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番外之教官我想和你处对象(2)

热度超了,评论除去两三条一句话的差不多四十条所以给大家更文

延续烽火炊烟的设定,后期生子有,雷慎入

03

两人虽然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然而两人一个在陆地一个在海上隔着几千公里根本没有见面的机会,这对于刚刚确定关系的情侣来说简直是惨无人道,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既然见不了面,那就短信,qq,msn一块上,可惜那时候还没有微信,要不然会更方便,结果就是几个月下来他们都变成了一有空不看手机会死星人。

徐小妹因此所受的惊吓和心理阴影咱们之前就说过了,其实不只徐小妹被顾顺吓到了,蛟龙一队的战友们也被罗星吓得不轻。

在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队友们眼里,罗星一直是个好小伙,长得好看性格随和专业技术过硬还护犊子而且主意还特别多和徐宏副队一样是个适合聊天的好战友,最重要的是还不会收到队长的夺命连环眼刀,所以队友们有事没事儿的就喜欢和罗星聊两句,然而情况自从罗星这次从基地回来后就全变了,他不再和石头探讨新出的糖果到底是柠檬味的更好吃还是橘子味的更甜,也不再跟陆琛研究生化危机的丧尸吃了那么多到底是如何进行新陈代谢保持身材的,而是一有空就摸出手机来看,而且笑的还特别温柔。

 

“你知道我亲你的时候为什么不闭眼睛吗?”

“为什么?”

“因为咱俩接吻的时候你离我是最近的,我就能看到你眼睛里的星星了”

 

“我眼睛里还能装下星星,那我眼得多大”

 

“你眼睛里不只有一颗星星,而是有一片星海”

 

 

 

“罗星,罗星”石头受佟莉之托找罗星去政委办公室,然而他在罗星身边叫了他好几声了罗星就跟没听见似的一直盯着手机嘴角还带着微笑、

“罗星!”石头没办法在他耳边吼了一声。

“啊?”罗星被石头这一声吼得终于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护住自己的手机屏幕然后才对石头笑了笑“石头,有事儿啊”

“政委让你去办公室”石头摸摸脑袋“我都叫你好几声了你都没搭理我”

“不好意思啊,我没听见”罗星朝他抱歉一笑“我马上去”说完拿着手机就要往舰内走。

“手机!”石头好心提议“我先替你拿着吧,省的一会儿在政委那儿响了”

“不了”罗星脸上闪过一丝绯色而后飞快的恢复如常“我静音就行”

 

“罗星以前从来不拒绝我拿他手机的”望着罗星走远的背影,石头感觉有点受伤“现在连碰都不让我碰了”

“是吗”陆琛在一边收拾药品,并不打算理他。

“哎陆琛你说”然而石头一屁股坐到了他面前一副想要和他谈谈的样子“罗星最近都心不在焉的,前几天我还听队长说他看着像谈恋爱了,你觉得呢?”

“队长现在自己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眼中自带滤镜看谁都像谈恋爱的”陆琛把两盒针剂放进医药箱顺手从石头兜里偷了一块糖。

“哎,你别吃这个!”石头立刻伸手去夺“这是新口味,我特地给莉莉留的!”

“莉莉,莉莉叫的这么好听”陆琛一边剥糖纸一边不屑冷笑“你有种当面叫她一声试试啊”

“我,你—”被戳到小心脏的张天德同志有小情绪了“你管我呢,你把糖还我,不许吃!”说着按着陆琛的胳膊就要去抢,俩人顿时闹成一团。

“哐当!”就在石头和陆琛闹得正欢的时候突然听到什么东西掉下来的声音特别刺耳,同时感觉身前一片阴影笼罩,惊得二人直接停下了动作惊恐的抬头,发现庄羽正站在两人面前,一米八多的大个儿特别占地方。

“对不住,手抖”庄羽同志弯腰捡起地上的不锈钢托盘,脸上带着点抱歉的微笑,说完又看向陆琛“陆大夫我就先走了”说完长腿一迈转身出了医护室。

 

 

 

“这新来的通信兵咋天天往你这儿跑呢”石头第一百零一次没有抢过陆琛干脆送他了“我十回来八回能碰见他”

“因为他有病!”陆琛恶狠狠的把糖塞进嘴里,使劲的嚼了几下“神经病!”

