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宵峥】何人与你月长圆6

ABO向,霍震霄A,陈峥O,有生子,几乎没看过远大前程,双龙会看的cut版,就是被日天弟弟苏到了两人戳到了我的萌点,突然有了那么一个故事
故事背景是俩人到上海五年后
一切以作者的脑洞和私设为准
非常狗血,非常作,非常ooc,雷到不负责
如果都能接受
那么lets go

06

 

“东西在哪儿?”码头上一辆棕白相间的凯迪拉克还未停稳便被人从里面推开,陈峥从车里出来,对着来接他的管事问道。

“在仓库里”出了那么大的事,管事早已吓得六神无主,此刻见了陈峥就跟溺水的人见了浮木一样“海关留了人看管”

 

陈峥点点头绕过他逆着风往仓库走,他走得很快,将给他打伞的小厮远远的甩在身后,事出突然,他连件外套都来不及披,衬衫外面只得一件马甲,此刻被夹着冰渣子的海风一吹,顿时打了个寒颤,但眼下顾不得这些。

 

他甫一走进仓库就发现整个仓库都已经被海关的人围了起来,中间堆着十几个木箱,其中一个木箱打开了,里面是码的整整齐齐的盒子,一股鸦片独有的刺鼻气味萦绕在周围。

 

“陈爷”他扫了一眼便朝箱子的方向走去,还未走到一半便被一个穿着海关制服的男子拦住了去路“这是证物,按照规矩在督军来之前谁都不能靠近”他抬头看了一眼陈峥,目光虽有些畏惧但却没有闪躲“我们是奉命行事,还请陈爷海涵”话虽说的客气,但话里话外的意思便已是认定陈峥是这场走私的主谋了。

 

陈峥看了他一眼,并未纠缠,转身带着管事往另一边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瑞蚨祥的货,本来昨天晚上就要装船但是因为下雨就耽搁了一晚上,今早天还没亮海关的人就来了,撬开以后发现里面的缎子全变成了福寿膏”管事心里也纳闷“昨天晚上我们还检查过的,怎么一个晚上就变样了呢?”

 

“昨天晚上最后一个走的人是谁?”他明白这是让自己人给阴了,当下之急便是查出内奸。

“是——”管事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到外面传来“砰”得一声枪响,吓得他顿时一个哆嗦。

“砰,砰”三声枪响过后本来还人声鼎沸的码头顿时寂静起来,一队训练有素的士兵背着枪跑步进入仓库在仓库两旁站定,修长挺拔身影随之出现在队伍尽头,厚重的军靴磕在地上的声音,一下一下的让人心尖发颤。

 

“报告督军,今天早上戒烟处接到匿名电话说永鑫公司私运鸦片,我们拦下了他们装船的货物,确实发现了大量的鸦片”霍震霄目不斜视,军绿色的大氅随着他的步伐在他身后划出一个锋利的弧度,一边走一边听着海关的人在他身边汇报情况。

 

说话间霍震霄已经进了仓库,陈峥本来背对着他,听到军靴的声音转过身来正好对上了霍震霄,两人四目相对之下,霍震霄扫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率先移开了目光,径直的走向中间那堆箱子,蹲下身打开一个盒子,掰了一小块固体,捻碎了,凑到鼻尖下嗅了嗅。

 

“怎么回事儿?”霍震霄摘了白手套扔在地上,转过身来看向陈峥。

“我不知道”而陈峥却没有再看他,而是转身看向了别处。

 

霍震霄看了他一眼,刚想开口便见李副官走了进来身后还带着一个人。

 

“督军,刘武带来了”说罢便朝身后一挥手,几个亲兵就把五花大绑的刘武扔到了他的面前。

 

“督军饶命,督军饶命啊”刘武跪在地上不住的哭嚎“我做的一切都是陈爷吩咐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督军饶命!”

 

“陈爷让你做什么了?”霍震霄看到刘武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回督军”刘武跪着走了几步“这批货本来昨天晚上就该装船的,但不知道是何缘故让陈爷突然扣下了,非要今天早上再上船,然后他就带着小人连夜换了货,小人并不知里面是福寿膏啊,要是知道,小人就是打死都不会干的!”刘武已是声嘶力竭“小人真的不知道,督军明察啊!”

