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锋凡】锋芒——番外3

番外三
扎读二声

 

 

战狼这次的任务以解救人质为主,危险系数并不高,而且也没有像冷锋同志骗睡的时候说的那样要用上一年半载,在战狼速战速决的优良作风指导下,大概只需要二十天就足够了。

他们和当地军队商量好,战狼负责进入恐怖分子基地找到人质,然后将他们分批撤离,军方随后对恐怖分子进行逮捕,冷锋主动要求负责最后一批人质的撤离及断后工作,本来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但是没想到最后一批人质里有个男人因为恐惧和不愿意最后一批撤离而大声的嚎叫,惊动了恐怖分子,使他们奋起反扑,冷锋和剩下的几个队友为了保证人质的安全和恐怖分子开了火,无奈双方实力悬殊,几个队员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其中以冲在最前面的冷锋伤得最重。

右肝破裂,脾脏中度破裂,左腿和和左手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当地医院不具备治疗条件,只能经过简单的抢救后回国手术。

 

 

卓亦凡赶到医院的时候,冷锋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几个受伤不太严重的队友守在手术室外,见卓亦凡来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上来拍拍他的肩膀,他们见过的生离死别太多,多到能够明白此时再多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卓亦凡感觉到他们无声的鼓励,脸上露出点浅浅的笑意,示意他们放心。

然后站在手术室外,目光紧紧的盯着手术中几个红字,一句话也不肯说了。

“小凡”龙小云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冰得厉害,而且还在微微的颤抖,心下顿时不忍,卓亦凡比冷锋小了四岁,还是个根本没经过事的小年轻,平日里又熊又萌的和冷锋撒娇耍赖,如今冷锋突然出了事,她真怕他挺不住。

“云姐”卓亦凡看了他一眼,冲她笑笑,回握了一下龙小云的手后便把手抽了回来“我没事”

龙小云看着平日里的熊孩子现下此刻强自保持镇定的模样,还想在说什么,但见卓亦凡已经把目光转回了手术室,便把话咽回了肚子里,陪着他一起等。

 

又过了四五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期间卓亦凡就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都没动。

门开的时候,大家都围上去询问医生,卓亦凡却盯着被推向病房的冷锋,直到看不见了,才向医生走去,向前迈了一步,才发现腿是软的,他扶着墙缓了缓,慢慢地走过去。

手术很成功,医生已经把他破裂的脾脏进行缝补修合,肝脏破裂也不严重,出血已经止住了,总体来说没什么问题,在ICU观察一会儿就能转到普通病房,不过左腿和左手的骨折要慢慢养。

众人听了欢天喜地,都道冷锋命大,龙小云高兴的想找卓亦凡,一喊才发现他竟在人群外围。

卓亦凡见所有人都看向他,便上前走了几步,龙小云发现他的脸色虽然还不好看,但比冷锋在手术室时要好多了。

他看了看大家,脸上显出点苍白的笑意来“既然医生说冷锋没事了,大家就早点回去睡觉吧,你们身上都有伤,也需要休息,等休息好了再来看他”说完看看龙小云“云姐,麻烦你多留一会儿,我得回趟家给家里人说说再给他收拾点东西”

“行”

说实话,几个队友听着卓亦凡有条不紊的安排时心里多少都是有点吃惊的,他们和卓亦凡认识两年多了了,卓亦凡人是相当不错,但是性子就合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时不时的犯个熊,耍个赖,一直都是冷锋哄着纵着的,所以这次冷锋出事儿,他们真担心这没经过事的小少爷直接在手术门口哭鼻子,但是没成想,小少爷不但没哭鼻子,反而说话办事都相当周全,记得冷锋再一次给熊孩子顺好毛后,面对他们一张张幸灾乐祸的脸,自豪的说他们家凡哥平常看着是熊,但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

当时觉得锋哥给自己找台阶下,但现在看着冷静询问医生注意事项的卓亦凡,发现冷锋所言不虚,心下对卓亦凡多了几分佩服。

 

其实他们只看到每次卓亦凡炸毛发脾气都是冷锋顺毛伏低宠着顺着,但从来没认真想过,冷锋一出任务就是天南海北国内国外的跑,啥都顾不上,平日里照顾恬宝儿还有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儿哪一样不得卓亦凡来,而且他自己还有公司里的一大堆事儿,要卓亦凡真只是就会个作天作地的熊孩子,这日子早过不下去了。

 

龙小云一直在医院里守着,远远的看见卓亦凡出现在楼道口,他今天穿了卡其色的羊毛大衣,显的他越发高大挺拔,一双长腿走路带风,哪怕手里拿着几个大袋子也不失风度。

看着眼前向她走来的英俊男子,再想想今日卓亦凡在冷锋出事儿时的表现,龙小云真的很难再把他和拖着冷锋耍赖犯熊的男孩联系在一起了。

 

“云姐”看着给他打开病房门后有些晃神的龙小云,卓亦凡喊了她一声,随即笑笑表示感谢,进门把东西放下,又给她倒了杯水随即把东西分类往储物柜里放,龙小云大致的扫了一眼那几袋子东西,发现睡衣,毯子,水杯饭盒和洗漱用品什么的一应俱全,甚至连刮胡刀,须后水都有。

没用几分钟,卓亦凡便把拿来的东西归置好了,对她轻声道“云姐,我这都弄好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就不说谢谢你们了”他挠了挠头,又露出点大男孩的腼腆来“见外”

“好”龙小云觉得她确实不适合再呆下去了,接下来的时间应该留给他们,卓亦凡把她送到门口,家里的司机已经在门外等着了,卓亦凡一边说着现在已经太晚她一个女孩子怎么都不太安全一边把她交给司机,然后一直目送他们到了楼梯口,才向她挥挥手,回去了。

