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番外之儿子都是爸爸这辈子的情敌(上)

垃圾作者又来炒冷饭了,还是延续以前的设定

其实写这篇文的目的是因为看评论大家都在心疼副队花式夸副队,队长拯救银河系,所以决定写这篇文来丰满一下队长的形象,在我这篇文的设定副队付出的肯定是要多一些的(毕竟孩子不是队长生的),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队长不愿意付出,不心疼副队,一个小仙女说得很好,杨锐的爱像酒,徐宏的爱像茶,表达不一样,杨锐把徐宏放在心尖上再也看不见别人是因为徐宏值得,徐宏愿意为杨锐耽搁事业生儿育女是因为杨锐配得上

最长久的感情一定是势均力敌的

在我的构思里如果全文写完了应该可以叫

杨葳同学寻找存在感的励志史

舅舅再爱我一次

不是什么时候都适合打直球

明明是三个人的家庭为什么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我真的在户口本上的)

01

咱们前文说过了,天爷儿和他爹杨锐的不对付是从胎里带来的,是在他连自我意识都没有发育出来的时候就产生的本能反射,其间各种斗智斗勇在前文之中都已经有所表露了,什么他爸怀他的时候吐的那几次都和杨锐有关了,会动的时候只要杨锐的脑袋或者手放上去绝对大闹天宫了,总之用他爹杨锐同志的话说就是“我和这小兔崽子绝对是上辈子有仇”然后在他爸徐宏不赞同的神色里非常没有骨气的投降。

那副做小伏低的样子真的太给他们老杨家的爷们儿丢人了,杨葳同学简直不忍视之。

其实天爷儿还没出来的时候做的一切都只能算得上是小打小闹,毕竟空间有限还得估计他爸的感受,等到他真的出来以后,花式嫌弃他爹三十六计才真正上演。

徐宏年轻底子好再加上是顺产,所以生完天爷儿第三天就出院回家由双方妈妈一起照顾,放了暑假的徐小妹也来凑热闹,就连在训练的顾顺都特地抽空来瞧了瞧他的大外甥并且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基础上和杨锐达成了基本和解。

说人话就是顾顺同志终于认命了。

那么多人聚在一起自然特别热闹,天天围着心肝天爷儿打转儿,天爷儿也不认生,每天被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舅舅小姨亲戚朋友轮番抱上一遍也不哭,睁着一双微微上翘的桃花眼好奇的打量着周围,高兴了还冲你笑一下,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

 

简直是萌的不要不要的。

 

当然,那些人里并不包括他的亲爹杨锐同志。

因为血脉天性,天爷儿最熟悉最喜欢的当然是他已经待过十个月的徐宏的怀抱,当然别人抱他的时候他也不哭,除了他亲爹杨锐同志,只要杨锐一上手天爷儿立马能给你能嚎的跟要背过气去似的,哄上半个小时都还一抽一抽的,上挑的桃花眼也耷拉下来,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

每当这个时候,他岳母总会把天爷儿接过来然后善解人意地支使他去拿个什么东西离开天爷儿的视线,而他妈则是直接一脚踹开他让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只有徐宏会非常善解人意冲他笑笑然后安慰他是个意外。

杨锐同志泪眼汪汪,还是媳妇好。

然而当这事儿发生到第五次的时候,徐宏不笑了,他把天爷儿抱给他奶然后扒开杨锐的两只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那认真程度就跟对着炸弹找突破点似的。

“杨锐,你和我说实话”徐宏琉璃一样剔透的一双眼珠子盯着他,神色非常严肃“你是不是在手里藏针了?”

你是在家里没事干趁着暑假又刷了一波还珠格格吧我亲爱的太座。

 

 

徐宏和杨锐对于为人父母这事儿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啥事儿都是一摸黑,这刚生下来的孩子就比手掌大上一点,杨锐抱在怀里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僵的,一动都不敢动,生怕稍微使点劲儿就把孩子胳膊掰断了,但双方父母也都是有工作的,总不能一直照顾他们,徐爸爸和徐妈妈在北京待了一个星期就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回了上海,杨妈妈这学期也是必修选修一块开忙得脚不沾地,俩人一合计,决定干脆请保姆来照顾孩子。

