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番外之儿子都是爸爸这辈子的情敌(下)

评论和热度都够了,我来兑现我的承诺

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勤劳主要是我尾椎摔了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在家呆着。

虽然是锐宏文但是有顺星的篇幅,所以打了tag

一个医学生负责任的告诉你四个月的孩子是不会爬的,但是为了我的时间线不崩我只能这样了(求放过),大家就当月牙儿天赋异禀行吗

06

当初徐宏做第三十二周产检的时候本来答应天爷儿从医院回来就陪他去野餐,然而由于孙大夫给的优盘太有诱惑力导致杨锐坐那儿下午一晚上都没挪窝,所以计划被迫取消了。

如今随着天气的回暖,这项议程又被提了出来,正好顾顺也回来了,两家一合计索性一起出去透透气。

月牙儿这会儿已经四个月了,生下来的时候就是又白又嫰的惹人怜,经过这几个月长开了更是好看,大眼睛樱桃嘴笑起来还有个梨涡,以后绝对是个美人坯子。

今天阳光很好,照在人身上暖暖的特别舒服,罗星让顾顺在地上铺了块毛毯把月牙儿放在上面,自个儿拿着根彩虹糖逗着她从这边爬到另一边再爬回来,月牙儿挥舞着小手小脚努力朝着彩虹糖爬过去的小模样萌的人心都化了。

因为罗星逗了她好几次都不给她,小姑娘脾气上来了直接不理罗星拐了个弯直直的冲徐宏那边就去了,而且她爬的还挺快,罗星愣是一下子没按住她,让她直接朝徐宏怀里扑过去了,可把罗星吓了一跳,相当担心他家月牙儿一个十多斤的肉蛋子这一扑会不会把提子提前砸出来了,然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月牙儿扑过来的那一瞬间天爷儿挡在了他爸面前,替他爸享受了小美人的投怀送抱。

月牙儿看见不是徐宏也没哭,照样冲天爷儿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天爷儿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回毯子上,看着小姑娘继续欢快的爬走,小心翼翼的一直在后边护着,生怕月牙儿爬出毯子让草划伤了,严肃的小表情比罗星还在意呢。

“天爷儿喜欢月牙儿妹妹吗?”罗星在一旁看着天爷儿紧张兮兮的模样笑着逗他。

“喜欢”天爷儿盯着月牙儿连看都没看罗星一眼。

“为什么呀”罗星接着逗。

“因为月牙儿长得好看!”天爷儿一向是个诚实的好孩子。

你真是杨锐亲生的。

徐宏为自己儿子如此耿直而又肤浅的回答而感到脸红。

“那你觉得是月牙儿好看,还是马上就要和你见面的提子好看?”罗星没在意,继续套天爷儿的话。

“都好看”天爷儿向来懂得说话的艺术,并不往罗星挖的坑里跳。

你绝对是副队的亲儿子,罗星听着天爷儿两边都不得罪的回答心里暗暗下了结论。

“那以后天爷儿有了漂亮的提子妹妹会不会就不喜欢月牙儿了?”

“不会的”天爷儿答得非常认真“就算以后有了提子妹妹,我也会一直喜欢月牙儿的”

“真的吗?”罗星看着天爷儿还有点婴儿肥的小脸上露出严肃的小表情觉得特别好玩

“真的”天爷儿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为什么呀?”

“因为”天爷儿握住了自己的小拳头,略作犹豫之后开了口“外婆说月牙儿以后是要给我做媳妇的,我得一直对她好!”

.....................

 

 

 

“爸爸,罗星叔叔怎么抱着月牙儿走了?”

“因为要开饭了,咱们也过去吧”

你都能耐的要娶月牙儿当媳妇了你罗星叔叔能不跑吗徐宏忍住要捂脸的冲动,竭力维持着和颜悦色的笑容。

“哦”杨葳同学听话的拉住爸爸的手往他舅和他爹那边走“那我明天还能去看月牙儿吗?”

“恐怕不能了”

“那后天呢?”

“应该也不行”

“那什么时候行啊”

“再过几天吧”实儿子你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月牙儿妹妹了。

徐宏拉着儿子的手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

儿子你这说话连个弯儿都不会拐劲儿真似你亲爹。

 

 

 

“你这是怎么了?”顾顺洗完澡围着条浴巾一出来就看见罗星还维持着他洗澡前的姿势坐在床边上发呆,心里挺纳闷的便朝他走过去,一边走头发一边还在往下滴水沿路留了一串水珠子。

罗星被顾顺头发上滴下来的水冰了一下回过神来。

“你洗完澡了?”

