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我有诗与酒,待客云中来

【锋凡】锋芒4

首先声明,本人并没有看过战狼1对龙小云女神的所有描写都基于百度和自己的脑补,不实勿怪。

第四章

虽说因为肾上腺素的飙升导致心跳加快,但冷锋同志的头脑还依然保持着清醒,他根据受过的训练和以往的经验不停地思考着能够脱身的最好方法,然而就在大脑急速运转的时候,熊孩子却凑上来亲了他一口。

本来运行良好的服务器瞬间因为负荷过重瘫痪了。

程序立刻重启,耳旁却传来沉闷的“砰”的一声,继而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雪白的绒羽铺天盖地的飘洒下来,在空中打着旋儿的飞舞,有几片还落到了冷锋和卓亦凡的头发上。

可以说是相当的浪漫了。

可惜这并不是什么风花雪月的助攻,而是敌人亲切的问候,因为他们的余光便瞟到一架AK-47从碎裂的窗口中伸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中还冒着烟雾。

“那边!”冷锋说着便托起卓亦凡的腰一送,卓亦凡配合的一抬,长腿踢碎了另一扇窗户,进入了旁边的房间,而因为双手托住卓亦凡而失去重心依靠的冷锋一把抓住排水管道,借力一荡,正好踢歪了枪口,从窗口进入了房间,趁他们还未反应过来,一个勾拳,又飞起一脚干掉了窗前的家伙,又一拳砸在了另一个大个子的鼻子上,众人反应过来后立刻一拥而上,前后一起围攻冷锋,而卓亦凡却突然从门而入,抄了他们的后路,虽说冷锋是以一敌好几十的战狼,卓亦凡也受过他的训练与指点,但对方毕竟胜在人多,况且地方小也难以施展,很快两人身上都挂了些彩,意识到在这样打下去不行,冷锋眼神一暗,躲过一个保镖的攻击,几步到窗前,一把捡起他踢歪了的那把AK-47,拔掉消音器朝天花板就是一突突。

身后的卓亦凡瞬间明白了他想干什么,立刻夺过了一把被保镖一直拿着但就是不开火的冲锋枪。

“fuck!”为首的黑衣大个儿脸上立刻慌乱起来“Dont shot,don’t shot!”楼下正在办酒会,整个非洲有头有脸的人物差不多都到了,本来是想靠着他们打个掩护,然而若是出现枪击事件,一定会引起恐慌,就适得其反了,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想过枪战,当初开那一枪不过是为了威慑冷锋和卓亦凡,而且还安了消音器又在前面堵上枕头,为的就是不被发现,但如今他们这么一扫,恐怕整个别墅都听见了。

就在大个儿分神之际,冷锋一脚踹向了他的腰窝,卓亦凡也干掉了眼前的保镖,冲了出去。

“上楼!”冷锋看了卓亦凡一眼,大喊一声,两人却随即朝楼下跑去,二楼有个露天的小花厅,根据之前同事提供的别墅内部构造,在那里应该是可以顺着浇水的管子滑下去。

虽然声东击西的引开了三楼的守卫,却不曾想伯爵在每一层都布了人手追击他们,管子会被随后过来的守卫剪断的,滑下去肯定是不行了,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冷锋突然抱住卓亦凡的腰。

“别怕”说完就带着他从二楼翻了下去,因为惯性的关系,两人落地后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幸好两人运气不错,下面是一片灌木丛,很好的缓冲了一下,但它们身上的小刺扎人真不是一般的疼,不过冷锋一直牢牢的把他圈在怀里,尽量避免他和灌木的接触。

一离开灌木丛,冷锋就像是被什么烫着了似的立刻松了手,两人小心的躲开守卫,拐了好几个弯,才找到放车的地方。

卓亦凡觉得自己伤的轻,便主动开车,但在他坐在驾驶座上时并体贴的替冷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时,冷锋却走到了后面,看着冷锋用流血的胳膊有些吃力的打开后座车门,卓亦凡看了他一眼,伸手关上了副驾驶的门,随即发动车子。

 

回去的路上是令人窒息的沉默,来时的融洽轻松荡然无存,卓亦凡透过驾驶镜看着冷锋坚毅的眉眼,启了启唇,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他知道冷锋知道了,也回答了。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他们终于看见了工厂的大门,卓亦凡暗自松了口气,觉得自己能平安开到工厂没出什么意外简直是老天保佑。

 