但由于俩人谁不愿意家里突然多个陌生人,所以保姆是不住家的,这就意味着从晚上七点到早上八点之间的这段时间里天爷儿同志还是要拜托他的两位双亲多多关照。

天爷儿夜里也是要喝奶换尿布的,而且还会醒上一两次找人,两个妈妈在的时候心疼徐宏,晚上都是他们和徐小妹来负责,后来徐妈妈回了上海,没几天杨妈妈和徐小妹也开了学,家里就剩下他们一家三口了,由于杨锐前科累累,所以徐宏压根没想过要用他,在婴儿监视器响的第一时间就按掉爬起来去了婴儿房,喂完了奶粉,换了尿布,然后抱起天爷儿轻轻地晃着准备哄他睡觉,而天爷儿却不买账了,直接哭的跟抱着他的是杨锐似的,任凭徐宏怎么哄都不停下,嘹亮的哭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他在哭到第三声的时候直接把杨锐给整火了,徐宏为了小兔崽子遭了那么大的罪让杨锐恨不得放在心尖上疼,每天细致周到的就差请个莲台回家把徐宏供在上面三跪九叩了,然而小兔崽子折腾了徐宏十个月出来了还不消停,连个好觉都不让他对象睡,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能忍我不能忍,杨锐赤脚冲到天爷儿房间,看着徐宏眼底的倦色,直接从徐宏怀里把天爷儿抱了过来,速度快的根本拦不住。

“你回去睡”杨锐晃着天爷儿对徐宏放缓了声音“我来陪他耗”

“不用了”徐宏看了他一眼“天爷儿不待见你,一会儿再闹的更凶了,你还是—”徐宏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发现天爷儿到了杨锐怀里竟然不哭了,徐宏害怕这是天爷儿攒着力气准备来个大的忙又把孩子报了回去,谁知天爷儿刚到徐宏怀里一嗓子就嚎出来了,徐宏围着房间转了10多分钟嗓子都哭哑了还不消停,杨锐是既心疼徐宏没恢复的腰又心疼他儿子的嗓子,又把孩子接了过来,结果天爷儿又不哭了不但不哭了还冲他笑了一下,这可是杨锐自荣升父亲以来第一次被天爷儿翻牌子,一时还有些不敢相信,直到天爷儿又冲他笑了一下才敢相信是真的,后来天爷儿就在杨锐怀里安安静静的直到睡着也没再哭一声。

自己这是终于得到组织承认了,老父亲杨锐小心翼翼的把睡得砸吧嘴的天爷儿放回摇篮里,有些激动的搓了搓手,不敢相信这样的差别待遇竟然还有落到自己身上的一天。

直到重新躺回床上杨锐同志还沉浸在方才的激动之中久久不能平静,根本睡不着,又怕吵着徐宏自己个儿去客房激动了半宿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第二天醒来一看表快中午了,杨锐同志幸福的叹了口气,飞速的洗涮完毕后便寻着声儿到了客厅,保姆正和徐宏一道逗天爷儿玩儿,杨锐想起昨天夜里天爷儿在他怀里乖巧的小模样,顿时父爱泛滥,一时自信爆棚上去就把天爷儿从保姆怀里接了过来。

然后又被天爷儿嗷的一嗓子吓得差点扔出去,过了二十分钟天爷儿在徐宏怀里还是一抽一抽的,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徐宏好不容易给哄好了交给保姆,一转身就看见杨锐哀怨的神情。

“我手里真没藏针”

 

“组织相信你”

 

虽说白天里天爷儿用实际行动演绎了用生命嫌弃他亲爹但到了晚上醒了饿了烦了还就得他亲爹哄,旁人谁都不行,一家人纷纷称奇,就连保姆都说她照顾了二三十个孩子了还真没见过这样的。

不管别人怎么想的,反正杨锐心里挺美,既然天爷儿夜里只认他不认别人那徐宏就能睡个好觉了不是。

02

天爷儿的婴儿期就这样还算和平的过去了,但是如果他俩就这点摩擦,天爷儿就这点儿本事那我也犯不着特意写篇文来说了不是。

前边说了,徐宏生完天爷儿二十天的时候就和杨锐一起回了部队了,把天爷儿就留给了他爷爷奶奶,等他们好不容易有个假回来的时候,天爷儿都能站起来了,看见徐宏从门口进来,扶着桌子摇摇晃晃的朝他走过去,一下子扑在他怀里,小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服不撒手,徐宏把他抱在怀里,眼圈红的厉害。

