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烽火,炊烟终章之我在这世界上唯一相信的(上)

烽火炊烟的终章文,写完这篇就会专心准备迫在眉睫的考研了(真的伤不起啊)


锐宏顺星向,这章主锐宏两句话顺星,下章主顺星

设定这是一个男女,男男都可以正常结婚生孩子的社会

官方发刀,猝不及防

01

杨锐这人平时虽然话少,但每一句话都靠谱,算下来除了床上说的流氓话外基本上都严格执行了。

所以既然他说从云南回来要送天爷儿个妹妹,等他们从云南回来后徐宏的例行体检结果果然就显示了他们已经奏响了四口之家的前奏。

杨锐队长,穿上军装是保家卫国的好战士,脱下军装是积极响应国家政策的好公民。

说话算数,可信靠谱的真男人。

 

杨锐瞅着B超上的那根基本上看不见的小豆芽,翘着嘴角给舰长打了调职报告,准备过过一家四口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

舰长的批复来得很快,洋洋洒洒数百字,语句流畅,措辞得当一看就是政委那样的文化人写的,杨锐看了两遍还未看出其中主旨,舰长的电话打过来了。

“孩子又他妈不是揣在你肚子里你休的哪门子假,人家徐宏还没提啥要求呢,等徐宏情况稳定的立马给我滚回舰上来,等真的需要你的时候再滚回去!”

“是!”

就是嘛,明明三句话就能说完的事儿你们文化人非得整个三页纸真是的。

但不管怎么说,在三个月之前,杨锐队长还是如愿以偿的过上了和媳妇睡在一张床的的美好生活,再也不用明明已经是合法的婚姻关系却要忍受你在上铺而我在下铺只能遥遥相望能看不能吃的相思之苦。

压根就不在一个小队的罗星和顾顺同志表示呵呵。

什么你说杨锐队长虽然和媳妇睡在了一张床上,但依然还是能看不能摸,能亲不能吃的守活寡。

朋友,FN F2000 突击步枪需要了解一下吗?

02

多年的军旅生活早已告诉杨队长生活不是一帆风顺的,美好的生活里总会有些不和谐不稳定的因素,比如坐在沙发上晃着两条腿看动画片的杨葳同学。

“锐哥,锐哥,你到底什么时候回舰上啊,你怎么能还在家呆着呢,”

“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待着,还有我是你爹不是你哥”杨锐队长的声音从厨房远远的传过来来“专心看你的猫和老鼠,别的闲事儿少管”

“杨锐同志,不是我说你,你这种想法很危险啊”个子比同龄人高上一大截的杨葳同学双手一撑,轻松地从那个对他来说来说有些偏高的沙发上跳下来,背着手走到他的身边,语重心长“男人要有事业心”

啥玩意儿,我五岁的儿子和我说男人要有事业心,这听起来有点魔幻啊,不过儿子如果你先把奶瓶放下再把你嘴上那圈儿奶胡子擦一擦再来和我说的话可信度可能会更高一点。

“真不是我说你,以前只有我的时候你不思进取也罢了,现在马上都要有妹妹了你怎么还能这么没有上进心呢”杨葳同学一双和杨锐一模一样的浓眉紧皱,面上一片担忧。

不是你说清楚我怎么不思进取,又怎么没有上进心了?

保家卫国真斗士杨锐少校被他儿子这一席不思进取的话整的有点蒙圈。

杨葳同学看着杨锐有点发懵的的表情,叹了一口气,准备和他爹来一场严肃深刻的长谈,让他爹认识到男人事业为重的真理,早日离开家庭回到舰上把爸爸还给他啊不是把和平还给国家,哎,真是难为他小小年纪就要担起家庭的重担。

“你看啊,以前只有我的时候你时时刻刻窝在家里不出去打拼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我都要有妹妹了你难道还要让她和我一样出去让人戳脊梁骨,回家喝西北风,提起老爹就抬不起头来吗”

等会儿,我这连你出生都没能见证的忙碌度什么时候能时时刻刻窝在家里了,又怎么让你出去戳脊梁骨回家喝西北风了?

咱俩是一个平行世界吗我亲爱的儿子?

