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终章之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相信的(中下)

08

自杨锐走后徐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一开始他还安慰自己是内分泌失调的缘故,可是随着杨锐离开的时间越久,这种不安的感觉越是强烈,尤其是今天下午,觉得一阵阵的发慌,就在徐宏觉得心慌的有些坐不住准备回卧室躺会儿的时候手机响了,他顺手接了起来。

“副队,我是陆琛,队长受伤了”徐宏整个人当时都蒙了,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他随后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冷静而条理。

“我知道了,你先别慌,告诉我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开车过去”

 

 

 

杨锐在最新的一次拯救渔民任务中为了掩护人质逃跑硬生生挨了恐怖分子三枪,其中有一枪就在离心脏五毫米的地方,当场就因为失血过多而失去了意识。

当徐宏带着天爷儿赶到医院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医生下第一道病危通知书,身上三处枪伤,其中一处靠近心脏,剩下两枪正好打穿了腘动脉和肺脏另外身上还有多处组织撕裂伤,徐宏一条一条的往下看,看到最后一条不明物质辐射的时候手不自觉颤了一下,那张纸就脱离了他的手掌,他下意识的伸手抓了一下但是没抓住,只能看着那张纸顺着指缝滑到地上,他试着弯下腰想把它捡起来,好好的看看辐射是怎么回事,但是弯腰这个动作对现在的他来说真的有点吃力,佟莉当时离他最近,立刻弯下腰把病危通知书捡起来,递到他手上的时候手一个劲儿的发抖。

“谢谢”徐宏接过她手中的病危通知书,冲她笑了笑。

“副队”看着徐宏脸上一如往常的温和笑意,佟莉这朵钢铁玫瑰的眼泪当场就下来了,她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止住了颤抖。

“放心,我没事儿”徐宏拍拍佟莉的肩,拿过医生的笔在签名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后还给了医生,目送医生转身进了手术室。

“和我说说辐射的事儿吧”徐宏转过身,目光绕着他们转了一圈,最终停在了顾顺和李懂身上“我刚才没看清楚”

李懂一听眼圈就红了刚要张嘴却被顾顺踢了一脚,他看向顾顺,顾顺没理他,而是自己开了口。

“当时我们抢到黄饼逃到飞机里的时候黄饼的防护层已经开裂了,队长怕黄饼在运送途中发生意外又怕核污染外泄辐射到我们,就把货仓的门关上留他自己守着黄饼,所以—”顾顺说不下去了,眼前掠过当时他和李懂被队长强行推出来的情景,眼眶有些发热。

“他是队长,这是他应该做的”徐宏轻轻拍了拍顾顺的肩膀安慰他“你不用自责”又看了看李懂和佟莉,眼里带着一如既往的宽容和温和“你们也是”

“徐宏哥——”顾顺是徐惠的发小,父母又是徐宏外公的弟子,和徐小妹一样也是徐宏看着长大的,感情很是深厚,看着徐宏现在的样子,他心里是真不好受。

“副队—”李懂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他本来就因为黄饼的事儿心里一直在自责,如今又亲眼看着杨锐在他面前倒下,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

“振作点,李懂”罗星慢慢的朝李懂走过去,轻轻地揽住了他的肩膀“队长会没事的”

然而罗星的话音还没落,第二道病危通知书就到了。

徐宏维持着军人的站姿脊背挺得笔直笔直的,面色平静的从医生手里接过那张薄薄的纸,认认真真的又从上到下看了一遍,然后在纸的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众人看着这样的徐宏,连大气都不喘一下。

生怕一口气呼的重了就把徐宏的背给催折了。

就在众人小心翼翼的放轻呼吸的时候,杨锐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欢快的旋律在现在这个时刻显得格外突兀。

徐宏从陆琛手里拿过杨锐的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深吸了口气,按了接听键。

“报告舰长,我是徐宏”

“您好徐宏上尉,我是放射处的刘茵,关于杨锐少校所受的辐射情况我想我有必要将情况告知您.......”

.........

“好的,我知道了,有消息请再联系我,谢谢你”徐宏耐心的听了三四分钟,期间除了挂电话时的道谢之外一个字都没有说过。

蛟龙一众看着站在走廊中央的徐宏,一群见惯生死杀伐,烽火狼烟的人竟然谁都没有勇气也不忍心上前询问,空气中的沉默快把人憋得窒息了。

 

“爸爸,锐哥怎么了”本来一直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的天爷儿突然在这个时候上前拉了拉徐宏的衣角,眼圈周围都是红的,极力的忍着哭腔“他是不是病的很严重啊?”