杨锐在一旁也觉得心里泛酸,但这是没办法的事儿,他们这工作就这样。

身已许国,再想许家的时候可不就得打点折扣了。

不过天爷儿这一抱上就不撒手了,啥都是爸爸,喝奶吃辅食要爸爸喂,积木要爸爸搭,洗澡要爸爸陪着玩小黄鸭,之前徐宏不在的时候也没什么,但现不能离开他爸的怀抱超过20分钟,不然就哭给你看。

就连睡着了都要紧紧的抓着他爸的衣服,生怕醒来就看不见了。

而且对于杨锐天爷儿倒是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排斥了,但是各种行为都和一个陌生人没什么两样,就连对顾顺都比对杨锐亲,和徐宏的父子情深血浓于水在同样提供了一半基因的杨锐同志这里完全体现不出来。

杨锐虽然有点失落,但看着儿子一天天健康成长起来心里依然是挺高兴的,但是随着天爷儿越长越大,杨锐渐渐笑不出来了。

 

天爷儿是在第13个月的时候学会叫爸爸的,比同龄孩子早了好几个月,把他爷爷奶奶给自豪的呀,特地录了视频托人给了杨锐和徐宏。

但至于什么时候会叫他爹杨锐,大概是在两岁多基本上把所有的词语和简单句子都学会之后的事儿了吧,而且总共没叫几声,等到杨锐真的能安安心心的在家里待上几天的时候,快四岁的天爷儿已经十分自来熟的拉着杨锐称兄道弟了。

“锐哥我想骑大马”

“锐哥你给我买的新跑道我搭不起来”

“锐哥你带我去吃麦当劳吧”

“锐哥—”

“我是你爹不是你哥”杨锐每次都会不厌其烦地教育杨葳同学然后虽然面带不情愿但身体却很诚实的去满足他的各种要求,除了——

“爸爸我想和你睡”又是一年年假时,天爷儿穿着小恐龙的连体睡衣抱着手里的霸王龙玩具敲响了主卧的门。

直接把他爹杨锐刺激的差点给buju了,任谁做好一切准备要上全垒的时候冷不防听见你儿子的声音都会当ruandiao的好吗。

其实并不都会,只是那时候杨锐同志还是个正直单纯的好小伙,如果摆在现在,估计杨锐就能做全了。

“行”徐宏一把推开身上的杨锐,披上睡衣打开门把他儿子抱起来亲了一口后回了床上“你今晚和我们一块睡”

“我能不能不和锐哥睡啊”天爷儿抱着他的霸王龙,一双大眼睛实力演绎真心嫌弃和无声控诉“他老挤我”说完又眨巴着一双桃花眼看向徐宏“我能只和爸爸睡吗”

“这.....”徐宏看着天爷儿眼里的希冀再想想自己一年到头在家里待不了几天的现实,心里顿时有点小愧疚,他把儿子抱到怀里,抬头冲孩儿他爹的不太自然“要不杨锐你先到客房睡凑合一晚上”

“不是,我—”这是我对象我为什么要去客房睡,我每天和我对象睡上下铺还不够苦吗。

压根就不在一条船上的顾顺和罗星同志表示呵呵。

“就一个晚上”徐宏抱着天爷儿和杨锐卖萌“求求你了锐哥”

“是啊,求求你了老爹”天爷儿有样学样。

杨锐看着儿子和对象两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脑子一热,抱着枕头就下了楼。

真不是我立场不坚定,敌方真的太猛烈

现在想来,真是悔不当初啊。

这有一个晚上就有两个晚上,有两个晚上就有三个晚上,后来发展到只要他们回来,天爷儿就会抱着被子过来,理直气壮的占据主卧的另一半床,杨锐虽然不满意但想着反正他们在家里一共待不了几天,而且周一到周四杨葳同志都要住在爷爷奶奶家,所以也不是不能忍,但是现在,杨锐绝对不能忍了。

红海行动之后杨锐又领导了一次救援行动,受的伤还挺重,当时上级体恤(高舰长偏心)足足给了他三个月的大假,他本来准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好好享受几天生活,结果出院的第二天晚上看见抱着被子进入他们卧室的天爷儿才发现现实真是太他妈的骨感了。

他放假了,这小兔崽子也放寒假了。

“我要和爸爸还有妹妹睡!”

“我要和我对象还有闺女睡!”

“这是我爸爸,我妹妹!”

“这是我对象,我闺女!”

