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铁盾|超蝙|EC|锤基】(现代AU)愿有岁月可回头3

设定男男可以通过手术植入孕囊繁育后代,一部分男子是隐性,体内有隐藏的孕囊

涉及CP:

铁盾——总裁铁×FBI部门负责人盾

超蝙——记者大超×总裁老爷

EC——律师万×教授查

锤基——检察官锤×心理教授基

“西芙”高大健美的检察官一身做工优良西装,淡金色的头发被发胶固定在脑后,暖蓝色的的眼睛注视着他的新助理“那件强奸案的卷宗准备的怎么样了”

“奥丁森先生”助理检察官西芙见到顶头上司连忙起身“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提交”

“那我们明天就把他送进监狱里去”金发男子朝她挤挤眼睛,准备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奥丁森先生先生”西芙在他推门之前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

“兰谢尔先生半小时前来了,现在在您办公室里”

“我知道了”男子点点头,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从州立法院到最高法院,伴随着你一路走来的除了越来越豪华的办公室,就是这本已经发脆泛黄的影集了”艾瑞克兰谢尔先生毫不客气的占据了属于检察官的那张宽大舒适的坐椅,一双长腿交叠搭在面前的办公桌上,听到他进来的声音,慢悠悠的翻了一页手中的老版影集“哦,我亲爱的索尔,你是还没毕业的女高中生吗”

“那就请你不要每次都带着羡慕的眼神视奸我的美好回忆”索尔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准备从他手里夺过影集“穿短裙的兰谢尔小姐”

 

“等等”艾瑞克突然猛地按住他正在看的那一张,照片上是三个人,背景是洛基大学时的操场,洛基站在中间,左右各有一人,艾瑞克将手指放在右边略矮但是对着镜头笑得灿烂的男子身上“这是谁?”

“查尔斯泽维尔”索尔扫了一眼照片,随口答道“洛基的师兄”

“洛基跟他很熟?”

“嗯”索尔翻着手里那份卷宗点点头“洛基和查尔斯的研究生是同一个导师,毕业时还一起留校了”索尔有些奇怪,大师哥几乎次次来都会翻这本影集嘲笑自己,怎么这次突然注意到查尔斯了。

心动的美人竟然是弟妹的师兄,真是太巧了,艾瑞克心里暗喜,但面上还是绷住了。

 

“那他现在。。”他压下心里的忐忑,小心翼翼的开了口“是单身吗”

“应该是吧”索尔喝了口水答道“没听洛基说他师兄身边最近有什么—等等,你问这干什么?”索尔抬起头来,把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目光跟盯着前几天那个强奸犯似的“你见过他了?”

“嗯”艾瑞克被师弟探照灯似的眼神盯得直发毛“我前几天去FBI保释了一个当事人,顺便和他聊了几句”

“布鲁斯韦恩是吧”索尔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你知道了?”艾瑞克对这件事这么快就传到索尔耳朵里有些惊奇。

“让FBI束手无措的连环孕夫杀手,这么劲爆的案子,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呢”索尔耸耸肩“再加上布鲁斯韦恩的身份,在现场发现他还不到十分钟,各大网站的头条就已经登出来了”

“不过是一场乌龙”艾瑞克摇摇头。

“那也够韦恩集团的公关团队喝一壶了”索尔笑笑“估计他们现在活吞了布鲁斯的心都有了”

“对,布鲁斯现在确实不太好过”艾瑞克想想送布鲁斯回家时客厅里的大行李箱,配合着索尔转移话题。

 

“查尔斯和你以前身边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不一样,他是个好人”索尔突然严肃起来“特别好的人,他从洛基一进大学就像个鸡妈妈似的照顾他”

 

“所以呢?”艾瑞克等着索尔往下说。

 

“所以如果你和以前一样只是想找个一夜情的对象的话,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查尔斯是个认真的人,而且”索尔顿了顿“要是让洛基知道你惹他的好师兄伤心了,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阉了你的”

 

想想洛基扔飞镖时百发百中的技术,艾瑞克突然觉得下面一凉。

“虽然我只和他见过一面,但我确定”艾瑞克回忆起见到查尔斯时心跳的感觉,神色也认真起来“我应该不是只想和他玩玩这么简单”

“最好是这样”索尔点点头,拿起椅背上的大衣“我要下班了,要一起走吗”

“现在?”艾瑞克看了看腕表,疑惑的看了一眼工作狂先生“才中午就下班?”

“我要去趟FBI”索尔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目前已经死了三个人了,却还是没有明确的线索能确定凶手,舆论闹得汹涌,史蒂夫他们部门的压力真的很大,上边已经准备将这个案子往上调了,我去帮帮他们理理卷宗,看看能不能拿出正当的理由再拖上几天?”