 

“我听徐宏哥说今年轮你们队休年假了,过年有什么安排吗”顾顺的声音隔着通信电缆传过来有点失真。

“没什么安排,我爸和我妈出国了看我奶去了”罗星把电话从左手换到右手“估计一人过吧”

“那你来我家吧”顾顺一听罗星一个人立刻开口提议“我爸妈去格尔木了,过年也回不来,不如咱俩凑合过吧,我还能带你逛逛魔都呢”

“行”罗星想了想,距离俩人上次见面得有小半年了,心里说不想是假的“那等我假期批下来再给你打电话”

“成,那我到时候去接你!”

如果人真的有尾巴的话,顾顺同学的估计已经摇成螺旋桨了。

 

04

“你就住这儿”大年三十这天下午顾顺终于在机场接到了已经半年没见的对象罗星同志,一路上整个人都亢奋的不行,进了家门还在兴奋,他提着罗星的行礼打开了楼下的一间房间“这是我们家采光最好的一间了,我前几天刚收拾出来的”

 

罗星看着洒满阳光的房间点了点头,状似不经意的问道“那你住哪儿啊?”

“我,我住楼上”顾顺一边说一边从衣柜里把被子抱出来“徐伯母刚晒得,特别舒服”

 

“谢谢徐伯母”罗星又点点头。

“小事儿”

 

简单的吃过午饭罗星去休息了一会儿等醒过来的时候一看墙上的电子表发现已经六点多了,看着周围的陌生的摆设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顾顺家,由于陌生的环境,他在床上呆了一会儿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家里一片昏暗没开灯,只有客厅里隐约的透出点光来,他走近几步,发现是顾顺正坐在地毯上看电视,电视的光忽明忽暗的打在顾顺的侧脸上。

 

那是一部黑白的外国老电影,看起来就很枯燥,罗星有点奇怪依着顾顺的性子怎么能能看的下去而且看样子居然还看的挺专注的。

罗星这边还在奇怪而顾顺那边却已经猛的转过身来抓住罗星的胳膊同时长腿往下一扫,罗星刚在对象家睡醒现在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根本想不到顾顺会来这一出来不及反抗就直接被他按在了地上。

“罗星....那个....我...你”

其实顾顺的反应是下意识根本没来得及思考,完全一个特种兵对于身后异常动静的本能所以直到把人按地上了才发现是自个儿男朋友当下话都说不利索了。

“咱们是不是应该先起来”罗星看他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便好心提议,他俩现在的姿势真的有点过了,他被压在地上,顾顺一只手还在他脖子上,俩人之间的距离几乎就是鼻尖挨着鼻尖,呼吸之间都能感受到彼此喷在皮肤上的热度,关键是顾顺一条腿呈屈起状态膝盖正好顶在他大腿根上。

 

“啊,好好”顾顺也终于意识到这个姿势有点过于暧昧连忙腿部借力要从罗星身上爬起来,然而这样一来顶在罗星大腿上的膝盖就又往前移了几分。

“你别动!”罗星被这一下顶的头皮发麻,他深吸了一口气示意顾顺别再动了。

顾顺被罗星陡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当下就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都不敢动了,罗星放大的脸几乎是要和他贴在一起,顾顺甚至能看到他脸上每一根细小的绒毛,他看着罗星面上瞬间而起的潮红和他突然变暗的眼神突然觉得特别渴,浑身都燥热的难受,连忙将目光往下移,他看到了罗星的唇,罗星的唇形轮廓特别好看,唇色也是水润饱满,顾顺瞧着觉得自己似乎被蛊惑了一般,在罗星的唇上舔了一口。

 

卧槽真他妈刺激!罗星被他舔的一颤,全身的血液都不受控制往下流去。

 

他今天非办了这个狼崽子不可!

 

罗星望着顾顺的眼神又暗了几分,同时手上发力直接抱着顾顺滚了一个圈,两人的姿势顿时倒转,罗星压在了顾顺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对着顾顺舔了舔他刚才舔的地方,俯下身亲了下去。

有句话的好,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句话讽刺了男人的流氓本性但也说明了对于下半身的事情男人天生就是门清儿的。

所以都到了这个时候顾顺要是还不知道罗星想干什么他就不是个男人了。

罗星这么主动他当然高兴,但如果就这么把主动权交出去他就不叫顾顺了,他这厢一边主动回应着罗星的吻,手下一边悄悄用力,待罗星被吻得意识不清放松警惕的时候瞅准时接抱住他就滚了回去,而罗星也不是善罢甘休的主儿,一时间两人就像两只争夺领地的头狼一般在客厅里拉开了架势。

