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番外之教官我想和你处对象(3)

昨天忙着打人物理解了,更新的有点晚,见谅

一切按烽火炊烟的设定来,后期有生子

这章带锐宏玩儿

05

“我进蛟龙了!!!”

“嗯,加油”

“你怎么这么冷淡啊,我可是第一名!”

“我也是第一名”

“我还破纪录了,破的好像就是你的记录!”

“哦,是吗”

“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痛快,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是规律”

“那前浪是要被拍死在沙滩上吗?”

“不,前浪不去沙滩上,前浪给后浪暖床~”

“......”罗星看着他尾端的荡漾的小符号觉得自己的龋齿有点疼。

“我们现在就在基地上,你能来看我吗?”

“没空,不能”

“切,没劲,我训练去了”

“嗯”罗星回了一个字,放下手机正好看见政委从办公室出来。

“政委,下午给基地送文件那事儿交给我吧,我正好没事”

 

 

不管在哪里,射击课都是最后一节课,下课铃一响,学员们开始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射击场,一边拆枪一边聊天。

“别提了我和你们说,今天小爷叫了他两声他都没搭理我,那孙子难不成是个哑巴!”

“可不是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第一名就能目中无人了,不就是比咱们打得准点吗,你瞧他那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儿”

“就是,你们是没看见今天下午教官说让我给他配观察员的时候那小子的表情,直接回了一句我不需要观察员,呵呵,主狙就不需要观察员了吗,人家罗星那么牛逼不照样有李懂吗,连战场都没上过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我可听说了当初罗星去基地挑观察员的时候挑的就是他们这一届,结果一个都没看上,硬逼着人家去大一挑了一个,我估计他破罗星的记录就是为了当年这事儿一直怀恨在心呢!”

“可不是我觉得这小子能破罗星的记录纯粹是运气,我估计人家罗星根本看不上他”

 

 

 

“我没有看不上他”几个学员聊得正开心呢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一回头直接被惊得钉在了原地。

几个人在课上被顾顺直接碾压的连渣都不剩,再加上顾顺那不合群的性子,一时间都有些不服气,无奈论实力又拼不过人家,只能在背后说几句撒气,但没想到正好遇上送完文件来找顾顺的罗星。

 

“罗星上尉!”几个人的口气是又惊又喜,在这些新学员里比他们大三岁的罗星可以说是神话般的存在,要不他们也不会拿罗星来从顾顺那里找平衡。

 

“你们之中最好的成绩是93,2%”罗星扫了一眼他们身后的显示屏。

“报告上尉,那是我打的”这个成绩已经不低了,所以打到93.2%的那个学员脸上带了点得意的举了手,准备接受罗星的夸奖。

“还不如顾顺大一入学的时候打得准”听完罗星的下一句话直接让那名学员洋洋得意的脸瞬间挂不住了,剩下几个人也是一脸震惊,他们上了四年射击课居然还不如顾顺大一入学的时候命中率高,一时间都涨红了脸。

“我当初没有选顾顺是因为他并不适合观察员的磨练”罗星的声音里带了点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自豪“他是天生的主狙,观察员的训练是耽误他”

方才在背后说顾顺的几个人听了罗星语气中的欣赏脸色更精彩了。

“而且需不需要观察员是看每个主狙自己的意思并非硬性要求,等你们什么时候能达到的顾顺的高度再来置喙他需不需要观察员吧”

罗星最后看了他们一眼,转身朝更里面走去了。

 

 

 

 

 

“砰”

“十环”

“砰”

“十环”

 

“状态不错啊”

 

顾顺刚打完最后一发子弹,放下枪准备护目镜摘下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罗星的声音,心里一喜猛地回头发现罗星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教官你好眼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顾顺看到他并没有直接扑过来,而是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和他搭话。

“有吗”罗星看见他脸上的笑容心里一暖,便配合他往下演。

“有,我一看见你”顾顺一边说一边朝他走近“就觉得你特别像我男朋友”说完两个人已经鼻尖挨着鼻尖了。

“是吗”罗星眨了一下眼“你男朋友长这么好看啊”

“嗯,特别好看”顾顺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同时拿鼻尖轻轻的蹭着他的脸“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没空吗?”

