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我突然间有个疑问,在现代abo社会中(尤其是我黄暴大欧美),阿尔法和欧美噶都是社会极其稀有的属性,大多数都是贝塔,然而贝塔的生育率极其低下,那请问,你们这个社会一代之后还有人吗

评论(19)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