他们一边运用毕生所学的技巧和身体取悦着对方同时又艰难的控制着自己在对方的温情蜜意里保持住最后的清明。

这是一场较量,他们互不相让。

 

两人从客厅的一边滚到另一边,外套和毛衣早已不知不知哪里去了,最终上身只剩下一件工字背心的顾顺凭借着体力和身高上几分优势牢牢的压制住了罗星,同时一只手还不忘护着罗星的头部以防他撞上茶几的柱子。

四目相对,两人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不加掩饰的欲望和挑衅。

罗星虽然眼下受制于顾顺但并不代表他没有一搏之力,虽然拼力气他不如顾顺,但论技巧还没走出学校的顾顺怎么会是罗星这个见过烽火狼烟的特种兵的对手,然而罗星准备发力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撇到了顾顺护在他头上的手上,顿时心里一软,手下的力气也卸了几分。

本来要掐住顾顺琵琶骨的手往上揽住了顾顺的脖子,罗星冲他一笑,闭上了眼睛。

 

算了,就当关爱新兵了。

 

顾顺看见罗星神情柔顺下来,心情大好准备俯下身去和罗星来个电影里刚播过的法式热吻,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顾顺我外婆喊你过去吃饺——”

 

突如其来的开门声让屋里已经准备上二垒的两个人同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俩人维持着抱在一起的姿势看向声音发源地。

一个圆脸大眼睛的小姑娘裹着军绿色的大棉服及拉着海绵宝宝的棉拖鞋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本来就大的眼睛被吓得更大了。

卧槽,这不徐惠吗,大年夜的你不在家里陪徐伯母和我师奶来我家干什么,而且你脸看起来好像又大了,我怎么就忘了要改密码这一出呢,徐惠你怎么还不走呢!

顾顺抱着罗星心里狂刷弹幕同时用眼神示意徐小妹滚蛋。

然后小姑娘又把门嘭的一下关上了。

算她识相,顾顺满意的点点头抱着罗星准备继续刚才的事业却被罗星长腿一伸踹到了一边,然后顾顺躺在地上看着罗星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穿上外套还顺手把他的外套扔给他。

您真是特种兵!

顾顺刚穿上外套还没来得及再抱上罗星门又打开了,徐小妹的大脸又出现在了门外。

“你好”罗星脸上已经挂上了无懈可击的微笑,主动和徐小妹打招呼。

“你....你好,我叫徐...徐惠,住在隔壁,啊不,我住在对面,今年二十...二十三,呵呵呵.....”

你这平日里口条不是挺利索的吗,突然结巴是怎么回事儿,还有你脸红什么,你笑容还那么猥琐,哎你往哪儿看呢。

“她叫徐惠,我师爷的外孙女,住我家对面的隔壁”顾顺终于听不下去替她把话说清楚同时示意她赶紧滚蛋。

“你好,我是罗星”罗星笑的有点不好意思,朝徐惠伸出手“是顾顺的教官也是顾顺的师哥”

“顾顺的师哥就是我师哥”徐惠上前紧紧抓住罗星的手“我和顾顺一个学校,师哥你好”

“你松开!”顾顺上前不由分说的把徐小妹的手拍开“啥事儿?”

说话就说话拉手是几个意思啊,女孩子家这么不矜持呢,你赶紧走吧,顾顺用眼神第三次示意徐小妹赶紧走然而徐惠今天就和瞎了一样看不见。

其实徐小妹没瞎只是她现在除了罗星谁都看不见了而已。

“哦,听说伯父伯母又上格尔木了,我外婆让你过去吃饺子”徐惠冷漠而快速的说完,转身又看向了罗星,立刻笑的一脸娇羞“罗星师哥一起去吧,我们包了可多饺子了,我外婆包的饺子可好吃了,顾顺每次都能吃40多个跟猪一样”

“不—”他才不去呢,饺子能有罗星好吃吗,然而他还没拒绝完罗星就打断了他“行,谢谢徐惠...师妹,你先回去,我们一会儿过去”

“那你们快点儿啊”

徐小妹满脑子都是罗星最后冲他笑的模样,回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着的。

这厢徐小妹刚出去顾顺又凑上来抱住了罗星的腰,细细密密的吻顺着罗星的脖子一点的一点的往下,手也不老实的顺着衣服下摆往里伸却被罗星攥住了。

“吃饺子去”