“来送份文件”罗星闭上眼睛,回应了他的拥抱。

“这样啊”听完顾顺的声音耷拉了下来“我还以为你特意来看我的呢”

“这个工作本来轮不到我,是我主动要求的”罗星被顾顺的语气给逗乐了“我来看看后浪的风采”

“那顺便给后浪暖个床呗”顾顺的声音显而易见的雀跃起来,抱着他的腰不撒手“或者后浪给你暖个床也行啊”

“我五点搭送物资的直升机回去,有个任务找我”罗星拍了拍他的背安抚他“下次再翻你牌子”

“好吧”顾顺的声音有些失望,但很快又高兴起来“那亲一个”

“公共场合,注意影响”

“今天轮到我打扫射击场,他们早都走光了”

“那你还打什么报告啊——唔”

‘打报告不是让你先吸口气做个准备吗’顾顺用实际行动把罗星的话堵了回去‘那我就能多看你一会儿了’

06

 

“这次任务的大体情况就是这样”高舰长喝了口水“我希望你再仔细考虑一下”

“报告舰长,不用考虑了”罗星敬了一个军礼“我明天就去潍坊舰报道”

“你们是没有后援的”

“我知道”

“你要想好了,这一去你很可能就—”

“报告舰长,我想好了”

“...那好”高舰长盯着罗星的脸明显还想再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那你去准备吧,记住这次的任务必须绝对保密,包括对你的队长和队员”

“是”罗星又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出去了。

 

 

14日非洲最大的军火走私集团已将一批裂变物质秘密送往非洲各地,我方内部人员孟成(代号海燕)已于15日得到运输名单并送往商船之中,被索马里海域的不法武装分子抢劫,名单失去踪迹,17日,孟成的尸体被发现。

 

 

 

“罗星啊,你明年还到阿姨家来,阿姨给你包你最喜欢的蘑菇馅饺子”

“对,你明年还和我一块回来,我带你咱俩上林子里猎兔子去”

“谁让你替我挡那一枪的,你这条胳膊废了你知道吗”

“伸手只没一条胳膊,不伸手没你这条命,这买卖做得值!”

 

罗星站在甲板上,远处的太阳息去最后一抹光辉沉入海底,他闭上了眼睛。

“孟成,你等我给你报仇”

再睁开眼已是一片清明坚定,罗星最后看了一眼暗淡的太阳,转身走下甲板,向通讯室走去。

 

他得和顾顺谈谈。

 

这次任务要比以往的每一次都更加危险,他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便侥幸不死估计也会重伤,如果他死了,以顾顺那股子劲儿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不能挽回的事儿来,而他伤了,以顾顺的性格可能会直接退伍照顾他下半辈子。

无论哪一样,顾顺的职业生涯,他还没开始的梦想就都走到头了。

罗星从顾顺22岁那年见到他看他一路成长,渐露锋芒,连他身上一根棱角都舍不得磨去怎么能让他毁掉自己的人生,从此暗淡无光。

 

孟成当年用一条胳膊换了他一条命,如果他真的牺牲了就当还给孟成,但是顾顺和这件事没有关系,他不该为此承担任何后果。

罗星现在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他在出任务之前就和顾顺分手,虽然伤了他的心,但也堵死了他为自己做任何事情的立场。

他深吸一口气,忽略心中的钝痛,拿起电话,做出最正确的选择,左右他和顾顺交往不过两年多的时光,没必要赔上顾顺的下半辈子。

 

 

 

06

“不是,你这就要结婚了?”杨锐扫了一眼罗星递给他的材料‘结婚申请书’那几个大字儿特别刺眼。

一队的大家长,罗星的好师哥杨锐少校看着材料表示一脸懵逼,这罗星不是在出任务就是在舰上和基地,哪里来的时间地点谈恋爱,而且谈着谈着还要结婚了?

