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铁盾|超蝙|EC|锤基】(现代AU)愿有岁月可回头1

终于对欧美圈下手了

设定男男可以通过手术植入孕囊繁育后代,还有一部分男子是隐性,体内有隐藏的孕囊,与男性结合可以受孕。

现代AU向

涉及CP:

铁盾——总裁铁×FBI部门负责人盾

超蝙——记者大超×总裁老爷

EC——律师万×教授查

锤基——检察官锤×心理教授基

“队长,又又新的受害人了”美艳性感的女探员推门冲了进来。

“这次是在哪里?”一身西装,金发碧眼,比杂志上的男模还要英俊几分的男子闻言站了起来。

“街心公园的草坪上”

“上次还在一家小电影院门口,这次直接扔公园里了”吃着小甜饼的男人撇撇嘴“凶手真他妈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闭嘴!”女警官瞪了他一眼,说罢又看向了金发男子“这次发现了嫌疑人”

 

“莎伦已经出发去现场了”金发男子放下了手里的咖啡“塔莎留在部里,克林特和山姆跟我走”

“史蒂夫,我也去”

一身棕色西装,英伦打扮的儒雅男子上来拦住了他。

“比起出现场,我更倾向你留在这里,查尔斯”史蒂夫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他“稍后嫌疑人被送过来后我们需要你和他聊聊,你知道,这事儿除了你我们谁都干不来”

“好吧”男子点点头,被说服了“那有情况及时通知我”

“我知道”史蒂夫拍拍他的肩膀,走出了办公室。

 

警笛伴着发动机的声音响彻了整座大楼,片刻后,原来还有些骚动的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午夜的街心公园被架起的几盏探照灯照的宛如白昼,史蒂夫一下车就被刺眼的亮光晃得眼睛一花,近三十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使他感到一阵眩晕,他下意识的扶住车子定了定神,便带着队员们一起朝案发现场走去。

 

那边的警戒线已经拉起来了,周围停着几辆警车和新闻采访车,一个女记者正站在警戒线前滔滔不绝的臆测着这次的死者,同时谴责着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史蒂夫带着两个队员绕过她抬起警戒线钻了进去。

 

 

“男性,30到35岁之间,怀孕已经超过32周,死亡时间是夜里十二点到凌晨一点之间”先他们一步出发的女法医已经对尸体做了初步检查“死亡原因和和先前的两个受害人一样,都是失血过多,而且死前都发生过性关系,腹部被强行剖开,整个人工孕囊都被拉扯了出来,胎儿死于母体血液循环停止后的窒息”女法医又看了一眼被开膛破肚的尸体,做了简单的总结“目前能看出来就这么多,剩下的还要被带回部里做进一步解剖才能知道,不过能确定”她把沾满血污的手套摘下来扔进垃圾桶里,又深吸一口气,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凶手在剖开腹腔的时候,受害人应该是有意识的”

 

凶手丧心病狂的行凶手法,干净的找不到一丝痕迹的犯罪现场,对受害者的同情,对凶手的痛恨以及对目前案情无能为力的愤怒纠结成一股复杂的情绪在他们心中翻腾着。

 

 

“这狗娘养的杂碎!”克林特看着被装进尸体袋里的血肉模糊的尸体,狠狠的啐了一口“要是让我抓到他,一定让他尝尝每一块骨头都碎掉的滋味”

 

 

“回部里再说吧”史蒂夫看着越聚越多的人群,按按眉心,下了命令。

 

 

深夜的FBI大楼依然是灯火通明,不同的部门都有紧急的案子在处理。

 

“嫌犯在哪里”史蒂夫一进办公室就问道。

 

“你们刚走不久就被带回来了,在公园的另一边抓到的,当时他手里拿着一把带血的手术刀,上面只有他一个人的指纹”娜塔莎递给他一杯咖啡。

 

想到死者身上整齐的切口,手术刀确实是最适合的工具,但是鉴于前两次凶手的小心与谨慎,和干净的现场,这次所谓的“持刀凶手”应该也不过是个可怜的替罪羊。

 

 

 

“查尔斯正在和他聊,不过劝你最好亲自去看看他”女探员迈着步子向饮水机走去“是熟人”

 

“熟人?”他应该不认识专杀孕夫的变态吧,史蒂夫被娜塔莎的一句“熟人”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紧走几步推开了审讯室的门。

 

“布鲁斯?!”。

“史蒂夫?!”