“你行吗?”艾瑞克并不是看不起索尔,只是一个检察官真的不是那帮政客的对手。

“实在不行,就拿老头子压他们呗”索尔露出点轻松的笑意,他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公文包。

 

“对了,你如果没事的话去帮我接洛基吧”索尔推开门,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今天和查尔斯在一起讨论那个连环孕夫杀手的侧写问题”

 

“我的荣幸”

 

 

 

 

 

 

“克拉克,克拉克?”

“啊!?”

正在出神的男人被两声高分贝的呼唤叫回了魂,发现美丽干练的女记者正用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他。

“怎么了,露易丝”高大的男人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下意识的抬手扶了一下镜架,尽管它并没有要滑下来的趋势。

“没事”露易丝对他露出一个假笑“最后一站了,入住登记已经办好”她扬扬手里的两张房卡“走吧”

 

“哦,好的”男人点点头,提着两个超大号的皮箱跟在女记者后面进了电梯,并且十分绅士的将她的行李一路送到了她的房间跟然后和女记者互道晚安,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被同事兼好友叫住了。

“其实你不必来的”

“抱歉,你说什么?”克拉克回头,一副没听明白的样子。

“其实你不必来的”露易丝并没有因为男人迷惑的表情而放过他,又重复了一遍“这不过是一场普通的比赛,我一个人足够了,你根本没有跟我一起来的必要”

“我也不太清楚”克拉克摸摸头“可能是主编他搞错了吧,你知道他—”

“主编根本就没有想派你来的意思,是你自己极力要求出差的”女记者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似乎犀利的能看透他的灵魂“你在逃”

“没有,不是”有些勉强的微笑出现在男人英俊的面容上“连续几天的飓风报导搞得我心情有点压抑,你知道的,自然灾难造成的大型伤亡什么的—”

 

“是布鲁斯韦恩吗”

“什么?”

“看来是他没错了”女记者看着对面男人瞬间变化的神色,了然的耸了耸肩。

“你们又吵架了”露易丝露出一个过来人的表情“说真的,不是我刻意维护他,你现在应该体谅他,怀孕的人脾气一般都不太正常的,因为小宝宝。。。”

 

“没有什么小宝宝了,露易丝”克拉克尽力保持脸上的不动声色,但垮下的肩膀却出卖了他的悲伤“它已经不在了,两周前就离开了”

 

“上帝啊,克拉克”露易丝被男人突然变红的眼眶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她上前给了好友一个紧紧的拥抱“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噢上帝啊,你一定很不好受”

“没事的,露易丝”高大的男人拍了拍她的背,算是回应了她的拥抱“都过去了,我已经好多了”

 

“那。。布鲁斯呢”露易丝观察了良久,还是小心翼翼的提起了这个名字。

“他也没事了”听到布鲁斯的名字,克拉克的神色僵了一下“自然流产,孩子本来就不大,并没对他造成太大的困扰”

“我是说”露易丝看着克拉克受伤的神色“他也一定很难过”

“我不知道,或许吧”克拉克摇摇头,抬头看向天花板上流光溢彩的水晶吊灯。

“克拉克。。”

“我真的不知道”克拉克疲惫的按了按眉心“那是一个在他的身体里待了三个多月的小生命”克拉克一只手捂住脸,声音里带了点哽咽“他怎么能。。。能。。就一点都不难受呢,你知道吗,当时得知宝宝没有了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不是不敢相信,也不是悲伤,而是。。”

 

“不是这样的,克拉克”露易丝蹲下来,和他靠在一起,不住地摩挲着他的背,希望能让他舒服点“失去了他,布鲁斯一定也和你一样难过,甚至比你还要难过”

“他一点都不难过,”克拉克把手从脸上拿下来,清澈温和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你没看到他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也没看到他衣冠楚楚迫不及待的出门参加宴会的样子,他一点都不难过,你知道吗,他前天晚上来找我说要再赔我一个,他从来没把他当成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他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可以拿来交换的物品,看在上帝的份上,那也是他的孩子”

空气一时安静下来,谁都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克拉克的声音终于恢复了正常。

“我来的时候,把离婚协议书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什么?!”露易丝好看的眼睛里满是惊愕之色,一脸的不可置信“就因为这件事,你要离婚?”