“嗯,已经谈了两年多了各方面都挺好的”罗星朝杨锐笑了一下“就想在我出任务之前定下来”

已经谈了两年多了,什么时候开始的,哪里的小姑娘小伙子,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我还是不是你的好师哥了我亲爱的师弟?

杨锐费劲的睁大他那双真的不大的眼睛妄想传递出这些复杂的情绪然而罗星身上并没有配备徐宏的杨锐情绪扫描雷达,真的看不懂。

“材料都在这里了”罗星朝杨锐点点头“您审一下,要是没问题的话麻烦您替我交给政委,我先走了,李懂还等我呢”说完也不待杨锐反应直接转身走了。

杨锐望着罗星离去的背影,他从学校一路看到蛟龙的亲师弟(亲手喂大的白菜)转眼就要结婚了,而他对此却一无所知,突然觉得心里有点酸酸的,带着这种难言的情绪杨锐翻开了罗星交给他的一沓材料。

顾顺,居然和他那便宜舅子一个名,真没品味,杨锐一边翻一边吐槽手下又翻了一页,等等!这一寸免冠照片上的人怎么那么眼熟呢,杨锐定睛一看。

这不就是他那便宜舅子吗!

 

“你知道罗星今早向我提交了结婚申请的事儿吗”杨锐一屁股坐在徐宏身边,整个人跟丢了魂儿一样抱住了他的腰,痛心疾首道“你知道是—”

“知道,和顾顺是吧”徐宏一边被杨锐抱着腰一边好脾气替他审报告。

“你知道这事儿?”杨锐一下子直起来身子。

“知道啊”徐宏的目光没有离开电脑“徐惠和我说了,过年的时候顾顺带罗星去咱妈家吃饭来着,就前年咱带着天爷儿回北京那回”他动了动鼠标“罗星也和我说了”徐宏敲了几下键盘改了几个字“顾顺也和我说了”

“你怎么就没人和我说呢?”杨锐郁闷了,你们能和徐宏说三次怎么一次都不告诉我呢,我还是不是你的好师哥了我亲爱的师弟。

“那次罗星请客吃饭付钱的时候钱包里就是他和顾顺的照片”徐宏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看见了呢”

“有这回事儿吗”杨锐努力回想“我怎么不记得了?”

“没有”徐宏看着杨锐困惑的眼神立刻下了结论“是他们故意不和你说的,我回去替你说顾顺去”

徐宏同志你的心一定长在右边的,而且是从左边长到右边的。

“我觉得吧”杨锐从背后搂着徐宏的腰“我觉得我作为罗星的娘家人,作为警告,应该有义务去揍顾顺一顿”

“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徐宏往后仰了仰将整个人头靠在他怀里“你现在可能揍不过他了”

“哟,听语气你这是觉得我老了不中用了”杨锐把本来放在徐宏腰间的手伸进他睡衣下摆里顺着细腻劲瘦的腰身摩挲,细细密密的吻也开始在徐宏的脖子上流连。

“别闹,痒!”徐宏笑着别开了脖子“这个报告明天得交给舰长!”

“我没闹”杨锐的手开始往徐宏的胸膛游走,同时吻上了徐宏的耳朵在他耳垂上吮了一下,引得徐宏一颤“我得向你证明我自己”杨锐咬完了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报告事小,你对我的看法事大!”

“你滚蛋!”

“都说了我滚不了蛋”杨锐把电脑合上“我只能滚别的你要不要试试”

 

 

 

 

 

“你在哪儿呢”

“我刚跑完五公里,你们蛟龙训练营可真他妈变态!”顾顺的声音带了点鼻音“吃完晚饭还要再负重五公里,而且跑完竟然还不给夜宵吃!”