万万没想到能在审讯室里见到自己前夫的好友,花花公子,亿万富翁——布鲁斯韦恩,史蒂夫惊讶的把手里的纸杯都捏的变形了。

 

和他一样,坐在审讯室凳子上的布鲁斯看见他也是非常震惊。

 

“你们聊”查尔斯善解人意的站了起来“我去喝杯水”

“可以吗?”史蒂夫对好友为自己开绿灯的行为表示感激,但是布鲁斯目前还是嫌疑人,查尔斯作为询问人就这样直接的把嫌犯留在这里,可能会给他造成麻烦。

“我不会开摄像头”查尔斯用下巴点点摄像头的方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而且”他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他的嫌疑已经基本被排除了”

“谢谢”史蒂夫松了一口气。

“不客气”小个子男人友好的眨眨那双蓝的过分的眼睛,推开门出去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史蒂夫艰难的吞了口口水“又是怎么卷进这件事里去的”

“一言难尽”布鲁斯用带着手铐的手抹了把脸“今晚麦迪逊大街那边有个聚会,我喝断片了,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街心公园里草坪里,手里还拿着一把带血的手术刀”

“你知道我不可能是凶手”布鲁斯把手放回了原处,身上价值不菲的西装已经有些凌乱,好看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显得疲惫又颓然。

“我知道”史蒂夫点点头,他当然相信布鲁斯不可能是凶手。

“听着布鲁斯”史蒂夫坐在他的对面“我们虽然相信你不是凶手,但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虽然目前你的嫌疑已经被排除了,但是你还需要找你的律师来保释你才能离开”

 

“艾瑞克已经在路上了”布鲁斯点点头,一下子靠在了椅背上。

 

“需要我给阿福打个电话吗”史蒂夫看看他。

 

“刚刚那位泽维尔先生已经帮我打过了”

 

“那你先一个人待一会儿,我还有事要忙”史蒂夫将手里那杯没喝过的咖啡放到他面前,想了想,又拿了回去“我去给你换杯牛奶”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起案件了”军人出身的史蒂夫习惯性的保持军姿“目前来说,三个受害人的籍贯,背景,职业找不到重叠的地方”他看着玻璃板上三个死者的照片“现在唯一能找到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做过人工孕囊植入手术,并且怀孕都在30周左右”

 

“为什么一定要到30周”克林特不解的问道。

“因为30周的时候胎儿的肺脏已经可以支持自主呼吸了,取出来可以存活”史蒂夫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十分平静,然而没有人能够质疑一个过来人的经验。

 

“那凶手为什么没有把孩子取出来?”山姆提问道。

 

“我倾向于他这是某种报复心理”查尔斯温和的声音响起“他的目标都是怀孕的男人,而且还必须满足胎儿超过三十周的最低存活标准,但却并不将他们取出,所以我觉得他是在行使某种报复的快感”

“可是除了将他们破腹取出孕囊之外并没有在死者身上发现别的伤痕,甚至连和他们发生关系都十分温和,没有暴力性侵的痕迹,他要报复的到底是什么,你能做个侧写吗,查尔斯?”