“爸爸”杨葳同学努力克服心理障碍学着女同学很娘的跺了一下脚,又使劲儿掐了自己一把,一双桃花眼里湿湿的“你看锐哥~”

“那个杨锐”徐宏看着天爷儿可怜的小表情,又祭出了那句说了没有两百也有一百九十遍的话“要不你先到客房凑合一晚上”

‘绝不’杨锐表示自己这次绝对不会再委曲求全了,他这次只要退上一步,那往后的三个月九十多天里他都别想和徐宏睡一张床了,以往他们在家待得时间短小兔崽子对我对象上下其手我也就忍了,但我这次有三个月的假啊,老子绝不当和尚!

你不当和尚还要当禽兽吗

然而他看着徐宏的清亮温润的眼睛,出口的拒绝就变成“成吧”

看着父子俩亲亲热热的背影,杨锐同志独自一人抱着枕头被子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骂自己立场不坚定,每一次都上当。

03

“杨锐,杨锐”

“怎么了”杨锐几乎是在徐宏推他的第一下的时候就醒了,一下子就抓住了徐宏的手“你哪儿不舒服?”

“我没事”徐宏由他握着“你怎么睡这儿了,不嫌硌得慌了?”徐宏半夜突然饿醒了想下去吃点东西,刚走出房门就看见门口有一坨不明物体,他走近了几步才借着外面的灯光才看出来是缩着身子睡在躺椅上的杨锐。

“没”杨锐松开他的手“这儿月亮挺好,我晒晒”

其实杨锐同志本来都已经认命了,但是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一摸身边没人立刻坐了起来才想起来自己这是在客房,再躺下总觉得不踏实,以前徐宏和天爷儿睡没什么,但是现在不是特殊时期吗,他在楼下,徐宏在楼上,万一再有点儿什么突发情况他也不能及时发现,杨锐躺在床上是越想越担心,实在是睡不着了,索性披上外衣上了楼,轻手轻脚的打开主卧的门,绕着床转了一圈,顺手给天爷儿掖了掖滑到胸口的被子,出了门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余光突然瞄到他爸送的那华而不实的红木躺椅,顿时心里一喜,小心的搬到门口,又到下边把被子拿上来,往上面一躺,嚯!真他妈硌得慌。

不过心里倒是踏实了。

杨锐中校裹着被子躺在主卧门口,想着他对象,他儿子,他闺女都在里边睡得好好地,心里那个美啊,都不觉得硌得慌了,打着小呼噜睡得比在下边大床上还踏实,直到被徐宏推醒。

“你怎么起来了?”杨锐看徐宏一直站着,便往里缩了缩给徐宏腾了点儿地,还拿被子垫了垫,拉着他坐下“天爷儿挤你了”

“没”徐宏顺着他的力道坐下来“我饿了”

“那你等会儿”杨锐一听竟然让太座饿醒了顿觉自己罪恶深重,立马从躺椅上爬起来“我给你包馄饨去”

“不用这么折腾,你给我下个方便面就行了”徐宏嫌大半夜的包馄饨麻烦。

“哪儿折腾了”杨锐心里不是滋味“一点儿都不折腾,你的等着我先给你热个牛奶垫垫,馄饨马上就好”说完不待徐宏反驳就下楼去了,一路走还不忘开墙壁上的吊灯,怕徐宏下来磕着。

 

 

 

 

“你就吃这么点?”杨锐看着徐宏一共吃了七八个小馄饨就放下了筷子,还没陪吃的杨锐吃的多呢,有点担心

“嗯”徐宏喝完最后一口汤,扯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他醒的时候虽然觉得饿的心慌,但真吃起来却不觉得多饿了。

“那你回去睡吧”杨锐狗腿的从徐宏手里接过纸巾扔进垃圾桶。

 

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到了第二天晚上杨锐有个战略会议,从下午一直开到天黑,开完以后又要重新制定计划,到家的时候都十点多了,杨锐轻手轻脚的开了门,客厅里还给他留了灯,他抬头看了楼上一眼,一片漆黑,叹了口气准备抱着被子上去,刚推开客房的门就发现小房间的门没关好丝丝缕缕昏暗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楼下的这间客房是个套间,在大卧室里还隔出了一个小卧室,当初就是为了战友将来有了孩子后来家里做客准备的,杨锐推开小房间的门,发现天爷儿裹着机器猫的被子在小床上睡得天塌不惊的,他小心的走过去给他掖了掖被子,转身关了床头灯走了出去。