“这就不行了?”罗星的声音里带了点笑意“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怎么会不行了”顾顺隔着电话反驳他,随即又换了种语气压低了声音“再说了,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啊”

“公共场合,注意影响”罗星怼了他一句,却没多少责怪的意思。

“好好,注意影响,你说咱俩下次见面得是什么时候啊”顾顺换了个姿势“真想你啊”

“我也想你”罗星听着顾顺如此直白的话鼻子突然有点酸,打好的草稿有点说不出来了,但想起顾顺拿着枪时意气风发的劲儿,又硬下了心肠“顾顺,我有话和你说”

“你说,我听着”顾顺听出罗星声音不对来了,当下也敛了玩笑之色。

“我要出任务了”

“你出呗”顾顺笑了一下,他还以为什么事儿呢“你天天出任务,什么时候还需要和我说一声了”

 

“这次的任务有点特殊,我需要借调到别的队”罗星把电话换到右手“海盗在索马里公海劫持了五艘商船,需要我们拯救人质”

“嗯”顾顺出声示意他在听。

“这次借调的原因是绝密的,连队长都不知道”

“嗯”

“其实我负责的不是人职”罗星顿了一下“是一份名单,一份在—”罗星欲言又止。

“机密,我知道”顾顺表示理解“你不用和我说”

“名单是绝密的所以人会非常少,但海盗的装备非常精良”

“嗯”

“这次任务会非常危险”

“嗯”

“真的非常危险”罗星有重复了一遍“而且没有后援”罗星的喉结艰难的滑了一下“我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所以我们——”

“所以我们先把证领了吧”顾顺直接截住了他的话头拿回了主动权。

“你说什么?”罗星分手的话马上就要说出来了顾顺却和他说要领证。

“我说,咱们在你出任务前先把证领了呗”顾顺的声音有点兴奋“你们借调之前不是要审材料吗,你一块把结婚申请给递上去呗”

“你有没有认真听我刚才的话,我可能—”

“你要出任务了,任务非常危险,牺牲或者受伤的可能性非常大”顾顺飞速进行梗概“我没理解错吧”

“没有”罗星下意识的回答

“既然我没理解错,那我们能考虑领证的事儿了吗”顾顺又好脾气的重复了一遍。

“你是想找我分手是吧?”顾顺琢磨出罗星的不对劲来了。

“因为你可能要死了废了”顾顺见罗星半天没出声,知道自己说对了“所以你就不要我了是吗”

罗星依然没说话,顾顺说的就是他想的,你让他说什么。

“我问你,如果今天是我给你打电话,说我训练的时候出意外了,伤的很严重可能不能当兵了,你会放弃我吗”

“我—”

“你不会”顾顺直接替他回答 “所以我也不会,在我们拿起枪的那一刻,死亡和伤痛会一直伴随着我们直到职业生涯的结束,我们可能会死在任何一场任务中,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能接受或者付出一份感情了” 顾顺的声音带上了哽咽 “罗星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单方面替我做决定”顾顺的嗓子哑的厉害“我要上诉!”

罗星拿着电话的手终于颤抖起来,他一直认为年长顾顺三岁的他才是这场感情的主导者,却不知顾顺早已看的比他还要透彻。

他给顾顺的是年长三载的包容和宠纵,而顾顺给他的是一颗少年人的赤子之心,罗星的包容会让他在任何时候都下意识的做出保护顾顺的决定,而那颗赤子之心却让顾顺在任何时候都义无反顾的走向罗星。

少年早已长大,他羽翼已丰,担当已成,但那颗赤子之心却未被岁月蒙尘,而是愈加无畏血勇。

“组织受理了”罗星感觉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掉出来,他尽量稳住自己的声音“那你明天能把材料凑齐吗”






对于为什么罗星不直接和学员们说他和顾顺的关系,因为我觉得那有点太刻意了。

这章写的我老纠结了,所以我要150+的热度,50条走心评论可以吗(不可以就不更文,威胁脸~(你不要脸))

最后提个不那么公平有点过分的要求呗,有哪个仙女愿意在完结之后给我写个长评吗(这句话不愿意的无视就好了)

评论(33)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