 

“放你妈的屁!”陈峥真没想到竟然是与他一道长大的刘武阴了他,当下怒从心起,上去几步就是一个飞踢将刘武揣到一旁“你他妈胡说八道,老子什么时候让你干这些下三滥的事儿了?”一边又补了几脚,刘武被绑着根本无从闪躲只得不断讨饶,但就是一口咬定是陈峥走私鸦片,周围的兵士碍于陈峥的身份,谁也不敢在霍震霄眼皮子底下去拉陈峥。

一时间,偌大的仓库里只能听见刘武的哀嚎声。

 

“陈峥”被自小在海河边一起长大的兄弟背叛已是让陈峥红了眼,他机械的挥着拳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却冷不防被拉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耳边是霍震霄压低带着安抚的声音“你冷静点”

 

霍震霄从背后抱住了他,他身上的暖意从制服里一点一点透出来传递到陈峥身上,他才发现自己真的好冷,霍震霄身上真的好暖,就在他准备伸手回抱这份暖意时转身却对上霍震霄受伤的目光。

 

他信了。

 

霍震霄身上的暖意还在源源不断的传到他的身上,拥着他的手臂也更紧了些,但陈峥却觉得比方才还要冷,一股寒意从心底蔓延开来,让他觉得全身都被冻住了,而寒冷之后涌上来的是巨大的愤怒,耳旁霍震霄的温声细语让他觉得作呕,他伸手将霍震霄推了出去。

 

“你什么毛病?”霍震霄被陈峥身上的寒意刺的心里一疼,本能的想要抱紧他却冷不防被陈峥一下子推开,力道之大直推的他一个趔趄,当下也火了。

 

 

 

 

 

“我什么毛病”陈峥拍了拍身上,像是方才从霍震霄身上沾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大庭广众之下和走私犯搂搂抱抱的,是霍督军你有什么毛病吧?”

“你说什么?”霍震霄像是没听清楚似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我说什么?”陈峥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他和霍震霄的距离脸上带了几分讥诮的笑意“霍督军心里不是早就有定论了吗,我又能说什么?”

 

“我没什么好说的”陈峥看着霍震霄眼底压抑的火焰,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畅快,他毫不在意看了他一眼“事情就是霍督军看见这样”

“好”霍震霄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已无波澜,他转身看向身后的李副官“这种数量的鸦片,按照禁烟条文,应该怎么处置?”

“啊?”李副官猛然被点到名,心里根本没有准备,他小心翼翼的看了霍震霄一眼,又悄悄的瞧了一眼对面的陈峥,最后又看回了霍震霄,实在是不知如何作答。

 

“你们家长官问你话呢”陈峥不知李副官心中所想,站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似的跟着附和“你倒是回话呀”

霍震霄猛地看向了他,锐利的目光像利箭一般,而陈峥毫不示弱的回瞪回去,眼中的挑衅之色愈加明显。

 

“按,按禁烟条文第四十三条,私运鸦片达五十公斤及以上者,应处以”李副官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心里不住的埋怨陈峥怎么就不能服个软“枪决”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真的没有要说的了?”霍震霄看着他,眼中的锐利已是减了大半,仔细看去甚至能看到几丝祈求。

 

“人证物证俱在,容不得我抵赖”陈峥并没有被枪决二字吓到,右边的唇角微微扬起,对霍震霄漾出一个笑来。

 

“你他妈是为什么?”霍震霄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陈峥的手腕,他这句话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出来的。

“当然是为了钱”陈峥毫不示弱的迎上了霍震霄的目光“走私鸦片是暴利”

“那你考虑过我吗?”

“当然考虑过”陈峥嘴角的弧度更加勾人,他用另一手轻缓抚过霍震霄的胸膛“若是没有督军这棵大树,我也不敢动这个心思”

“带走!”霍震霄深吸一口气,将陈峥的手松开,率先转过身去。

亲兵站在原地,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有动作。

“都他妈听不懂人话吗!”
“是,是”霍震霄陡然提高的声音把身边的李副官吓了一个激灵,连忙亲自带着几个亲兵朝陈峥那边走过去。

“陈爷,得罪了”李副官恭敬的弯了弯腰,对身后几个人使了个眼色,几个亲兵站在了陈峥身后,这便是要押他出去了。

陈峥没说什么,配合的跟着他们往外走。

“站住!”就在几人马上就要走到仓库门口的时候,又被霍震霄叫停了。

他紧走几步到了门口把身上的大氅脱了下来罩在陈峥身上,便径直走向了凄风冷雨之中,雨水混着冰渣子砸在他的身上,在军绿色的制服上晕开一点一点的深色印记。

“愣着干什么呀”身上的大氅还带着令他安心的温度和气息,陈峥看着霍震霄远去的方向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直接踹了还站在原地的李副官一脚“还不给你们督军打伞去!”




大家看了留个评论支持一下呗,不能老是让我用爱发电啊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