“我尽量,但是他目前给我们的信息真的太少了”查尔斯补充“现场太过干净整齐,我准备回大学和洛基聊聊再说”

“洛基?”史蒂夫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案子目前并没有太多进展,我估计上边是要介入了,我去找找索尔,看看他能不能把案子再压一压”

 

 

 

“你好,我是布鲁斯韦恩的律师,我现在怀疑你们对我的当事人进行无理由的扣押”随着磁性又十分傲慢的声音响起,一个瘦高男人出现在了办公室里,即便是凌晨两点,他的西装上依然见不到一丝褶皱,灰蓝色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实习生,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我要求面见我的当事人,另外,请出示对他进行询问的探员的编号,我怀疑他对我的当事人的讯问涉嫌暴力”

“抱歉,这位先生”就在实习生被他的咄咄逼人吓得不知所措时,一个温和的声音插了进来。

 

艾瑞克闻声抬起头,然后就被溺在了一片蔚蓝的海洋里。

噢上帝啊,他的眼睛可真蓝!

看着眼前带着笑意的小个子男人,全美排名前五的金牌大律师艾瑞克兰谢尔先生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扑通扑通乱跳的感觉。

“我是罗杰斯队长所在部门特聘的心理学教授,不是正是的探员,所以你可能无法投诉我,但是”小个子男人面色诚恳“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在审讯过程中并未使用过暴力手段,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找法医来鉴定,先生?”

噢天呢,他的嘴唇红的可真诱人,亲上去的感觉一定好极了。只顾着盯着泽维尔一双红唇开开合合,艾瑞克压根就没听到对方到底说了些什么。

“先生?”查尔斯看着对面的人一直在出神,又抬高声音喊了一声。

“艾瑞克,艾瑞克兰谢尔”艾瑞克终于回过神来了“我是那个,我是布鲁斯韦恩的律师,那个,我来,我来保释他”向来在法庭上口若悬河咄咄逼人不给对方一丝余地的大律师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有结巴的一天。

“你好,兰谢尔先生”男人温和的笑笑“我是查尔斯 泽维尔,是罗杰斯队长所在部门特聘的心理学教授,也是刚刚询问韦恩先生的人,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有使用暴力—”

“当然”艾瑞克立刻点点头“我绝对相信一位温文尔雅的教授是不会使用暴力手段的”

那副通情达理的模样简直和方才咄咄逼人为难实习生的时候判若两人。

“哦,谢谢您”查尔斯向他伸出手,露出一个微笑“我们已经排除了韦恩先生的嫌疑,一会儿韦恩先生签完字您就可以保释他了”

“当然”艾瑞克伸手握住那只手,掌心的温度令他十分眷恋,“那个,我的侄女旺达今年就要考大学了”兰谢尔先生抿嘴一笑,露出腼腆的神色来“她报了心理系,我能不能请你和她聊一聊”成为大律师的第一个技能就是要学会睁着眼说瞎话,艾瑞克对此早已信手拈来。

“好的,没问题”虽然对面前人突然转变的态度感到有点奇怪,但一向温和宽厚的查尔斯还是把名片递给了他“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真是太感谢您了”艾瑞克兰谢尔把那张名片小心的放进西装的口袋。

 

 

“今天就先这样,大家都先回去睡几个小时,有什么事情睡醒了再说”瞧瞧外面已经发亮的天色,再看看下属们眼下浓重的黑影,史蒂夫大手一挥,决定放他们回去休息。

“这是我第三个加班的周末了”美艳的女探员点点头“等老娘抓到了他,一定要让他把我的高跟鞋吞下去”

 

“等等,你是说今天是周末?”

“队长你难道不知道吗”

 

“天哪!”史蒂夫一拍脑门“我答应了周五要去接彼得的!”