“杨锐,你得醒醒!”杨葳同学看他爹眉头微皱,一双不大的眼里满是迷茫,决定加把劲,使劲的拍了拍他爹的肩膀“为了我们你得出去拼搏,温柔乡是英雄冢啊”

“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你自己想想吧”杨葳同学又拍拍他爹的肩膀,把藏在身后的奶瓶扔进洗碗池里“洗干净点”

说完背着手上楼去了。

徒留下他年迈的老父亲对着他的背影在风中凌乱。

杨锐曾无数次的反思过,他是一个能用一句话说完就坚决不说两句话的人,徐宏的话也不多,他们到底是怎么生出一个这么能说会道的儿子的。

该不是在医院的时候抱错了吧

杨锐同志把洗好的提子放进玻璃盘里端着走向书房,第121次思考这个问题的可能性。

 

 

 

 

 

03

“你们不是说没有检测到辐射物质吗?”

“杨锐少校,请你先不要激动,听我们把情况说完,当初我们确实是已经把常规的核辐射元素都检查了一遍确保含量都没有超标,但是我们回去以后用另一种仪器测的时候发现了一种新型的放射元素,而您当时是处在辐射范围内的”

“它会对我的身体产生什么影响?”

“这是一种新发现的元素,科学界对它的研究并不多,以目前得到的资料来看,我们并不能确定他的潜伏期和危害,它可能明天就会发作,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发作,可能只是一场感冒也可能是一场灾难”

“你们他妈的怎么不早说,你们知道我—”

“我们刚刚得知了您爱人怀孕的消息,非常遗憾,我们也不能确定它会不会影响您的生殖细胞,对您的后代造成不可逆的遗传疾病”

“那你们—”

“杨锐,杨锐,醒醒!”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抽筋了还是肚子疼,咱们马上去医院”杨锐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一把抓住徐宏的手臂。

“我没事”徐宏扭高了床头灯的亮度,坐到他对面“就是刚刚怎么叫你都叫不醒”说着用另一手在他头上抹了一把“一脑门儿的汗,做噩梦了?”

“没”杨锐看着徐宏眼中的担忧,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是”

“你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做还是没做?”

“做了,但是我给忘了,呵呵”杨锐摸摸鼻子,笑了几声。

“只是这样?”徐宏又看了他一眼,明显是不太信。

“还能哪样啊”杨锐过去抱他“我有什么事能瞒住你啊,这天还黑着呢,咱们再睡一会儿吧”说着抱着他就要躺下。

“不想睡了”徐宏踹踹杨锐的小腿“你去给我洗个提子去”

“啊?”杨锐队长快要碍着床铺的身子一顿,又好脾气的从床上爬起来套上睡裤。

“提子昨天晚上吃完了”杨锐把睡裤穿上“我先给你剥个芒果将就将就明天一早再去给你买行不?”自从徐宏同志揣上二胎,提子就成了杨锐家冰箱里的必备之物,但是好巧不巧昨天夜里吃完了,杨锐本来想着今天一早起来去早市买的不想徐宏晚上醒了。

“不行,不将就,我就想吃提子”徐宏一直是个随和迁就的性子,向来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可是再从这次怀孕以后,这脾气就和新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似的坐着火箭往上涨,首当其冲的杨队长只能安慰自己闺女就是金贵。

“领导,现在是夜里两点二十四”杨锐抬眼看了一眼夜光表“你让我上哪儿给你买提子去”

“小区门口有家统一银座”徐宏一双圆溜水亮的大眼睛里闪过点点期待“步行最多15分钟”

‘得,感情您在这儿等着我呢’虽说被太座套路了,不过杨锐看着徐宏用他那双琉璃一样剔透的眼珠子一眨不眨望着自己,什么脾气不情愿都没了。

“行,我去给你买”杨锐队长把睡衣穿上下了床“你不用等我,困了就先睡”

“行,我肯定不睡,你快去吧”徐宏对他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早去早回”

 

随着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徐宏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冷了下来,虽然杨锐看起来还是何前几天一样,但是他能感觉到,自从那天杨锐接了个电话后,就开始不对劲了,他有事儿瞒着他,徐宏从枕头底下拿出杨锐的手机,熟练的指纹解锁打开通讯录。

最近一周的通话记录一片空白,徐宏按出一个号码,却在接通之前又挂断了,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恢复原样放回了原处。