“嗯呐”顾顺大刺刺的往床上一坐,准备享受头部按摩甩干日常却发现罗星压根没搭理他。

“那我进去了”罗星机械的起身就要进浴室却被顾顺一把拉回了床上。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顾顺抱着他滚了一圈和他鼻尖对着鼻尖“自从咱们野餐回来你就心不在焉的,今晚上奶瓶被你戳月牙儿脸上好几次”

“我觉得,要不咱还是把月牙儿抱她外公外婆那儿去吧”

“不是说好了送回上海让他爷爷奶奶那儿和徐伯母家提子一块养吗”顾顺有点奇怪“你怎么突然就想改主意了?”

“不是”罗星不自在的动了动,他和顾顺离得太近了,压根没法儿说正事“爸妈前一阵儿不是还说要去格尔木来着吗,别因为咱们月牙儿耽误了,反正我爸妈也没事儿”

“哎呀”顾顺又往前凑了凑将俩人之间被罗星艰难隔开的距离拉得更近,在他嘴角亲了一口又舔了舔“看不出来啊,你这儿媳妇这么懂事儿呢”

“是吗”罗星忍住想一脚把顾顺踹下去的冲动对他笑了笑“那你觉得怎么样?”同时又拿膝盖轻轻蹭了他一下顿时引得顾顺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罗星竟然没有让我滚蛋也没有把我踹下去而且还默认了我老顾家儿媳妇的称呼。

顾顺兴奋的眼都红了。

什么你问到底怎么样啊,顾顺表示什么怎么样啊,罗星都这样了怎么样不行啊。

 

 

 

 

 

07

“真是麻烦您了师傅,贴的可真好”

“您客气,那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您再给我们打电话”

“行,我送你们出去”

“不用了,您还是在家歇着吧”

“没事儿,我送送你们”

徐宏坚持把请来的工人们送出了门才又回到楼上,看着房间里新贴好的壁纸上的小马宝莉浮雕,心里对提子的到来又多了几分期待了。

你可一定得是个小姑娘,不然这壁纸揭下来可费劲了。

“爸爸”

“什么事儿”徐宏正在暗自祈祷的时候听见他大儿子的声音,一回头发现天爷儿正站在门口看着他,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脸上此时却有几分犹豫。

“怎么了”徐宏自然是看出了天爷儿不开心,朝他走了过去“谁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天爷儿抱住徐宏的腰蹭了几下“就是有点想你了”

其实我十分钟前才盯着你喝了盒酸奶我亲爱的儿子,他肯定有事儿,不过他不说徐宏也不逼他,伸手在他和杨锐如出一辙的三个发旋儿上呼噜了一把“既然没事儿那咱们一块看看妹妹的房间吧”徐宏拉着他进了新装修的婴儿房“哥哥觉得还有哪儿需要改进吗”

“爸爸”杨葳同学的眼泪突然就掉下来了,抱着徐宏的腰不撒手“爸爸”

“怎么了儿子”徐宏被天爷儿突如其来的眼泪整的有点蒙,手下下意识的拍着他的背,作为一个男子汉纯爷们儿天爷儿四岁以后基本上就不再哭鼻子了,今天这突如其来的伤心实在让徐宏摸不准“和爸爸说说遇见什么事儿了”

“你有了提子是不是就不要我了”天爷儿说完这句话哭的更厉害了鼻涕眼泪都往徐宏羊毛衫上糊“你和锐哥这几天一直忙着给妹妹准备这个准备那个,都不管我了”

原谅天爷儿吧,虽然他有一个和老天爷一样霸气的小名儿但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会为了家里要添新成员而雀跃,也会因为怕被新成员分走爸爸的爱而害怕。

“怎么会呢”确实这几天他和杨锐一直惦记着提子的房间把把天爷儿给冷落了,看着天爷哭的和花猫一样的脸徐宏心里挺不是滋味“不管有没有提子你都是我们让骄傲的的小王子”徐宏和他一块坐在粉色的沙发上“爸爸和锐哥承认,这几天我们忙着提子的事儿冷落你了是我们不对,我们道歉,对不起”

“没关系”天爷儿吸吸鼻子,一包水还在眼眶里打转,他的眼睛大,泪都比别人汪的多。

“我们之所以忙妹妹的事儿是因为妹妹马上就要出来了,当初你出来之前我们也是这样的,而且我们给妹妹的好多东西都是你用过的”徐宏牵着他的小手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这个摇篮和小床都是你小时候睡过的,这风铃也是你小时候顾顺舅舅送的”

“为什么要给妹妹用我用过的东西啊?”天爷儿的声音还有点哑,但情绪好歹好一点了。

“因为你是哥哥她是妹妹啊”徐宏冲他笑笑“你先出来的当然先给你用”

“你真的不会因为有了妹妹而不爱我了吗”

“不会的”天爷儿恐慌的小眼神让徐宏的心都软成一滩水了,他举起三根手指“爸爸发誓,如果爸爸说谎就变成长鼻子”