 

“所以他一直等着你直到凌晨三点钟才哭着睡着”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一身银色休闲西装,留着修剪整齐的小胡子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摘下墨镜,露出一张让全美国人又爱又恨的脸。

安东尼 ·爱德华· 史塔克,世界排名前三的能源产业SI集团的拥有者,亿万富翁,前花花公子,全美偶像,慈善家,最新的头衔是新晋单身父亲。

 

 

“我请问尊敬的罗杰斯队长,是什么样紧急的案件能让您忘记和亲生儿子的约定呢,我想想”小胡子男人夸张的摆了摆手,比了个三“这个月的第三次”

“我很抱歉,托尼”史蒂夫冲他露出歉意的神情“突发案件,又有了新的—”

“你不需要对我道歉,你应该对彼得道歉”托尼史塔克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他“而且史蒂夫,你知道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听你的道歉”小胡子男人看向他,一向玩世不恭的大眼睛里是难得的严肃“我来是希望你完全放弃对彼得的抚养权”

“不可能!”史蒂夫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你怎么能提这样的要求,我绝不会这么做的,彼得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能放弃—”

“哈,你还记得彼得是你的孩子”小胡子男人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嘲讽“他当然是你的孩子,毕竟你在怀着他六个月的时候还在索马里出任务,八个月的时候还去拆炸弹,这样都没给你折腾掉绝对是因为我们小彼得的生命力顽强,你生完他第十天就去了中东,然后就永远在出差,一年回来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托尼情不自禁的提高了声音“你不知道他长第一颗牙的时间,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爬,会走,会叫爸爸,五年了,你从来没有陪他过过一个生日,上帝啊”托尼翻了个白眼“我真不知道你除了生了他还有什么资格说他是你儿子!”

“托尼,我承认”史蒂夫有些挫败,他对彼得确实是充满了愧疚“因为我的工作而错过了彼得的成长,是我的错,但是我已经在补救了,我已经从CIA调到了FBI”

“是,你是从CIA调到了FBI,不往外跑了,但是你有因为换了工作就多回一次家吗,调令是一年前生效的,你有赶上彼得今年的生日派对吗”

“我。。”史蒂夫被托尼堵得哑口无言,彼得生日那几天他正追着的一个连环碎尸案到了紧要关头,他根本没顾上彼得的生日。

“小辣椒当年说的对,一个工作狂和一个花花公子根本就不该在一起,因为我们之中没有人能负担得起一个家庭”托尼看了他一眼“但是我们在一起了,还有了孩子,那就必须改变,我做了所有我能做的,而你”托尼走向门口他的神色漠然而冷静“一直都留在原地”

 

 

“上帝啊,布鲁斯少爷你还好吗”打开门的阿福看见布鲁斯凌乱的西装和上面的血迹大惊失色。

“嘿,放松点阿福,都不是我的血”布鲁斯尽量让自己的神色轻松一点,尽管经过前半夜的花天酒和后半夜FBI的询问早已榨干了他还没有完全恢复的精力“话说你怎么起这么早?”

“肯特先生要赶早班的飞机,我起来帮他收拾东西”顺着阿福视线向上看,果然看见克拉克提着一个大箱子正在下楼。

“你要去哪里?”

“你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伴随着箱子滚下楼梯的巨大声响的是两人异口同声的默契。

“一点小误会,都不是我的血,我没事”布鲁斯看着地上的箱子,摆摆手,示意急匆匆冲过来的高大男人稍安勿躁“先说这是怎么回事?”

“大都会那边有个长期的报道需要我去跟”克拉克看了看他脸上那道细小的伤痕,神色有些不自然。

“阿福,能让我们来个吻别么”布鲁斯冲老管家眨眨眼,老管家会意的离开了客厅。

他这一走,布鲁斯脸上的疲倦顿时无所遁形,他走近克拉克,盯着那双藏在厚重镜片之下的眼睛,一如他们初见之时的清澈温暖。

“你非要这样吗?”

“长期分居是申请离婚的条件”克拉克低下头,不去看他眼里的情绪“鉴于你不肯在协议书上签字”

“你到底是什么毛病?”布鲁斯烦躁的把西装外套脱下来扔到了一边“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再说了,它没有了我也很难过,看在上帝的份上,我才是受直接伤害的那个好吗”

 

“不,布鲁斯,你一点都不难过”克拉克绕过他提起箱子,走到门口,他推开门,最后看了他一眼“你只是松了一口气”


评论是动力,告诉我有人在看


评论(2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