“带路”罗星把羊毛衫穿上又套上外套走到门口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顾顺一眼。

 

徐惠你完了。

 

徐家餐桌上和往年一样都摆着一桌丰盛的饭菜,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看春节晚会,徐妈妈和徐家外婆对于这个和自己儿子(孙子)一个小队的年轻人喜欢的很,不停地给他夹菜,罗星一一微笑谢过,总之其乐融融的特别和谐。

除了顾顺,整个年夜饭期间顾顺都在暗戳戳的盯着眼睛一直黏在罗星身上的徐小妹,和盯着阶级敌人似的。

她都吃了30多个了居然还没有要停的意思,一个女孩子怎么会那么能吃,人家每逢佳节胖三斤你这三个三斤都打不住好吗,还有你一直盯着罗星不怕把饭吃到鼻子里吗,他是什么星座关你什么事儿啊。

“你怎么又胖了”

“我觉得你比去年好像又矮了”

“你过年就大四了吧,是不是还没人要”

你特么是聋了吗

看着今年骂不还嘴怼不还口的徐小妹,顾顺郁闷的戳了一口碗里的饭。

 

 

“顾顺不许把筷子插在米饭上,不吉利!”

 

 

 

 

 

 

 

 

 

吃完饺子又和徐家外婆和徐妈妈徐爸爸说了会儿家常之后,顾顺终于带着罗星回了家,往沙发上一坐想起徐惠那徐家女婿二号的微信备注顾顺心里这一口气就上不来。

 

“你以后离徐惠远一点”

“你说什么?”罗星这会儿正把他和顾顺的外套放到衣架上突然听到顾顺没头没脑的一句一时有点蒙。

“你离徐惠远一点,她是个疯的”顾顺脸上的表情非常严肃“真的,她小时候被隔壁的登登咬过,怕疼没去打狂犬疫苗,估摸着到现在也该发作了”

“登登是谁?”罗星在顾顺的话里找到了重点。

“......隔壁吴叔叔家养的折耳兔”顾顺不情不愿的开了口“总之你离她远点儿”

被兔子咬了会得狂犬病吗,是你脑子出毛病了罗星本来想笑话他几句然而一回头看见顾顺眼里四分嫉妒三分哀怨外加三分恶狠狠的时候却笑了。

狼崽子这是吃醋了。

“但是我觉得小姑娘挺可爱的”

“一点都不可爱”顾顺炸毛了“你没发现她矮还胖吗”

“矮不觉得”罗星回忆了一下,徐小妹应该有165左右,挺标准了“她不胖,就是婴儿肥”

“23的婴儿肥,骗谁呢”顾顺同志有小情绪了,男朋友怎么能当着他的面一直夸别人呢。

“总之你离她远一点,她对你不安好心!”顾顺转身上楼“我睡觉去了!”

“等等”

“怎么了”顾顺同学心情不好,语气也有点冲。

“我觉得冷”罗星回了他一句。

“我们家地暖25度呢怎么会冷”顾顺纳闷,随口回了他一句。

“可是我觉得冷”

“我们家真的—”顾顺回头想要解释结果正好对上了罗星的目光,魔都绚烂的灯火透过玻璃倒映在他眼睛里,耀眼而又璀璨,看的顾顺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不自觉的加快了速度。

“我真的觉得冷”

等会儿,这情节怎么那么熟悉呢,徐惠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书里是怎么说的来着。

“情侣之间如果对方让你深夜下楼去便利店说明是想让你去买TAO”

“如果对方说家里被水冲了没人修说明他想和你回家”

“如果对方说他冷,那就说明他想和你——”徐惠没再说下去但笑的让人觉得特别瘆得慌。

“和你干什么呀”顾顺当时正在翻枪械杂志完全是顺嘴问了一句。

“他想和你—”徐小妹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带着堪称猥琐的笑容对着他拍了三下巴掌“懂了吗?”

 

当时顾顺不懂,但这一刻,顾顺懂了。

 

“没事儿”顾顺突然福至心灵几步下了楼梯从背后抱住罗星“我身上热!”

这次比上次写的要费劲儿(差点就飚起来了),所以,如果热度到145+,走心评论(一句话几个字不算)到45条就继续写,说话算话

我走心的写文你走心的评论才公平

评论(4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