摇头“所谓的救命恩人其实是惨剧的缔造者,而他们却念念不忘,感激不尽,真是讽刺”

“你还是那么着急”沈巍摇了摇头,他的食指敲着身后墙壁,露出无奈的神情“那么多年过去了,一点儿都没改,难怪——”

“闭嘴!”男子猛地抬高声音“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师弟了,你现在是我的囚犯,我只要动一根手指,你就没命了”烛九最讨厌的便是他这般神情,明明是个没有感情的冷血怪物,偏偏要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表情,令人作呕。

 

“你不会杀我的”沈巍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声音不疾不徐“数据是单向传输的,你现在手里只有一半,你指望我拿到另一半”

“你——”

“我可以给你另一半”沈巍眼中的温和无奈如潮水一般褪去,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杀意,他抬眼看向烛九,结束了这场虚与委蛇,“你做不了主,让他和我谈”


是我写的太没有悬念了吗,为什么没有人和我讨论情节呢。

评论(14)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