“不只是因为这件事”克拉克看了她一眼“我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像当初你说的那样,我不过是一个从堪萨斯州的农场里来的乡下小子,坐着三等火车来到纽约,最大的梦想不过是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记者然后在纸醉金迷的纽约城里有一个容身之处,而布鲁斯,美国人怎么说的来着”克拉克模仿着那些狂热的美人们“布鲁西宝贝儿,亿万富翁,花花公子,上帝的宠儿,天生就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那亿万分之一的存在”

 

“我们本来就不该有任何交集”克拉克制止了露易丝想要开口的反驳“但是他闯进了我的生活,我们相爱了,爱到冲昏头后竟然还结婚了,我之前一直在想,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上帝这辈子才把他送到我身边来”克拉克脸上露出甜蜜的笑意,但随即又变的悲伤“但是很可惜我上辈子并没有拯救银河系,所以上帝也没有把他带到我身边,他只是送了我一场美梦,而现在梦醒了,该面对现实了”克拉克的脸色平静了很多“灰姑娘和王子的美好结局只存在于童话之中,在现实中,他们注定以悲剧收场”

 

露易丝看着他湿润的眼睫,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轻轻拍拍他的肩膀。

 

“真的谢谢你,露易丝,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很抱歉让你听到这些不好的事”他站起来伸出手,把露易丝从地上拉起来,露出一个笑容,温暖又亲切,还带着点笨拙“我现在真的舒服多了,明天见,露易丝”他说着,朝门口走去。

 

 

 

“你还是爱着他的”露易丝在他身后喊道“不是吗”

 

“是,我爱他”克拉克承认的毫不犹豫,但随后又他低下头,又抬起来,将悲伤深深地隐藏在温暖和清澈的笑意之后“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我猜我们的韦恩先生一定没有签字,对不对?”露易丝冲他狡黠的笑笑。

“是,目前还没有,但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克拉克虽然被露易丝猝然转变的话题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诚实的回答了他的好友“他终究会接受这场婚姻不过是他生活脱轨的一场意外,然后继续他回归正轨的生活”

“他肯定是不会签字的,你就放心吧”露易丝笃定的一笑

“不,我没有不放心,我希望他签字....”

“哦,得了吧”露易丝一脸受不了的表情““真应该给你面镜子让你看清楚你现在这副心碎的样子”露易丝冲他挤挤眼睛“要是韦恩先生真的签了字,你估计就要跳金门大桥去了”

“他爱你”

轻飘飘的三个字却让克拉克满腔的反驳都吞了回去,他抬起头,紧紧的盯着露易丝。

“你其实从来都没有信任过他,你其实从来没有对这段婚姻有过信心,你的潜意识里一直认为像布鲁斯韦恩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组成一个家庭,他终有一天会厌倦,会离开”聪明的女记者此刻冷静而犀利,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容不得他半分闪躲“你们之间所谓的问题也好,离开的小宝宝也好,其实不过是加深你这种不信任罢了”

“我...”

“你们之间巨大的不同使你一边近乎朝圣的爱着他”克拉克还未来得及多言便被露易丝打断“一边又进行着有朝一日他必定离你而去的自我暗示”

“你说的对”面对女记者的步步紧逼,高大的男子举手投降,痛苦的闭上了那双清澈的蓝眼睛,将自己的惶恐和不安在好友面前铺展开来“我们认识了一个月就结婚,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年里面他在12点之前回家的日子一年不会超过十天,身上永远带着各种味道的香水,依然和离婚后的史塔克一起承包纽约时报的娱乐版”

“还有每一期的花花公子的封面女郎”露易丝一边点头,补充道“我一直想问,他们从来都不会因为分赃不匀而反目吗”

“露易丝!”好友那双和善的眼睛里带了几分薄怒。

“但是他爱你”女记者收敛她脸上的玩笑之色,神色认真起来“我当初确实觉得你们不合适,还记得他出现在我们的报社时那副自大,不可一世的宣布从此以后这家报社属于他的样子吗”露易丝皱起鼻尖,露出厌恶的神情来“就像每一个有钱的混蛋一样,拿着大把的钞票想要玷污我们不谙世事,纯真善良的小镇男孩”露易丝无视了好友不赞同的神情,继续说了下去。

 

“我从一开始就认为他不过是看你年轻貌美想和你玩玩甜蜜老爹的游戏,但是你竟然和我说你们要结婚了”露易丝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上帝啊,你知道布鲁斯韦恩这辈子睡过的维密超模比你见过的还多,但是从来没有听过他和哪个人谈过恋爱,更别说结婚了”

“我们那时只是昏头了”克拉克努力忽视他心里那一丝悸动的甜蜜,言不由衷。

“是是,我也以为是因为当时他被你36D的胸给挤的大脑缺氧了才会答应你的求婚”露易丝看着他朝天翻了个白眼“直到我参加了你们的婚礼,上帝啊,你真应该看看他看你的眼神,黏腻满足的简直让人起鸡皮疙瘩,笑的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哪里还有半分花花公子的影子”

“但是这并不说明我们之间还能在一起”克拉克的神情压下心中的那份甜蜜的悸动,强迫自己接受现实的冰冷“我们有太多的不一样,我不能按照他的想法活着,他也不愿意走进我的世界”