卧室里的壁灯还是亮的,暖黄色的灯光晕染开来,让整个室内都显得温馨许多,杨锐一眼就看见了被子里的隆起,他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徐宏背对着他早就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躺进去,伸手揽住了徐宏的腰,感受着他们家提子慢吞吞的动作和小家伙打了个招呼,徐宏在睡梦中翻了身和他面对面,长长的眼睫的随着他的呼吸一下一下的轻轻颤动,颤的杨锐心里又酸又热。

他对象,他儿子,他姑娘,都是他的,杨锐抱着徐宏的腰就像史矛革守护着他最心爱的宝藏一般,满足和喜悦渗进了他每一个毛孔之中,三魂七魄都熨帖无比,他凑上去在徐宏的额角轻轻的亲了一下。

‘晚安,我的爱人’

 

 

当然,至于天爷儿早上起来抱着他变形金刚的模型出门上厕所的时看到他爹和他爸相拥而眠的画面时有多大的心理阴影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天爷儿表示他习惯了

他们家要不然演知心爱人,再不然演花好月圆,兴致来了唱一曲神话

反正不播爸爸去哪儿

 

04

杨锐和徐宏吵完架那天晚上,杨锐把徐宏的脚从木盆里拿出来抱到怀里用毛巾擦干后顺着往上按,徐宏的小腿有点水肿杨锐尽可能的放轻力道但按上去还是一个坑一个坑的,好一会儿才弹起来,把杨锐心疼的不行。

“到了这个时候都会这样的”徐宏看着杨锐安慰他“挺正常的,你不用担心”说着就要把腿收回来,却被杨锐抱住动不得。

“你那时候也这样吗?”杨锐一边低头继续揉着徐宏的小腿一边开了口,他的声音很轻。

“什么?”杨锐这句话没头没脑的徐宏没听懂。

“我说”杨锐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眼睛“你怀天爷儿那阵儿也肿的那么厉害吗”也这么难受吗?

“....我忘了”徐宏顿了一会儿,最终对杨锐笑了笑“好多年前的事儿了”

 

“我以后再也不对你发脾气了”杨锐把床头灯扭到最暗,掀开被子抱住了徐宏。

“真的?”徐宏转了个身,本来阖上的眼睛又睁开了,一双清亮眼珠子的望着杨锐。

“嗯”杨锐“我发誓”

“以我自己的亲身体会和所作所为现身说法”徐宏眼底氲一层淡淡的笑意“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基本都不会执行的”

“你别闹!”杨锐看着徐宏眼里藏不住的戏谑,隔着被子拍了他一下,和他隔得远了一点“我这是心里话”

“好好,不闹了”见杨锐不高兴了徐宏又凑过去哄他“报告杨锐同志,我非常感动”

“你—”看着徐宏浮夸的表情,杨锐心里一滞,索性不理他,抱着被子准备睡觉。

“其实今天这事儿你真不用放在心上”杨锐躺了好一会儿,迷迷瞪瞪的都快和周公打麻将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徐宏清凉的声音,转过身费劲的睁开眼睛看徐宏。

“今天这事儿要非得分个谁对谁错的话,那得我和你道歉,是我想偏了”

“没”杨锐睡得迷迷糊糊的朝他对象的方向靠“你这不是特殊时期吗,必须理解”

“那你至于放在心上表那么大决心吗”

“不是,今下午高舰长打电话来骂我让我改改这驴脾气”杨锐费劲的卷着被子靠到他对象旁边“我经过检讨以后觉得领导说的有道理,所以决定从你开始改”

“真的?”徐宏明显不信杨锐的胡扯。

“真的真的”杨锐伸手揽住徐宏闭上眼睛“快睡吧这都几点了,你不睡提子还睡呢”

 

我道歉并非是因为今天上午的那场口角,也并非是一时的有感而发,而是为我这六年多来错过的每一个我应该在你身边的时刻,让你担惊受怕的每一个日子,同时我也发誓,在以后活着的每一天里用我最大的努力让你高兴,让你安心。

如果热度超过120,并且有五十条和我讨论情节的走心评论的话我就继续往下写
评论你们努力一下呗,那是精神食粮

我知道有点自不量力,但人活着总要有点梦想不是,写文真的需要动力的

请把最触动你或者觉得最好玩的地方告诉我吧

评论(44)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