一个急刹车,车子停了在工厂门口,一直处于发呆状态的冷锋同志一个没留神,额头直接撞上了前座,而卓亦凡却直接打开车门,奔厂里去了,连钥匙都没来得及拔。

看着卓亦凡近乎逃离的身影,冷锋心里一阵苦涩。

他早就看出来熊孩子对他有意思,毕竟他隐藏心意的手段实在算不上高明。

冷锋在这世上摸爬滚打了27年,总共遇见两个想和他走心的人,一个是他的队长龙小云。

一个既有美丽聪慧的外表,又有坚强独立的心灵的女人,她看得到冷锋看似吊儿郎当的外表下的那一颗纯粹的爱国之心,也感受得到他时时刻刻都在沸腾的一腔热血,支持他,鼓励他,哪怕在他被开除军籍的时候都希望他在结婚申请上签字。

那真的是一个太好太好的女人了,冷锋不信鬼神,但在那一刻,他却愿意为了龙小云感谢上苍。

 

而卓亦凡,他和龙小云是完全不同的。

 

 

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卓亦凡穿了一身乱七八糟的迷彩服,脖子上挂着一个骚红骚红的耳机,白的反光的脸上是不可一世的张扬,他把枪抵在自己的脑袋上,嘲笑他不自量力。

一看就是个温室里边没受过苦的小少爷,爱装逼的熊孩子。

但后来发生的一切却让冷锋不得不对他改观。

熊孩子确实没吃过苦,也确实爱吹牛逼,而且遇见漂亮姑娘的时候骨子里还带着点不可救药的浪漫英雄主义情结。

但他却并不是娇生惯养,离开温室就不能活的娇花。

熊孩子是熊,但熊孩子一腔热血,充满了正义感,和那些遇见危险只知道带着钱逃命撇下整厂人不管的二世祖不一样。

熊孩子有担当。

冷锋以一种复杂的心绪看着他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成长起来,从枪里只敢装塑料子弹,纸上谈兵,被血溅到就抱着腿哇哇乱叫的中二青年长成了一个敢扛着真枪和雇佣兵正面杠,时刻都挡在工人身前为他们撤退争取时间,到了后来真中了弹连一声都没吭还跟着自己上坦克的战士。

熊孩子是熊,但熊孩子是条汉子。

 

最难能可贵的是熊孩子在经历过枪林弹雨之后依然有一颗柔软善良的心脏,他在军舰上向PASHA道歉,允诺回国给她买芭比娃娃,明明都中弹了却还嚷嚷着说什么为了保持英雄气概死都不睡在医疗舱,其实不过是为了给受伤更严重的人腾出空间和资源罢了。

 

他不知道卓亦凡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但他记得有一天清晨,他走到甲板上,看见卓亦凡正在教一群小朋友画画,初升的太阳洒下希望的光芒,照在他鲜活的眉眼之上,显得温情而又美好。

 

那一刻,冷锋感觉自己的心撞了一下。

 

 

冷锋是特种兵中的翘楚,能力越强的特种兵一个人走的越远,领地意识越强,但冷锋却纵容了卓亦凡,允许他住进自己的木屋,闯进自己的领地,在卓亦凡面前,他的底线似乎可以无限的后退,直到熊孩子用他天真而无畏的勇气一下一下撞开了的心房。

卓亦凡那样鲜活,张扬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和大无畏的勇气,干净美好的简直不应该出现在冷锋的生命之中。

冷锋不断地告诉自己,你是一个没有明天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在世界的哪个犄角旮旯里,不配拥有这样一份纯粹美好的情感。

对于能够和他并肩作战一起背负所有的危险和压力的龙小云,冷锋尚且不想耽误,何况是一个那样干净纯粹的青年。

看着卓亦凡越来越远的背影,冷锋压下心头的痛楚,强迫自己放手。

与短暂的相聚后便得知自己死在哪个角落的撕心裂肺相比,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

 

 

卓亦凡下了车一路头也不抬的冲向厂里,差点撞到别人,老何大老远的就喊凡哥你怎么了,结果卓亦凡和没听见似的,一路奔到自己的房间里,砰地一声关上门,急促的喘了几口气,倚着房门滑坐到地上。

他其实听见何建国的话了,但真的不想回答,他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他真的太难受了。

其实,他早就预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了,毕竟他只是没心眼,又不是没脑子。

卓亦凡喜欢冷锋,但你要是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还真说不清楚,或许是一起开坦克的时候,亦或许是丫的残了还拿着国旗耍帅的时候,也或许深夜里被噩梦惊醒时看到的令人心安的身影和感同身受的安慰,还有那一盘盘为了驱走自己噩梦的飞行棋。