“人的鼻子才不会因为说谎而变长”杨葳同学早已洞悉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现实“可就算爸爸不会不要我,但以前是一个爸爸我和锐哥分,现在是一个爸爸我,锐哥和妹妹一起分,我分到的肯定也没有以前多了”

儿子你这逻辑没毛病。

面对天爷儿如此直白而有条理的分析,一时间即便是徐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所以你就别要锐哥了吧”杨葳同学吸吸鼻子眼里闪过睿智的光芒“这样就是一个爸爸我和妹妹分,我可以多分给妹妹一点的”

这是大方聪明又爱妹妹的杨葳同学

 

“.....”这是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的徐宏少校。

 

嘿你个小兔崽子,我就知道我就是个捎带着的!

这是下班回家恰巧听到父子对话本来还有点内疚结果被最后一句伤到的杨锐中校。

 

杨锐中校美好的一天,是从被儿子嫌弃开始的。

 

 

 

08

方雅大美人紧赶慢赶终于从叙维亚漫天的黄沙里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交接完任务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徐宏家里看望据说比徐宏眼睛还要大一圈的小公主提子姑娘。

 

“徐宏你和我说实话”方雅和徐宏坐在客厅里,杨锐在厨房准备晚饭,天爷儿给他爹打下手(捣乱),方雅一边拿奶嘴儿逗着提子一边看徐宏“提子没出来之前你心里是不是特忐忑?”

“我忐忑什么呀?”徐宏换了个姿势玩手机,没打算搭理她。

“忐忑着万一再是个儿子你们家这日子就没法过了”方雅表示你和我这儿装什么呀,我对你们家还不够门清儿吗“但要真是个姑娘万一眼睛似杨锐那就没法看了”方雅露出一个我什么都懂的笑容“是不是每一天都特煎熬,提子这名字都能想出来”

“长得越漂亮的女人是不是越喜欢幻想啊”徐宏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头对杨锐喊了一声“杨锐提子该喝奶了”

“好嘞”杨锐的声音从厨房里远远的传过来“你别动,我把这菜盛出来就去”

很快杨锐就围着围裙出来了,冲奶加水试温度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临走还不忘给徐宏扒个橘子。

 

“觉得幸福吗”看着杨锐都拐进厨房里看不见了徐宏还朝着他那边看方雅心里替他高兴只余又有点不甘心。

明明是她先认识的徐宏三年大学都追着,怎么临了却让杨锐截胡了呢。

“还成”徐宏收回目光扒了一半橘子塞进嘴里。

“那遗憾吗?”方雅余光看着徐宏身边的报告突然有点心疼,他应该在烽火狼烟的战场上而不是被困在这些报告文书里

“什么?”这橘子真甜,回头再让杨锐买点儿。

“你要是没跟杨锐的话现在估计能升大校了”方雅话说出口就有点后悔了,她怎么能干涉别人的生活呢,但话都说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反正她也确实想知道“现在却连个指挥官都没当成”说完心里又有点不平衡了“你说你咋就看上杨锐了呢?”我长得这么好看大学三年你都没看我一眼,那么多花儿草儿的天天在你眼前晃悠也不见你动心,怎么到最后就看上杨锐了呢。

他为什么看上杨锐了,徐宏其实自己也不大清楚,他使劲想了想,突然想起他们刚确定关系那阵儿两人去k市玩的事儿了。

因为工作性质他们不能随意出国所以那年国庆假期他们去了K市,K市是挺有名的旅游城市,夜景特别美,俩人晚上牵着手在街上溜达。

K市自然环境好经济肯定就不怎么样再加上沿边,治安特别不好,俩人走到一个没有路灯的地方时五六个头发染着的五颜六色的小青年突然跳了出来,一边说着极不流利的汉语一边掏出几把水果刀来对着他们,目光凶狠的让他们把钱包和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徐宏看着他们那副色厉内荏的样子心里有点想笑,好几天没训练了趁此机会正好活动活动筋骨然而却被杨锐拉住了,只见杨锐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一边唯唯诺诺的点头一边把钱包和各种值钱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当着他们的面把俩人钱包里的现金和值钱的东西倒了干净,同时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用眼神示意徐宏不要乱动。

 

点头哈腰狗腿的特别窝囊。

 

小青年们看杨锐如此配合也就没为难他们,拿着现金和其他东西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其实比起生气或者是觉得杨锐窝囊徐宏更多的是觉得奇怪,杨锐一属驴的怎么可能那么好说话。

“咱们人生地不熟的,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不是”杨锐不在乎的笑笑“幸好卡都在,也没什么大损失,等会儿找个提款机就行了”

徐宏还想说什么但被杨锐拉着走了,等到了半夜被电话铃声惊醒的时候一摸床的另一边才发现杨锐不在。

“喂,请问你是徐宏吗?”