 

她感受着卓亦凡温柔细致的关心终于明白,随着岁月的增长,卓亦凡那股子熊劲儿,已经只会冲着冷锋一个人犯了。

在冷锋不在的所有场合里,他都已经成了有担当有责任的稳重男子。

 

唯独在冷锋面前,他还做着他胡天胡地的的熊孩子。

他只做他一个人的熊孩子。

 

遇上卓亦凡,冷锋真是撞大运了。

 

 

 

 

撞大运的冷锋同志向来命硬,常遇大难但从来不死,但这次确实是伤得狠了,稍微一动便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像让挖掘机碾过似的,喉咙里和火烧一样,他刚张开嘴准备要水喝,便感觉一根软软的管子被轻柔的塞进嘴里,随后一股温热适中的甘甜缓缓流入,顺着喉咙滋润了五脏六腑。

费劲的睁开眼,看见卓亦凡关切的目光,心里顿时虚的厉害。

“医生说不让一次喝太多水”看他喉结上下动了两下,卓亦凡便收回了管子“过一会儿再喝”

熊孩子的声音听不出任何不对,但越是这样,冷锋心里越没底。

卓亦凡把杯子放回床头的柜子上,就不再说话了,病房里顿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恬宝儿呢?”冷锋费劲巴拉的转了一圈脖子,终于找了个话题。

“我送她回爸妈那儿了,后天是周末,到时候再让她来看你”说着卓亦凡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了个保温壶“医生说你可以适量的吃点流食,我妈熬了点小米粥,给你瞥了点米油,你要不要喝点儿”卓亦凡把米粥放在柜上,看着冷锋瞬间皱起的眉头,心里带了点笑意“放心,保姆熬得,我妈没动手”

“谢谢叔叔和阿姨了”冷锋的声音有点低落“让他们担心了”

“你回去要是还不改口该让我担心了”卓亦凡笑笑,他略带倦色的面上终于鲜活了一点。

“对不起”冷锋想要去够卓亦凡搭在床边的手,他这次确实冲动了,太过高估自己自己,但是发现他的手抬不起来—毕竟骨折了。

卓亦凡没接话,屋子里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真的,对不起”冷锋又说了一遍。

卓亦凡还是不理他。

“饭煲儿哥”冷锋眨巴着一双不大的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你就原谅我吧”

卓亦凡无奈的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主动把手放进了冷锋的掌心里,冰凉冰凉的,扎的他心窝子一颤。

“你真的吓到我了”此时卓亦凡的声音终于褪去了方才的镇定,带上了细细密密的颤抖,他握着冷锋的手“你不知道,我当时站在手术室外边,医院里的灯惨白惨白的,特别吓人,我当时想要是大夫出来跟我说他尽力了我该怎么办,恬宝儿又该怎么办,真的,我当时特害怕”卓亦凡的呼吸又轻又急,一下一下的戳在冷锋的心头上。

冷锋骨折的那只手不能动,他用另一只手握紧了卓亦凡,心里的悔恨愧疚像是要把他活埋了。

“但是我告诉自己我不能害怕,更不能让别人看出我害怕”似乎是感觉到指尖传来的暖意,卓亦凡的呼吸终于平稳了一点点“你干了这么英雄的事,我不能给你丢人”

“对不起”冷锋看着卓亦凡瞬间变红的眼眶,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此刻真的特后悔,后悔自己逞能,后悔不注意保护自己,看着卓亦凡眼中的水光,他甚至开始后悔把卓亦凡拖进他的世界里。

卓小少爷家境优渥,衣食无忧,如果没有遇到他,他本可以继续当他的中二青年,每天打打枪,吹吹牛,和老何斗斗嘴,然后过几年被他爸抓回来继承家业,结婚生子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远不必像现在这样被他拖进一个带着硝烟和血腥味的是世界里,养着别人的孩子,时时刻刻都为爱人的安危担惊受怕。

他的人生本不必如此狼狈,更不该如此痛苦。

要是当初他心肠硬一点就好了,不答应熊孩子就好了。

但是,他舍不得,卓亦凡太好了,鲜活阳光的简直不该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他是那么勇敢,以无畏的勇气作剑,汹汹而来,把他心里那点儿犹豫优柔驱逐出境,一路攻无不克,直直的闯进他的心房,在他的心尖上骄傲的插上属于他的王旗。

“这是你的职责,我能理解,所以我不指望你给我什么没有下一次的保证”卓亦凡似是累极了,把头伏在他枕边“我不要你做软蛋,但是,如果下次再有这种情况的时候。。你能不能尽量保护自己,算我求你了”

他蹭着冷锋的脸,声音轻的像是要是飘散在空气里“我真的受不了”

“我答应你”他轻抚着爱人的头发,许下今生唯二的诺言,他承诺着,如在国旗下宣誓誓死捍卫国家时那般郑重“我一定在保证任务完成的前提下尽最大的努力保护我自己”

他转头看向卓亦凡,而熊孩子已经睡过去了,病房里相对温暖的灯光照在他的侧脸上,显得温情而又美好。

冷锋亲吻着他的额头,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




再送大家一个番外,我发现我已经彻底把热血军旅特种兵扭曲成了老婆孩子热炕头,还是那句话,人物是自己的,雷全是我的。

请相信我真的不是黑,我拿三张战狼2的电影票作保证(虽然已经找不到了)

不要质疑伤情的BUG,一切为剧情服务

顺便告诉大家一句,虽然我没有回复大家的评论,但每一条都有认认真真的看,感谢所有给予鼓励的小天使。
冷CP不易,且萌且珍惜

评论(23)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