徐宏自放下电话后就保持着笔直的站姿站在手术门外,整个人看着平和实际上内里绷的和张弓似的,只要再加点劲儿就能断了,此时也好像没听到天爷儿的话似的,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没动。

“爸爸”天爷儿又晃了晃他的手,声音里的哭腔更重,徐宏才反应过来儿子在拉他,一双和琉璃似的眼珠子缓慢的动了动,终于是回来了点人气儿,他费劲儿的蹲了下去,和天爷儿保持平视,露出了点苍白但是真心的笑意“没有,锐哥没事儿”

“那他为什么在里面待了那么久都还没出来?”天爷儿一个没忍住,直接哭了出来,虽然他嘴上老说杨锐和他抢爸爸巴不得他早点走,但杨锐走了他其实是很想他的,徐宏说他崇拜杨锐不是假话,他心里其实和杨锐可亲,如今看着杨锐躺在医院里,平日里嬉皮笑脸的叔叔阿姨脸上脸上都是不加掩饰的担忧神色,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天爷儿第一次感到了害怕,他觉得他可能再也见不到杨锐了,当时就哭了出来。

“天爷儿不哭啊”徐宏把他往怀里揽了揽“锐哥没出来因为锐哥的腿划了一道大口子,需要缝针,上次你跌倒了缝针的时候不也是缝了很久吗”

“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去看他啊?”天爷儿吸吸鼻子,当时他缝针的时候奶奶和爷爷可是在一旁陪着他的。

“因为锐哥要面子啊,缝针那么疼,他肯定不愿意让你看见他疼的哭鼻子的样子,多跌份儿啊”徐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神色耐心又温柔。

“真的?”

“真的”

“那他们会给锐哥打麻药吗?”

“会的”徐宏松开他让他站好,伸手抹去了他脸上的泪痕“天爷儿可是马上就要当哥哥的男子汉,得给妹妹做榜样,可不能再和锐哥一样哭鼻子了”

“嗯”天爷儿用力的点点头“我不哭了”说完又不放心的求证“那锐哥真的一会儿就出来了吗?”

“真的”徐宏捏了捏他的小胳膊,声音温柔又坚定“锐哥缝完针就出来了”

徐宏安抚好了天爷儿,准备站起来才发现由于他刚才蹲的太久,现在有点站不起来了,他又不想在这个关头向队友们示弱让他们心里更难受,所以只能暗暗地撑住地,准备借力一点一点的往上起,刚站起来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大夫面色凝重的从里面走出来,给他们下了第三道病危通知书。

徐宏看着朝他走过来的大夫,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子稳不住就要往下滑幸好被身边的石头扶了一下。

“副队,副队,你没事吧,副队?”

徐宏觉得他周围的一切都在转,他能看见石头他们焦急的脸,也知道他们就在身边,但是却觉得那些声音远的像在天边一样,他借着石头的胳膊稳住身体,闭上眼定了定神,然后才睁开眼冲围在他身边的人安抚的笑了一下示意他们放心。

“没事儿,就是刚刚起的太急了,有点低血压”他向庄羽伸出手“把通知书给我”

“副队你不用—”徐宏的脸色白的吓人,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庄羽感觉自己的心绞着疼“其实我签也是一样的”

“我这正宗的家属还在这站着呢儿呢,暂时还用不着你”徐宏拍拍他的肩,打趣了一句“你现在都有陆琛了,可不能对你们队长再有什么别的心思不然我可替陆琛揍你”

“副队—”庄羽听着徐宏的玩笑,心里难受的厉害,哪里笑得出来。

“给我”

面对徐宏温和但不容拒绝的目光,庄羽最终败下阵来,垂下头将手中的通知书递给徐宏,看着徐宏仔细的看了第三遍。

“副队,你去休息会儿吧”佟莉看着徐宏眼底的血丝和白的和后边墙壁一样的脸色真的担心他撑不住“我们在这儿守着,等队长醒了再叫你”

“不用了”徐宏摆摆手,坐在了后面的椅子上让天爷儿靠在他身上“我睡不着的,还是在这儿吧”

蛟龙小队知道徐宏看似柔软随和但认准了的事儿其实比他们队长还要固执的性子,知道没法劝也劝不了,毕竟唯一能让他改变主意的现在躺在里面呢。

他们站在手术室外面,和生死难料的杨锐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却觉得好远,远到流淌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们既觉得度日如年又觉得心惊胆战生怕医生突然出来和他们说他们已经尽力了。