“别人或许不能,但你们可以”露易丝肯定的下了结论“克拉克,和他好好谈谈,告诉他你的顾虑,人这一辈子真的很短,遇到一个你爱的人不容易,尤其是那个人还爱你的时候”她靠近克拉克,在他脸颊留下一个轻吻“不要让自己后悔”说完绕过站的笔直僵硬的男人朝门口走去。

 

“谢谢你露易丝”克拉克在身后真诚的道谢“我会好好想想的,还有”克拉克正色道“布鲁斯不是什么甜蜜老爹也不是混蛋”

“哦,上帝啊”露易丝回头,一脸难以忍受的表情“我突然开始后悔我说过的话了,要不你们还是算了吧”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棕发青年示意他靠边停车,湛蓝的眸子里溢满了感激之意“今天真的谢谢你,不然我就要迟到了,你知道,在这种场合迟到的话真的很失礼”

棕发青年打开车门,冲他露出一个温暖的笑意,友好的挥挥手“开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

“嗯...好”艾瑞克点点头,难掩失望的心情,一下子说秃噜了嘴“那没事常联系啊”

“不好意思?”查尔斯显然是没听清他那句话的意思。
“呃,我是说”艾瑞克冲他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我有一个离婚的案子,当事人的妻子有心理疾病所以想索要更多补偿,但是我觉得有造假嫌疑,能找你聊聊吗”

“当然”查尔斯眨了眨快活的蓝眼睛“随时为您服务”

“噢,好,那..再见”艾瑞克再次被美人的蓝眼睛蛊惑,晕晕乎乎的发动了汽车。

查尔斯目送他的汽车一路远去,转身准备进去。

“等等,查尔斯”

就在走进最后一道门的时候,突然被叫住了,他回头,看到了西装革履的高大身影匆匆赶来。

“艾瑞克?”看见艾瑞克,查尔斯有点惊讶“你不是走了吗”

“我想了想,葬礼结束应该是晚上了,这个地方比较偏,不太好打车”艾瑞克急跨了几步和他并肩“我下班后也没什么事,不如等等你”

“那怎么好意思,太麻烦你了”查尔斯想着他和艾瑞克不过一面之缘,实在是不好这样麻烦人家,而且还是葬礼这种场合。

“没事”

“但是我真的觉得过意不去,这真的太麻烦你了,而且我要去参加的是葬礼”

 

“不管你要去什么地方”艾瑞克脸上露出敬畏之色“我只知道,如果我没有把他的好师哥安全送到家的话,洛基是不会放过我的,而且”接着他话题一转“善良的教授是不会阻止一个有良知的人对无辜的受害者表达哀思的吧”

“我还能说什么呢”查尔斯露出一个微笑“你人真是太好了,谢谢你,艾瑞克”

“我的荣幸”艾瑞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那我们进去吧”

 

天下所有的葬礼都是一样的,晦暗,压抑,穿着黑衣的人们坐在一起,为他们逝去的亲朋挚友哀悼。

查尔斯看着死者的母亲几次哭晕在棺木之前的悲痛欲绝的模样,自己的心也跟着难过起来,受害者的尸骨还在这里诉说着他遭受的惨绝人寰的迫害,而他们作为调查人员却连一张像样的侧写都拿不出来,听着他们亲朋悲痛的缅怀和对执法人员不作为的控诉,无力感和自责撕扯着他的内心。

“抱歉”他的声音轻的像是在呢喃。

“不是你的错”冰凉的手被一只温暖的手掌裹住“你已经尽力了”从指尖传来的暖流让查尔斯感到一阵战栗。

“你不懂”查尔斯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向明亮温和的蓝眼睛里里充满了苦涩“他用了那么残忍的手法去伤害别人,我们却找不出一点头绪,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你们并没有放弃希望”艾瑞克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有你们这么一群好探员在,一定会在下一次作案之前抓住他的”

“真的?”本是几句不痛不痒的安慰,但是从艾瑞克口中说出来却让查尔斯觉得自己的心口暖呼呼的,下意识的就问出了这个幼稚的问题。

“真的!”艾瑞克攥紧了他的手,和他一起看向教堂的高台,声音坚定的让人充满力量“邪不压正”

“这话从律师嘴里说出来可真够没有说服力的”

“冤枉”艾瑞克为自己叫屈“就算我不像索尔这么高尚天天做公诉案,但也不是什么都做的呀”

看着艾瑞克坚毅的侧脸,查尔斯本来晦暗挫败的心情渐渐明亮了起来,目光重新转回教堂中央,却看见高台角落里闪过一个人影,穿着一身灰色的大衣,衣领高高竖起来,头上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匆匆向后门走去,教堂的探照灯正好扫到他的侧脸,漏出一双灰色的眼睛。

“谁?”

 

 

 

 

 

 

 

看完别急着走,留条评论鼓励鼓励作者呗,不过催更的话就算了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