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巍澜】逆旅春风1

短篇,大概三章完结

架空向,生子向,设定这是一个男男和男女都可以正常结婚生孩子的社会,特别调查处是隶属于国安部的特别行动小队,沈教授是国安大学的教授(明面上),当然依然有马甲和掉马甲情节。

OOC,狗血,雷慎入




龙城的第一场雪终于于昨天夜里姗姗来迟,虽然来得晚但幸而质量和数量都不含糊,经过一夜的努力把龙城裹成了一个大汤圆,外人乍一看还以为到了冰城哈尔滨。

 

赵云澜凭借他的死亡车技和不要脸的精神占领了最后一个地上车位,微笑的接受了后勤部同僚伸出车外的中指,看着对方艰难的拐进地下后心情非常美丽的掏了掏口袋想摸一个巧克力味的棒棒糖,可两个口袋都摸了个遍只找到一张棕色的糖纸,这才想起来今天的份额已经在出医院的时候吃掉了,方才的好心情打了折扣,他拢拢身上的大衣,转身走进了国安大楼。

 

电梯在十七楼停下,赵云澜甩着车钥匙吊儿郎的从电梯里走出来,经过门口金底黑字印着“特别调查处”的牌子,径直走了进去。

 

特别调查处由第一任国安部长所建,专门负责执行一系列特殊的绝密任务,赵云澜是第五位处长,这是他任期的第三年。

 

 

“赵处下午好”拿着杯子去接水的郭长城第一个看见了推门进来的赵云澜,立刻在原地恭敬的站好。

“小郭下午好”赵云澜乡镇干部下乡似的冲他挥了挥手,站在原地用眼神巡视了一圈“在处里工作的还习惯吧?”

“还不,还不错”郭长城对于赵云澜有一种来自生物本能的恐惧,他习惯性的挠了挠头,露出一个紧张的微笑。

 

“哟,赵处还知道来啊”位置靠近门口的祝红开了口,她放下手中的小剪刀,声音里带着点显而易见的阴阳怪气“您这周一走的,周五才见着人,您要再不来我都以为您老是直接放产假了,这国安的福利可真好,16周就能休产假”她低头吹了一下新修好的指甲,捅了捅身边的林静“林静你赶紧把这个好消息透露给你女神,绝对加分项”

“马上就说”林静手下飞快的敲着键盘,嘴上也不闲着“她要是知道了这事儿,估计我明天就能脱团了”

“组织看好你哟”大庆嘴里塞着小鱼干还不忘掺和一腿“领导带头旷工,扣得工资是不是得充公啊”

这一群人你方唱罢我登场,配合之默契完全不给站在门口的赵云澜任何反击的机会。

“你们这样笑话赵处是不对的”见他们一个又一个的拿着赵云澜开涮,作为处里唯一一个良心尚存的好同志,郭长城终于看不下去了出言制止“我觉得赵处可能是忘了”

 

“小郭说的对”赵云澜终于赢得一丝喘息之机,准备顺坡下驴“我不就是三天没上班么,你看看你们几个这态度,还记得谁是领导吗,都干活去”

赵云澜被郭长城的雪中送炭所感动,准备过去拍拍小伙子的肩膀,谁知刚抬起手来郭长城那边又说话了“我听我二舅妈说过一孕傻三年,赵处这是正常情况”郭长城一脸关切的看着赵云澜“我们应该体谅赵处”

 

要说这天若有情天亦老,补刀还是长城好。

 

赵云澜的手就这么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两秒过后转了个弯直接拍到了郭长城的头上。

“郭长城你很闲吗,整天在处里晃来晃去的干什么,我不是让你跟着老楚出外勤吗,你倒是去啊?”说完扫了一眼拼命忍笑的三人“S市强化人食人案的结案报告写好了吗,年终奖都不想要了是吧!”

年终奖是悬在每一个上班族头上的一把达摩克斯之剑,也是每一个领导的杀手锏,看看赵云澜那厮嚣张的表情,想想自己某花的账单,众人只得把各种mmp藏在心里,敢怒不敢言。

 

看着大家重新埋首于工作岗位,赵云澜满意的点了点头,迈着一双长腿准备往他里面的处长办公室走,半路上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来。

 

“最近黑老哥有来过吗?”