天爷儿才五岁,副队肚子里那个还没生出来,万一队长真的....他们不敢想。

不过好在经过那三道病危通知书后,剩下的时间里医生都没有再出来,众人只能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就这样又过了四个小时,“手术中”三个大字终于熄灭了,手术室大门打开,一群医生护士推着杨锐走了出来,李懂靠得最近,第一个上去问情况。

“很幸运子弹并没有击中心脏,也没有发现骨折,血基本也都已经止住了,关于你们说的辐射问题我们也没有发现明显伤害”大夫摘下口罩“只要他天亮之前能醒过来就算是挺过去了”

“太好了”听到消息的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发出由衷的欢呼。

“对了,我们现在把他转入特护病房,允许一个人陪床,你们商量商量谁来吧”医生说完就推着杨锐走了。

“副队,我今晚留下吧”李懂第一个报名。

“副队还是我留下吧”石头举了手“李懂搬不动队长”

“还是我吧”大家纷纷自荐。

“谁都不用”徐宏慢慢地站起来,眼中终于带了点轻松的笑意,脸色也好了许多“你们身上也都是大大小小的伤一堆,都早点回去休息,我守着他就行”

“可是副队——”众人看着徐宏,都担心他现在的身体撑不住。

“怎么,不信任你们最靠谱的副队了,我好歹是个特种兵,熬上一两个晚上还是能撑住的”徐宏看见众人担忧的神色,心里一暖“我现在这样也就能守上他一两个晚上,你们队长这病没有半个月下不了地,他这情况我也没敢和家里老人说,所以接下来我们孤儿寡母都得仰仗你们了”徐宏笑的真心“所以都赶紧回去趁着这两天把伤养养,然后排个表过来守着你们队长,尤其是罗星现在还在恢复阶段,不能站得太久,顾顺赶紧把人带回去”徐宏看了顾顺一眼,示意他带罗星走,“但是还得有个事儿得麻烦你们”徐宏小心的护着已经睡着的天爷儿,生怕他的头磕在椅子上“你们把天爷儿带回去睡一晚吧,我实在是顾不上他了”

“没问题”顾顺走过去把天爷儿抱起来,姿势看着比以前专业多了“天爷儿这几天跟着我们就行”

“我不走”天爷儿一到顾顺怀里就醒了过来,蹬着腿就要下来,顾顺愣是一下子没抱住他,天爷儿下来就朝徐宏跑过去“我要找锐哥,爸爸锐哥出来了吗?”

“出来了”徐宏抱住跑到他身边的儿子“但是他现在睡觉呢,等他醒了你就能去看他了”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出来就能看见了吗”天爷儿抱着徐宏的腰不依不饶。

“是,但是锐哥还没睡醒,医生叔叔不让我们打扰他,你先和顾顺舅舅回去,等明天早上再来锐哥就睡醒了,到时候再让他和你玩好不好?”

“真的?”天爷儿睁大了一双泛着红的桃花眼似信非信的看着他。

“真的,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徐宏向小家伙伸出手“咱们击掌”

“嗯”小家伙把他的手和徐宏的手对在一起“说话算话”

“嗯,说话算话”徐宏收回手事爱怜的在天爷儿那三个和杨锐如出一辙的发旋儿上揉了一把“所以你乖乖的和舅舅回去看月牙妹妹,明天再来好不好?”

“好吧”天爷儿松开徐宏的腰,一步三回头的走到顾顺跟前,拉住了顾顺的手“我听话”

“咱们天爷儿最棒了”顾顺夸他“大外甥和舅舅走,咱们回去让你舅妈给你讲故事”

“等等!”天爷儿在走到走廊一半的时候突然又挣脱了顾顺的手,跑回了徐宏身边,在他隆起的腹部亲了一下又轻轻的摸了摸“妹妹再见,你要乖乖的,我明天再来看你和锐哥”

“不来看爸爸了?”徐宏佯装伤心“天爷儿有了妹妹就不要爸爸了”

“没有”天爷儿立马改口“我明天再来看爸爸锐哥还有妹妹”

“好了,走吧,要听顾顺舅舅的话”

“嗯,爸爸再见”天爷儿慢慢的走回了顾顺身边,又回头向徐宏摆摆手。

 

 

 

在送走了所有人后,徐宏耐心的听医生讲完注意事项,穿上防护服,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需要评论,长长的评论,非常需要,有长长的评论才有更文的动力

评论(21)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