反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冷锋就住到了他的心里,登堂入室,理所当然的占据了高地,卓大少花了好几天才认清了自己对冷锋的那点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然后自暴自弃的挣扎了一阵,最终决定跟随自己的心意。

丫的,年轻就要无所畏惧。

 

所以虽说是离家出走,但小少爷绝对不必走这么远,他从家里走到机场的空就足够他家老卓松口的了,但他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特别想见冷锋,想知道他在干什么,所以他不管不顾的跑到了那个冰天雪地的地方,连个天气预报都没查,一出机场就被鬼哭狼嚎的暴风雪糊了一脸,后来小少爷跟着失灵的导航,哆哆嗦嗦的在齐膝的大雪里艰难前行,冰渣子冻住了眼镜,入眼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人烟,那个时候,卓亦凡真的觉得自己可能要死在这里了。

你瞧凡哥多稀罕你。

但是在他抱着客死他乡的心思,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见到冷锋的时候,大少爷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心里的酸涩委屈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他特想抱住冷锋,告诉他凡哥为了你差点就把命搭上了,但是没敢,卓大少带着他那点见不得光的小心思,怂的厉害,想着万一要是漏馅了怎么办,万一冷锋要是反感怎么办,毕竟从哪个方面看冷锋都是个百分百的绝对不会跟男的搞对象的纯爷们。

尽管心里各种矛盾挣扎,卓大少还是在冷锋的小木屋里赖下不走了,而且两人相处的竟还意外融洽,所以当卓大少美滋滋的喝着冷锋炖的鱼汤时,心里的小火苗是燃起了那么一丢丢的,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添柴火呢,就被他首长的一个归队电话给拍下去了。

好不容易说服冷锋坐自己的私人飞机回非洲,打滚耍赖终于能够和他并肩作战,然而就在小火苗又好不容易燃起一点点准备重见天日时,又让当事人一巴掌给拍灭了。

这次,是彻底的熄火了。

 

其实想想也对,人冷锋已经有了那么漂亮的战士姐姐还知根知底两情相悦的,你半路杀出来硬插一脚不说还非得把人家往歪路上拐,冷锋没削你就算是客气得了。

你还不赶紧见好就收的死了这份心,还一心想着拐带解放军觊觎国家资产。

现在冷锋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也用不着你了,现在最应该干的就是出去给冷锋摆个践行宴,顺道解释一下当初你是被鬼上身了,喝了这杯酒,还是好兄弟,吃饱喝足后再客客气气的把人送走,以后再也不见。

 

卓亦凡现在用一个平日里绝对会被他嗤之以鼻视为娘炮的姿势把自己包起来,身子抵在冰凉的门板上,顿时一阵凉意顺着后背直接凉到了胸膛。

都说了别把空调开得这么低!

熊孩子又把自己裹了裹,小心翼翼的捧着自己那一堆成了灰的小心思,心里一阵阵的绞着发疼。

 

这还是凡哥初恋呢。

 

 

厂房里,冷锋正在利用设备将得到的名单扫描传给组织,待扫描完最后一页,冷锋收起装备,才发现老何一直盯着他,神情欲言又止。

“何大哥,你有话对我说?”冷锋端起桌子上的缸子喝了口水。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事”被点名后,何建国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你是不是和凡哥闹了什么不愉快了?”

“没有啊,怎么了?”冷锋努力装的若无其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何建国很明显是松了一口气“我们凡哥我知道的,有时候是爱耍点小孩子脾气,但我保证绝对是个好孩子”

“我知道”冷锋笑笑,他当然知道卓亦凡的好。

“那—”何建国向上瞅瞅”从一回来就直接回房间了,晚饭也没吃,去喊了好几回也不理人”何建国从身后端出一个碗“我寻思着要不你给他端碗粥上去?”

“。。行”冷锋略一迟疑,就答应了,本来他们之间发生了这种事,冷锋实在是不好现在跟他碰面,但是一想到因为要部署计划,卓亦凡午饭就没怎么吃,眼下再不吃晚饭肯定吃不消,当即接了碗“我这就——”“去”字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冷锋一只手端着碗,另一只手摸出手机,放在耳边。

约么过了十分钟冷锋才放下电话,面色是少有的凝重。

“怎么了”何建国问道。

“名单是假的,我们被人算计了”冷锋刚放下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略一迟疑,按上了接听键。


来来来,咱们走个心

欢迎所有真诚的评论,但遇催更求更者一律删除

我写你看,全凭自愿,所以请不要用催更来表达对作者的喜爱。

写文不易,理解万岁

评论(19)

热度(166)