 

“没有”大庆坐着椅子转了个圈“估计是有重要的研究项目吧斩魂使大人腾不出手来了”大庆一脸故作高深“听说是叫什么613的绝密项目”

 

 

最近几年基因研究飞速发展,取得了好几个巨大成果,特别是在基因重组方面,然而凡事有利就有弊,犯罪分子总有化造福人民为破坏社会的能力,随着基因研究的深入近几年各种基因改造的强化人开始出现,但由于技术的不成熟,那些人往往奇形怪状,有一些甚至都不能称之为人,简直就是怪物,但破坏力却是极强。

赵云澜他们处近几年的主要任务就是秘密解决危害社会的基因强化人及生物,然而因为经过了基因改造,他们的身体构造和性能和人类已经大不一样,一般的武器和人类的弱点对他们来说都不奏效,为了提高工作效率,部里给他们配了银狐的头儿来当顾问。

银狐是国安基因研究小组的代号,他们代表了国家甚至世界基因研究的最高水平,是个比特调处还神秘的存在,在这次见到人之前他们都以为这个组织是以讹传讹传出来的。

不过这么牛逼的组织里最牛逼的人来给他们当顾问未免有点太大材小用了,赵云澜起初起过疑心,但是一想自己人总不能坑自己人,所以也没有表达出来。

这个组织神秘,他们的头儿更是神出鬼没,每次出现都是一身黑衣,带着遮住大半张脸的黑色口罩和特制眼镜,根本看不清长相。

赵云澜管他叫黑老哥。

处里的其他人背地里叫他“斩魂使”因为不管多么奇形怪状,穷凶极恶的强化生物,这位顾问大人总能找到他们的薄弱之处,而且战斗时向来是一招毙命,从不拖泥带水。

 

 

赵云澜就是一文盲,对什么绝密项目根本不感兴趣,听到黑老哥没来,赵云澜欣慰的点点头转身继续朝办公室走准备扫几局雷后直接下班,半途又被汪徵叫住了。

 

“赵处”汪徵一身白色针织长裙款款而来,将一份文件递给他“这是我帮您写的暂时转文职的申请,记得五点之前交给首长,我上上周就放您桌上了,您一直都没看见”她的视线在赵云澜的腹部微微停顿了一下,冬天里穿得厚,倒是不大能看出来“不能再拖了”

“啧!”赵云澜一拍脑门“前几天我还看见来着,回头事一多我就给忘了”他接过汪徵手里的文件,对露出了个痞气的笑“谢了丫头,我回头就给青海那边打电话,让他们训练一结束就放桑赞回来”

“不客气赵处,谢谢赵处”汪徵对他浅浅一笑,低下了头。

 

“我说赵云澜你这吊儿郎当的毛病还能不能好了”大庆愤而摸出袋子里的最后一个小鱼干,他上辈子大概是一只猫还是被穷养的那种,所以这辈子对一切海产品都充满了兴趣“你这样让我怎么相信你能照顾好我大侄子啊,对了,你今天上午检查,我大侄子怎么样”大庆眼尖的看见了他露在口袋外面的国安第二医院产科的粉蓝色袋子,伸手就想拿过来看。

“滚滚滚”赵云澜赶紧捂住大衣口袋转了个身,“一边呆着去,怎么就是大侄子了,我觉得是大侄女”

“就你这副不修边幅雄性激素过剩的样儿还能生出闺女来,开什么国际玩笑”大庆报以一声不屑的嗤笑同时伸手去够他的大衣口袋“你倒是给我看看”

“行了大庆”祝红喝了一口养颜茶,悠悠的开了口“你就别抢了,孩子亲爹还没看着呢,他哪儿舍得给你啊”

“红姐说得对”大庆恍然顿悟,随即面带揶揄的收回手“是我没想到这一层,老赵不好意思啊”

“不是这么回儿事儿”被戳中了心事的赵大处长脸上讪讪,极力凹出一个不自然的微笑来“主要我口袋里东西太多了,怕他都给我掏掉了”

“理解,理解”大庆抬头朝他报以饱含深意的微笑,“话说沈教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自从他上礼拜一走,你就和个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提不起精神”

“赵处不是茄子”林静手下又开了一个屏幕,多屏操作,纹丝不乱“他是望夫石”

“你——”赵云澜正准备反击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私人订制的那个,他摸出手机来刚打开接听键还没开口就听见旁边大庆拖长的声音“沈教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们家赵大公子可都望穿秋水了”

“胡说什么玩意儿”赵云澜瞪了大庆一眼,转身朝里边的办公室走去,走到一半又突然回头捂住手机“林静这个月的奖金扣光,大庆你柜子里的海底世界全部充公”冲他笑了一下“给你大侄女补营养”

 

一堆垃圾食品能补什么营养!大庆从他柜子里摸出一包鱿鱼丝,狠狠的咬了一口,丫的就是嘚瑟!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想他林静作为堂堂科技界的国民老公,IT界的颜值巅峰为什么总被赵云澜无情的压榨,他望着赵云澜的背影加大了虐待手下的键盘的速度。

 

 

 

要说特调处众人一直觉得青梅竹马的汪徵和桑赞会是最先迈入婚姻的一对,万万没想到还没喝上他俩的喜酒就先吃上了赵云澜的喜糖。

赵云澜那厮竟然结婚了,像他那样吊儿郎当,朝三暮四,拔X无情,花天酒地,没有节操,没有底线外加生活技能十级残障竟然有人愿意要了。

 

 

这慈善做的也太舍己为人了。       

 

 

有人要就有人要吧,还是个这么好的人,沈巍,国安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最年轻的教授,无数学生心中的梦中情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性格温和,宜室宜家,绝对是二十一世纪的珍稀动物。