“是,请问您是哪位”

“您好,我们这里是k市第二派出所,请问您认识杨锐吗?”

“认识”徐宏拿着手机心里一紧“他是我对象,怎么了?”

“他出了点状况,您到我们这儿来一趟吧”民警的声音挺温和的,怕他担心又补了一句“没什么大事儿,不用担心”

 

等徐宏赶到派出所的时候看见杨锐正坐在值班室里前边一个年轻的警察正在给他录口供,从徐宏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他脸上一块新鲜的淤青。

“您好警察同志”徐宏心里一紧,赶紧走了过去“我是徐宏,杨锐他没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儿啊?”老警官用鼻子哼了一声。

“他脸上的伤—”徐宏有点担心。

“他那还叫伤啊”老警官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那要是算伤那几个是不是可以直接进火葬场了”

徐宏这才看见另一边还蹲着三个人,脸肿的他妈都认不出来,不过中间那一头白毛挺眼熟的,徐宏想起来了,这不沿路抢劫他们的小伙子吗。

感情杨锐是半夜起来打架去了。

“别看了,这几个伤的还算轻的”老警官的声音想起来“还有俩直接送医院缝针去了”

“都是杨锐揍得啊”徐宏开了口。

“不然自己没事儿互殴这玩啊!”老警官表示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他们不是小偷吗”

“带了刀算是抢劫犯了!”

“那杨锐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

“正当防卫个屁!”老警官的暴脾气上来了,这小青年长得挺俊的心眼怎么这么偏呢“你见过正当防卫把人家胳膊给卸了得吗,就算是见义勇为下手也不该这么重啊”随后又看向几个小青年“你们几个也够窝囊的,那么多人拿着刀还被人家揍成这样,你以为这年头谁都能吃抢劫这碗饭吗”

 

 

后来徐宏在那儿认认真真接受了一个多小时的思想教育,终于等到了录完口供出来的杨锐。

俩人再三向老警官承认错误并保证绝不再犯之后老警官终于放他们离开了,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都三点多了,徐宏一接到消息心里惦记着杨锐套上体恤连外套都没穿就来了,这时候夜风一吹觉得有点冷,还没开口就感觉身上一暖,回头一看杨锐把自个儿外套给他披上了。

“当时怂的跟个孙子似的现在又想当英雄了?”徐宏把外套紧了紧。

“我出去买烟的时候又看见他们了”杨锐不好意思的笑笑“他们见我身上没钱想揍我我才反抗的”

你可拉倒吧你徐宏心说他们抢劫咱俩的地儿离咱住的地方开车都得半个多小时怎么可能特地付车费来这儿抢劫你啊,你特地打车去收拾人家还差不多。

不过徐宏没说出来,当时那群小青年过来的时候杨锐拳头都攥起来了,绝对是准备揍他们,但是当他们把刀亮出来的时候杨锐的眼神却顿了一下,下意识的把他挡在了身后然后松开了拳头选择给钱。

杨锐不怕他们,但是他怕万一动起手来刀子不长眼伤了徐宏。

即便以徐宏的身手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那杨锐也不愿意冒险。

 

“这世界上长得好看的挺多,愿意为你出头的也不少,但是能为了你认怂的”徐宏笑笑“我这么多年就见过一个”

方雅看着徐宏眼睛里细碎的温柔和笑意突然有点明白为啥徐宏就非杨锐不可了。

徐宏说得对,这世界上长得好看的皮囊多了去了,愿意为你出头英雄救美的也不少,但能为了你不要脸面认怂装孙子的还真没几个。

一个男人连怂都愿意为你认了你还有啥不知足的。

“你对我们家杨锐的眼睛有什么不满意的”徐宏后知后觉的想起方雅的第一个问题,顿时有点不乐意了“我们家杨锐的眼睛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看的呀”

 

妈的这饭没法吃了,放开老娘,老娘要回舰上!

 

本来还沉浸在二人美好感情之中的方雅大美人听了这话顿时出戏了。










看到(下)的时候大家是不是就没有动力给评论和热度了,其实吧拿更文来引着大家给评论不是特别上道,但是我真的特别想要评论,而且我觉得我写了六七千字,你看的也挺开心那我向你要个五六十字的评论应该不过分吧,

真的希望大家留下评论和热度,把你最喜欢或最触动的地方一起分享一下,这是对一个文手最大的鼓励毕竟在乐乎写文的都不是为了入V挣钱,不过是希望你热爱的被别人也热爱着,大家一起热闹热闹的你说是吧


最后提个真的过分的要求,有愿意给我写篇长评的仙女吗

评论(47)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