比起他去查,他更希望杨锐能主动告诉他,而且他相信,总有一天杨锐会主动告诉他的。

他们是战场上互托生死的战友,是生活上耳鬓厮磨的伴侣,这世上再也不会有比这更深的羁绊了。

 

 

 

 

虽然徐宏嘴上保证不睡,但是等杨锐从外边回来端着洗好的提子放轻了脚步回到房间时人已经又倒回去了。

杨锐坐在床边上,看着徐宏浓密的眼睫和小扇子一样随着他的呼吸轻轻地颤,一颗心一下子就软的稀里糊涂的。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提子罩上保鲜袋放回冰箱里,回来轻手轻脚的爬上床,揽住爱人的腰,轻轻的亲了一下他的嘴角,伸手关了灯。

 

 

 

“你到底喜不喜欢吃提子啊啊”

杨锐从驻地回来时,徐宏正看着电脑上的报告,旁边摆着一盘提子,好一会儿才往嘴里塞一颗,不禁有些奇怪,虽说徐宏一直都坚持每天吃提子,但确实没见他吃的时候多高兴。

“一般吧”徐宏动动鼠标往下滑了一页,随口答道。

“一般那你怎么天天吃啊,你不喜欢就不吃”杨锐心里不是滋味“什么不能补充维生素啊”

“我不是为了补充维生素,主要是听人说多吃提子到时候孩子生出来眼睛大”徐宏说着随手又往嘴里扔了一颗。

“是吗?”杨队长突然觉得膝盖中了一箭。

“我也不知道,听咱妈说的,不过总是有个念想不是”徐宏把报告又往下滑了一页“不如老二胎名也叫提子吧,多念念,说不定就成真了呢”

“...你高兴就成”杨队长觉得不只这下不只膝盖疼,心也开始疼了‘媳妇你到底对我们老杨家的基因有什么不满’

 

其实徐宏只是对杨锐一人的基因不满罢了,说来也怪了,杨爸爸是凤眼,杨妈妈是杏眼,偏偏到了杨锐这儿遗传成了小眯缝眼。

大概是隐性基因撞到一起了吧

不过幸好有徐宏领导了他们老杨家基因的二次革命,天爷儿那双桃花眼真的不要太好看。

 

05

“我周一就得回舰上报道了”杨锐关了床头灯,躺了下来。

“明天?离三个月不是还有两周吗”徐宏有些奇怪。

“舰长开玩笑的,还能真待够三个月啊”杨锐有一下没一下的捋着徐宏的腰“人顾顺一周前就销假去了”

“那行,我给你收拾东西”徐宏打开床头灯,就要下床。

“不用了,我明早自己收拾就行”杨锐把他按回床上,“你让我抱一会儿就成”

“好”听着杨锐的声音,徐宏心里突然一酸,顺从的随他躺回床上。

两人相对着挨在一起,感受着彼此温热的呼吸。

“其实那天我是故意和你拿错水壶的,我就是想借机认识你”杨锐牵住他的手,和他维持十指相扣的方式“我当时在一堆人里第一眼就看见你了,你怎么能笑得那么好看呢”

“我当时就看出来了”徐宏笑了一下,温热的呼吸洒在杨锐的脸上“人多不好意思拆穿你”

“真话?”

“不是”徐宏凑过去亲了他一口“我也想认识你,毕竟我还没见过眼睛这么小还能发光的人”

 

“徐宏,我是真喜欢你”

“我知道,你今天怎么了,说话这么肉麻?”

“没什么,我就是想着可能有好几个月见不着你了,怕你把我忘了,先说几句好听的讨好讨好你”

 

 

“杨锐!”周一早上天还没亮杨锐就拎着旅行包悄悄下了楼,手刚碰到门把手就听见了徐宏的声音。

“怎么了起来?”杨锐神色一顿,回头时又是那副惯常的笑模样“不多睡会儿?”

“我起来是有几句话想和你说”徐宏慢慢走下楼来,上前抱了他一下“你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们都在家等着你呢”

“......我知道”杨锐闭上眼睛,回抱着他的爱人“我知道”

 

 

 

我需要长长的评论来安慰我,非常需要,

评论(22)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