然而人无完人,男神沈教授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眼神不太好,当时国安的一众男女看着在国安大楼门前单膝跪地的沈教授,都有一种替他换一副新眼镜的冲动。

 

沈巍沈巍你擦亮眼,前边是个火坑你不能跳啊。

 

斯文俊秀的沈教授没有特异功能,自然也听不到众人心中的纳罕,他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和钻戒仰视着站在他面前的赵云澜,眼中的深情能把冰川给融化了。

 

看着赵云澜收下玫瑰花和钻戒把沈巍拉起来,众人纷纷转过头,羊入虎口,花插牛粪,人间惨剧,吾不忍闻。

 

然而没过多久,赵云澜新一季的检查结果一出来却惊掉了一众人的下巴,拽的二五八万的赵云澜竟然是下边的那个。

 

一时间众人看着不远处因为被赵云澜挑着下巴而红了脸的沈教授,看他的目光由同情转为了敬佩。

 

 

说好的老流氓骗财骗色强抢单纯好男人呢,这剧情不对啊。

 

 

不过连赵云澜都压的住,沈教授可以啊。

 

 

 

 

 

扯远了,故事转回来。赵云澜一路走到办公室关上门才放开手机,沈巍那边竟然还没挂。

 

“刚才听见大庆说你想我了”清透温和的声音因为信号问题有点失真,但是依然有安抚人心的力量,赵云澜听着这句话,觉得自己飘了两周的在此刻心终于找着了着陆点。

 

“没,你听他胡说八道”没确定关系之前赵云澜是花式撩骚,各种肉麻的话流水似的往沈巍身上招呼,每每要看到那人连耳尖都染上绯色才作罢,可到如今真的确定关系下一代都有了反倒开始害羞了,连我想你了都不好意思承认“怎么,大教授下班了?”

沈巍主修的基因工程,侧重的是对海洋生物的研究,上周带着学生到H城采集标本还没回来。

 

“嗯,刚整理好今天的标本”背景音里有学生向沈巍道别的声音,沈巍一一回过,赵云澜耐心的等他和学生说完话。

 

“我这次运气特别好,找到了一个唐冠螺”沈巍的声音染上笑意“回去带给你”

“好啊”赵云澜听着沈巍的声音想象着他眼角因为微笑而皱起的细纹,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但是光一个贝壳可打发不了我”

“我们这边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沈巍的声音里带着点疲惫但也有点掩不住的兴奋“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回龙城了”

 

 

“嗯”赵云澜本来点了点头,想到对方看不见又嗯了一声。

 

“你怎么样,最近胃疼过吗?”

 

“我?”赵云澜顿了一下“挺好的呀,能吃能睡的还翘了三天班,把大庆他们都气坏了,不过我现在有免死金牌,他们敢怒不敢言”赵云澜的声音里带上了点小得意。

 

“那很好”前几个月赵云澜的排异反应比较严重,有好几次直接把胆汁吐出来了,剧烈的呕吐牵出了胃疼的旧疾,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大圈,过了前三个月才渐渐好起来,沈巍本来不想出这趟差,但是研究已经到了尾声,正是出成果的时候,而且...他实在不放心交给别人,只得咬咬牙出了差,他人虽在外面,但心里却一直记挂着赵云澜,如今听着他的的声音中气十足,略略放下了心。

“那什么”赵云澜不自在的摸摸鼻子“我今天上午去做检查了,医生说它长得挺好的,个儿还比别人高,还有照片和视频,你回来可以看”赵云澜连珠炮似的蹦出来一串,跟和领导汇报工作似的,虽然这结婚生孩子是人之常情,但作为糙了二十多年只做1号的纯爷们,这肚子里突然多了块肉还是有点让他觉得有点臊得慌,但是心里又想让沈巍知道,索性一串说完。

 

“好”沈巍声音里的笑意更深“我回去看”

 

两人静默良久,但都没有挂电话,隔着屏幕听着对方的呼吸,名为思念的情愫慢慢的生出藤茎,将二人缠绕起来。

 

“沈巍”

 

“怎么了?”

 

“我想吃糖醋排骨和剁椒鱼头”

 

“好”沈巍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温柔中带着丝丝宠溺“我回去给你做,不过不能放太多辣椒”

“嗯”赵云澜嗯了一声,顿了顿,又开了口“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轰!”

“沈巍!”

爆炸声顺着手机传过来震得他耳膜生疼,他使劲抓住手机,叫了好几声沈巍,然而那边却不再有回应。

 

赵云澜一只手捂住腹部,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老赵”大庆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PINE塔发生爆炸,613计划宣告失败”

“跟我有什么关系?”赵云澜突然有点觉得喘不上气来,他用另一只手暗暗抓紧了桌子,面上却显出一副不耐的神色来。

 

“不知道”大庆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但首长让你过去”

苦逼考研党,更新不定,走心的评论多的话会多写一点

评论(18)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